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田忌賽馬博弈,黃忠虎膽登擂臺
  什么是西涼?

  董卓到了那里才知道,這里沒有書念,身邊的小伙伴不認識字,甚至聽不懂漢語,不僅無趣…而且治安混亂。

  胡羌賊人時不時的常來劫掠,那里種地的女人都會隨身備上一把“矛”,就插在地里,當鑼聲響起,那便是胡羌進犯,女人也會提起矛與羌人廝殺到一起。

  西涼尚武…可見一斑。

  此時…

  董卓的記憶越發的清晰。

  那時的他感慨連連,在潁川時,他無數次嚷嚷著不想讀書,要燒了書籍,可真的丟下這些書籍時,他又是多么的不舍。

  潁川的一切漸漸遠離了董卓的生活,唯一殘留的印記只有他的名字中那“仲潁”的字眼。

  這個“潁”字,像是不斷的為董卓指引著方向,他要像他的父親一樣,將來有一天,一定要再回到潁川,回到原本該屬于他與弟弟生活的中原。

  只是,誰能想到這西涼一待就是二十年。

  想到了這里,董卓眼眸凝起,愈發的神傷了起來。

  就在這時…

  “踏踏”的腳步聲傳來。

  一位頭發斑白而臉色紅潤,容光煥發的老叟帶著一個英姿挺拔的年輕公子走了進來。

  卻不是袁隗與袁紹還能有誰?

  他們打量著董卓,而董卓也在打量著他們。

  此前,董卓很意外,他在沒有背景的前提下,竟有幸能被調回帝都。

  但后來,他才知道,能調回中原…便是與眼前的這位老者有關。

  看到董卓,袁隗做出一副激動的神情。

  “你的父親可是董君雅?你是不是在潁川出生,是不是字‘潁’,名喚‘仲潁’?”

  “閣下認識家父?識得我董卓?”

  董卓連忙問道。

  袁隗一把抓住董卓的手,此刻,他的臂膀過了更加的顫抖了幾分。

  “賢侄,我終于找到你了!”

  “我乃當朝太傅袁隗,與你父親是故交,當年你父親便是被我看重,才被調入潁川當官,成為了士大夫中的一員,后來兩次‘黨錮’之禍,士大夫死了很多人,我費盡心力將父親又調回西涼,這才保住你們家一命!”

  袁隗侃侃而談。“怎奈,你們終究沒有逃過宦官的毒手,涼州三明之一的段家就是太監的人,你父親便是被他們害死的,這些年,我一直在尋找董君雅的后人,終于…終于找到你了,你…你要為你爹報仇么?只有打敗那些閹黨和段家…你爹泉下有知,才能瞑目!”

  這…

  董卓瞬間感覺,天塌了一般。

  他從來沒有想過這些…

  而這位老者…不,是這位當朝太傅提及的段家,那可是與皇甫家、張家并稱為“涼州三明”的存在。

  且涼州三明中,段家最強…

  他們的族長段颎還是董卓的頂頭上司。

  更有甚者…

  聽聞董卓要入京都后,段家主動聯絡他,要他當段家在京城的力量!

  還說明年鮮卑寇邊時,舉薦他董卓跟著“涼州三明”中的張煥去平叛,借此升官,飛黃騰達…

  怎么…

  怎么如今,段家反倒是與閹黨勾結,甚至是…是害死父親的罪魁禍首?

  董卓感覺整個人都是懵的。

  當然…

  董卓的這副反應,袁隗一早就預料到了,他耐心的講解。“賢侄,坐,坐…這中間有很多事兒,有很多黨派間的斗爭、權衡…容老夫為你慢慢道來!”

  桌上空空如也。

  可袁隗早就準備好了豐盛的“饕餮”,董卓的父親董君雅,袁隗用了他十年…直到他在西涼時,依舊是死在士大夫與宦官的爭斗中。

  董卓,董仲潁…

  他袁隗一樣能用十年,二十年…乃至于更久。

  這是他們袁家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關鍵”人物!

