免費小說閱讀網 > 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 > 第一百六十一章 陌刀利斧戰車,克騎兵人馬碎!
  秋蟬悲鳴,一葉落地而遍地蕭索。

  柳羽的話讓天子劉宏陷入沉思。

  這話要從三方面理解,第一是漢、胡戰爭勝負的根本在于“打”與“吃”。

  打的核心在于“馬”…

  吃的核心則在于“補給線”!

  從這個角度去分析,如今的大漢在不具備一支驍勇騎兵的前提下,是不可能效仿昔日的冠軍侯一般徹底戰勝烏桓。

  而烏桓受制于補給,想要吞下幽州也極其艱難!

  第二點,是烏桓此次南下的以戰養戰。

  在失去充足補給、糧草嚴重不充足的前提下,烏桓必須第一時間奪下涿郡,然后迫使幽州諸郡望風投降,這是他們唯一的機會。

  可事實上…

  盡管戰局不利,可至少涿郡暫時是守住了。

  第三點,則是…劉備。

  讓天子劉宏都極其詫異的是,羽兒對這個劉備竟是寄予如此厚望。

  羽兒似乎覺得,這劉備能堅守住,至少…他能堅持到烏桓人的崩潰之后!

  誠如羽兒所言,如果真的能守住一個月。

  …南陽援軍馳援之際,哪怕是步兵對騎兵,哪怕是在幽州這平原開闊地帶,胡人糧盡援絕…又怎會不能一戰?

  想到這里時,劉宏的眼眸已經凝起。

  “陛下…”荀彧回頭小聲的詢問劉宏。“是否要叩門?”

  “不!”劉宏擺了擺手,“朕已經聽到想要的答案了…”

  劉宏也刻意壓低了聲音。

  此次前來,兩個目的,一是看看自己的這個皇長子,二是詢問下他,幽州的局勢。

  劉宏不會在現在這個時刻與柳羽相認,這太危險了。

  要知道,根據他的秘密調查,在何貴人誕下劉辯之前…他那許多早夭的兒子死的很是蹊蹺。

  就好像在宮廷內,永遠有一支看不見的手在操控著一切。

  在查明這樁事之前,劉宏不會與羽兒相認,也不會將他置于陷境!

  何況…

  哪怕如今的羽兒沒有頂著“皇長子”的頭銜,他做的也足夠出色…

  甚至,不夸張的說,在扶漢這條路上,羽兒做的比他劉宏更出色。

  呵呵…

  朝堂上,宦官、士大夫之外,也正需要一股新的勢力。

  所謂三足…才能鼎立!

  如今羽兒這“道人”的身份倒是剛剛好!

  就在這時…

  荀彧繼續開口。

  “陛下…天色不早了,陛下還要繼續聽么?”

  此時的屋內,柳羽的聲音還在繼續,無外乎是一些胡漢爭霸的細節。

  所謂的…在武帝朝之后,大漢對匈奴鮮有一勝,并不是沒有一勝。

  漢宣帝劉病已就把匈奴給打崩了;

  漢明帝天山之戰竇固以奉車都尉職與耿秉分四路北擊匈奴,在天山大破呼衍王;

  還有涼州三明,外戰內行,內戰外行段颎、張煥、皇甫規;

  這些大捷都是得益于河內之地馬匹的供給!

  可事實上,還是太少了。

  不是每一朝都能組建出一支驍勇善戰的騎兵。

  而自打鮮卑崛起后,幾乎每年都會寇邊劫掠,史書上往往只記載,某某年,某月,鮮卑寇幽州,鮮卑寇并州等等,卻沒有記載勝負。

  這其實已經很委婉了…

  若是大捷?《漢書》中怎么可能不濃墨重彩的去書寫。

  比起偶爾的勝仗,長時間被劫掠才是事實。

  說到底還是馬,還是機動力,還是國力與戰力不對等的“轉換”導致的!

  劉宏又聽了片刻,旋即招招手。

  “回宮!”

  說話間,劉宏轉身離去。

  隔著門縫,荀彧最后望了一眼柳羽,又轉頭望向天子的背影,旋即…也跟著天子離去了。

  似乎…他能理解劉宏的心情。

  在烏桓南下寇邊這件事兒上,柳弟已經做的足夠出色了。

  陛下不與他交談,那便意味著,陛下將徹底放手,讓他去做。

  只是…

  不知道這對柳弟是好事兒,還是壞事兒!

  那邊廂,柳羽還在與曹操、夏侯惇、夏侯淵等人交談。

  “賢弟?那你這么說…沒有騎兵就對付不了胡人!”

  “讓弱勢這樣,那…是不是意味著,我等就無法效仿昔日的冠軍侯,將胡人趕出塞外,再度恢復那西域的風采了么?”