  倒是身旁的袁紹,他輕輕的嘆了口氣,隔著窗子舉目望向湛藍的晴空。

  方才在馬車里,聽過叔父簡單的介紹這董卓,袁紹難免提出疑問。

  為何?要選他呢?

  一個邊陲的小吏?既非世家,又非將門,整個大漢,這類身份者多如牛毛,他又能幫到袁家什么?

  在袁紹滿是質疑的眼眸中。

  袁隗細細的講述出,這幾年董卓在西涼做的有多么的‘卓絕’,多么的‘出類拔萃’!

  董卓很小的時候就學會了騎術、弓術,還自己領悟出了騎射中的左右開弓。

  當胡羌劫掠時,他靠著這門絕技屢次大破賊寇,保護了百姓。

  就連羌人首領聽聞也很敬重他,上門來結交他。

  而他為人仗義疏財,沒錢款待這些胡羌頭領,就殺了自家的耕牛以此款待。

  羌人首領非常感動,回去后湊了上千頭牲口送給董卓,雙方約定,只要董卓在,羌人就給他一分面子,不再進犯。

  這事兒傳揚出去,整個西涼的年輕人都奉董卓為老大。

  地方官府也選拔他做官,不是因為他是董君雅的兒子,而是因為只有他負責治安,邊境才能穩定。

  后匈奴來犯,也是董卓帶著一干西涼的小弟聯合羌族,一起大破匈奴,斬首上千…

  名聲大噪。

  而段颎將董卓收入麾下,不過是想貪墨了這份破匈奴的功勞,將他的力量漸漸的收為己用。

  聽聞此事的袁隗,當即決定啟用“董卓”這枚棋子。

  這才有了,他被調動回京城…有了這酒肆中的一面。

  袁紹不由得感慨,叔父的眼不止是能看清楚對手,更能看清楚,誰還是潛在的自己人?是盟友!

  袁紹再問,董卓入京都,能為袁家帶來些什么?

  袁隗的回答是——“邊陲兵馬”

  這才是士大夫集團最缺乏的東西…

  原本而言,邊陲兵馬是掌握在將門手中,而諸如段颎是宦官閹黨一派,張煥、皇甫家族自成一派,士大夫手中太缺乏這樣的力量了。

  而這也將是袁家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最大掣肘!

  若然真的有一天,汝南袁氏有機會能觸碰到權利的巔峰,那時候…能制衡那些不服之人的,不是袁家的名聲,而是不講武德的“邊陲士兵”

  這個袁紹能理解…

  想到這里,袁紹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見叔父與董卓交談甚歡,他插口道:“叔父,酒逢知己,孩兒這就去取來幾壇陳年的佳釀,算是為仲潁兄接風洗塵!”

  …

  …

  雙牙緊緊的咬住,黃忠的神情格外的痛苦,他跪在一個幽暗的房間,房間上擺放著一排排靈位,上面寫著他父親的名字。

  牌位前有一盞燈…

  “爹,是我沒做好,這么多年…都沒能,沒能贖出恩人之女。”

  “咚”的一聲,黃忠扣首,他的眼眸中擒著淚。

  他提及的恩人之女自然便是溫香閣中的“霍玉”姑娘…只是,就在剛剛,有襄陽的友人路過新野時告訴了黃忠那條悲愴的消息。

  溫香閣的霍玉姑娘,不慎落水…溺亡!

  聽到這個消息的黃忠,先是不敢相信,再三詢問過其它友人…方才確定。

  那一刻,他雙目無神…宛若靈魂被抽離了一般。

  他邁著綿軟無力的步伐,像是行尸走肉一般的回到了家中。

  黃忠不知該如何面對,他只能請出了父親的排位,就這么跪在這靈牌前幾個時辰。

  霍家對黃家有救恩之恩,若是沒有霍家,或許…今日的黃忠已經被流放邊關,已經累死在了邊陲。

  可…

  “咕咚”一聲,黃忠一口口水咽進肚子里。

  除了…對霍家的感恩外,這個他“守護”了十幾年的女人,真的…真的離他而去時,究是鐵骨錚錚的黃忠,此刻也不免動容。

  或許…

  面前父親的靈牌,只是…只是為了遮掩他心頭的那一抹‘不斷涌出’的情愫。

  呼…

  呼…

  細微的喘息聲不斷的在閣屋中響起,排位前的燭火也因為窗外吹來的風而搖曳不定。

  就在這時…

  “轟”的一聲,大門敞開…驟然傳入的疾風,差點就要吹滅靈牌前的燭火,黃忠下意識的護住火苗。

  他以為是鄧家族長派人來喊他。

  當即回道…

  “黃某知道今日是擂臺,爾等勿擾,稍后黃某會去…”