  “有…”柳羽的回答擲地有聲,“步兵對騎兵,或許…有三種方法。”

  這一刻,柳羽取來一封絹帛在上面繪圖…

  他腦海中想到的是唐朝時的“陌刀一出、人馬俱碎”!

  是岳家軍的利斧斬馬腿,是戚繼光的新型兵種“戰車”…

  提及戚繼光,許多人想到的是“鴛鴦陣”,是蕩平倭寇。

  可鮮有人知道,他在蕩平倭寇后,被朝廷調到北方抗擊蒙古騎兵…

  而戚繼光最厲害的地方在于,他的海戰牛逼,以步兵對騎兵更是有一套獨特的戰法,基本上是把蒙古人按在地上摩擦。

  時間還早,柳羽索性就將陌刀…將能斬馬腿的利斧,還有新型戰車繪制于圖上,向曹操幾人娓娓講述。

  夏侯惇、夏侯淵還好…

  可曹操是越聽越有精神,這些戰法…這些兵器,就好像是為他打開了一扇全新的大門!

  或許,平原地帶…

  以此方法對抗騎兵…

  步兵并非沒有一戰之力!

  …

  …

  十日之后,幽州,涿郡。

  城中已經開始愈發艱難了,被圍二十五天,這足夠讓涿郡城內本不充盈的糧食消耗殆盡,前幾日…每人每天還有一口吃的,可最近兩天…什么都沒有。

  好消息是…劉備在分別拜訪過族叔劉元起,商人張世平、蘇雙后,以及幽州刺史陶謙后,被允準征募新兵。

  在天師道鬼卒的宣揚下,大肆的百姓加入新兵隊伍…經過簡單的訓練,駐守城池。

  只是…如今最大的難題…是糧食!

  “呼…”

  此刻的劉備站在城樓上,目光中滿是愁容。

  “玄德兄,你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張飛看著劉備臉上的愁容,連忙勸道:“俺給你留了點兒,你先吃點兒,別人能倒下了,可玄德你得頂住啊!”

  說著話,張飛從懷中取出一個菜餅。

  這已經算是如今涿郡最難得的食物了。

  “唉…”

  劉備卻嘆出口氣:“百姓們、將士們都兩天沒有吃東西了,我…我又怎么忍心吃下這些呢!”

  “只要百姓們餓著,我劉備也陪著他們餓著…”

  這…

  張飛撓頭,他知道…劉備就這性子。

  把涿郡的老鄉看做是自己的家人一般…張飛知道勸不住他!

  就在這時,劉備突然想到了什么。

  “把這菜餅給張姑娘吧…”

  “這段時間也苦了張姑娘,操持這么多教徒,還要幫我征募士兵,她更不輕松!”

  張姑娘自然指代的是張玉蘭…

  張飛點了點頭,最后卻還是“唉”的一聲,嘆氣道:“柳觀主也是,自己夫人還在這邊…他卻只告訴憲和,讓他送信于玄德,說什么再堅守十五日…這眼瞅著,糧食就空了,最后守是能守住,可特娘的…餓也餓死了!”

  講到這兒,張飛環望城樓上的守軍。

  再度抱怨道:“餓著肚子,這還怎么打仗?”

  這話脫口…

  劉備也是無奈。

  他已經從劉元起、劉德然的家門,從張士平、蘇雙這,甚至…是陶謙那邊都討了無數糧食,如今…可謂是地主家也沒余糧了!

  難哪…

  就在這時…

  “胡狗殺上來了…殺上來了!”

  突然的一道聲音傳出…

  劉備精神一凜,當即就朝著聲音的地方跑了過去。

  原來…因為幾個守軍餓暈,一時疏忽…居然讓烏桓人偷偷的從云梯攀爬了上來,數不盡的胡人此時已經攀上了城墻過道,發現他們的守軍第一時間大喊,差一點…城門就要被打開!

  幸虧劉備就在附近,他帶著張飛瘋了一般的朝事發地點沖去。

  老遠看到胡人在爭奪城門的開關,張飛大吼一聲。

  “胡狗,你張爺爺來了!”

  一個沖撞,愣是用一把屠刀將一個胡人劈成兩截!

  劉備也適時張口,“奪回城門,否則…家兒老小,可全都要遭殃了!”

  黃昏之下,黑幕席卷…

  那些本恐慌著的守軍,聽到了張飛的聲音,又聽到了劉備的聲音…

  經他話語的感召與鼓舞,想到身后守衛的家人,想到…一旦城門失守…家人就要遭殃!

  于是…有人大喊:

  “殺…奪回城門!”

  火把搖曳…

  搖搖火焰中…無數人發出怒吼,在狹隘的城墻過道上,守軍與胡人廝殺在了一起!

  胡人武技是要遠勝過這些守軍…可萬萬一個守軍被砍倒,身后的人又蜂擁殺了上來…他們與胡人糾纏在了一起,然后越來越多的守軍趕來,他們用一切手段與敵人搏殺。

  因為…

  他們沒有退路,他們的身后…便是家兒老小,便是父老鄉親!

  血色殘陽再度染紅了此間修羅場。

  而讓胡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守軍的抵抗竟是如此兇殘,這一次他們登上城樓的足足有幾百人,他們以為…足夠了,足夠奪下城門,足夠…讓大軍殺進來。

  可事實上,不夠…遠遠不夠!

  無數的長矛、棍棒、刀劍…在黑暗中亂舞!

  此時…已經沒有人能分清楚,接下來的求救與慘叫聲,到底是…來自胡人,還是漢人?

  終于…

  登上城樓的五百胡人被殺死…

  劉備手刃了一個,張飛打死了四個,拳頭上都是血…

  最終,當一個個胡人的尸體被丟下城墻時,劉備如釋重負…而所有守軍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歡呼。

  總算是守住了。

  而這一次的守住,劉備心如明鏡,是仰賴…附近守軍的馳援。

  是仰賴新招募的這群民兵…

  呼…

  他長長的喘出口氣,總算…柳弟的信箋并不是毫無作用,征募更多的民兵…的確可以防范許多未知的隱患。

  只是…再有五日,胡人真的會撤么?

  他們能再堅持五日么?

  就在所有人歡呼的時候,匆匆趕來的幽州刺史陶謙帶著新的支援…點著火把,姍姍來遲。

  看到這邊的景象,也是長長的喘出一口大氣。

  他走到劉備的面前,卻見劉備也在喘著氣,面上除了“冷峻”外沒有絲毫表情…

  特別是眼睛,在火光下,沒有半點波動。

  “玄德…”

  陶謙本想問,你沒事兒吧?可…只兩個字出口,陶謙就收回了想說的話。

  儼然,如今的劉備身體上沒事兒,可精神上已經快到極限…

  作為幽州刺史,他對劉備是能夠感同身受的。

  因為…他…他已經到極限了!

  便是為此,近段時間,整個涿郡的布防均是由劉備派遣的,陶謙的精神已經不足以支撐他再如此耗費心神!

  可…

  鬼知道,劉備是怎么頂過來的?

  鬼知道,他還有多少能量,能再堅持幾日!

  “陶刺史,有勞你吩咐諸將,各處城墻,加緊衛戍…不可再有差池。”

  “好…”一個好字,陶謙的喉嚨難掩沙啞,他是因為激動而沙啞。

  老天保佑,將一個劉玄德安放在這涿郡,活該他陶謙該活下去!

  乃至于…陶謙環望左右。

  他發現,在這一次烏桓的奇襲過后,整個涿郡…非但沒有成為驚弓之鳥,反而更加的振奮。

  仿佛在這黃昏之下,暗夜將至的時刻…始終有一束曙光,在指引著他們堅持下去…活下去,就有希望!

  能活下去么?

  或許…可以吧!

  就在這時。

  “劉縣令…”一個鬼卒不知何時行至劉備的身側,“稟報劉縣令,圣女有情…”

  “圣女?”劉備微微一怔…

  這還是近段時間來,圣女張玉蘭第一次主動尋他。

  “可知是何事?”劉備多問了一句。

  鬼卒則如實稟報道:“似乎…有一個名喚太平道的道教聯系到了圣女,說是他們那邊還有一些余糧!”

  唔…

  劉備一驚。

  糧食…這種時候,整個涿郡最缺乏的就是糧食!

  …

  …

  冀州通往幽州的官道上。

  關羽提起馬鞭指向前方…“文長…前面便是涿郡的地界,我們提前五天趕到了這里,涿郡有希望了。”

  魏延沒有回話,而是不漏聲色的從懷中取出一封絹布,緩緩展開。

  關羽不以為意,繼續道:“今日我軍最好休整一夜,明日奇襲烏桓,內外夾攻…定然能勝!”

  如今的關羽才剛剛出道…自不能與《三國志》中巔峰期的荊州關云長相提并論!

  經驗與閱歷差著一大截呢?

  可…他素來傲氣,自不會把區區胡虜放在眼里,內外夾攻…在他看來,是必勝的法門。

  哪曾想…

  魏延搖了搖頭,他微微提起手中的絹布。

  “大祭酒與皇甫將軍可不是讓我來打烏桓主力的!”

  關羽一愣…

  “那…”

  “呵呵…”魏延笑了,他的嘴角揚起,露出了許多狡黠的笑意。

  偏偏這笑意中,還帶著些許森然的兇戾之氣。

  “長生喜讀《春秋》,豈不聞,龐涓是如何死的?”

  這…

  關羽下意識的開口吟出四個字:——“圍魏救趙!”

  …

  …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