  黃忠沒有轉身去看,他的語氣無比冷冽…

  似乎,因為“霍玉”的死,他的心也徹底的涼了。

  哪曾想,門前傳來一道輕笑聲,“呵呵,我巴不得你不去擂臺呢?”

  這聲音,黃忠并不熟悉。

  他急忙回頭去看…

  卻見郡尉文聘就站在門口。

  “你?”

  黃忠自然認得文聘,同屬南陽,以前自是打過交道。“你來此作甚?”

  “我還真不想來。”文聘微微搖頭,卻在這時。

  從文聘的身側,那壁墻之外,一位一襲紅裝,徐徐動人的女子正款款走近。

  黃忠的一雙瞳孔驟然瞪大,他下意識的揉了下眼睛,這一刻…他…他竟有一種如夢似幻的感覺。

  因為…因為出現在眼前的女子不正是…正是他心心念念的霍玉姑娘么?

  “你…你…”

  一時間,黃忠宛若哽咽住了一般,他張開嘴巴,可口中唯獨只能吟出一個“你”字。

  還是霍玉那輕柔細慢的聲音傳出。

  “漢升在溫香閣點了我十余年,總不會連奴家的名字都不記得了吧?怎生口中只剩下一個‘你’呢?”

  呼…

  真的…活著的霍玉。

  黃忠只感覺整個腦門都是“嗡嗡”的,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

  “我…”

  黃忠還是有些語塞。

  “咳咳…”

  文聘輕咳一聲,“這祠堂可不適合談情說愛,我在外面等著…以后日子還長著呢,可現在的擂臺再不打,可就沒機會打了。”

  這話脫口,黃忠像是明白了什么…

  他剛想發問,文聘已經轉身走遠了。

  黃忠努力的讓自己平復住心情。

  他再度望向霍玉。“你…你不是說,溫香閣是官窯么?是無法贖身的么?”

  “所以,奴家已經不慎落水,不治而亡了呀…”霍玉“咯咯”笑出聲來,“以后奴家叫什么,還得讓漢升幫忙取呢!”

  “倒是那柳公子好生有本事,我聽文大哥講,是他說服了荊州刺史,這才能放奴家自由…此番他要在城中與人擂臺,漢升不是也要參與么?”

  呼…

  黃忠長長的呼出口氣、

  明白了,這下…他徹底明白了。

  “你在這里等我,哪也不許去,我…去去就回。”黃忠雙手按在霍玉的肩膀上,語氣鏗鏘。

  霍玉似乎知道他要去做什么。

  “奴家可否先問漢升一個問題?”

  “你問…”

  霍玉的眼眸轉向靈牌,繼而又轉回黃忠的面頰,“你不是一直說要贖我么?奴家就想問一句,漢升贖我只是為了報恩呢?還是真的想娶我?”

  “咯噔…”

  黃忠感覺心頭猛地“咯噔”一下,他深吸一口氣,他咬著牙。

  “在回答你這問題之前,我卻要先去報恩!”

  言及此處,黃忠松開了霍玉,他提起了佩刀…最后不忘回看霍玉一眼。

  只留下兩個字——

  ——“等我”!

  他的身影…很快的消失在了炎陽之下,這空落落的房子只剩下了霍玉一人。

  “等…”

  “奴家等了十幾年。”

  是啊…

  從豆蔻…等到了“及笄”,等到了“碧玉”,等到了“桃李”,等到了“花信”。

  如今的她…就要到“半老徐娘”了!

  可終究…她等到了么?

  …

  …

  黃忠與文聘還未趕到。

  新野城的擂臺上,第一輪打斗已經如火如荼的進行。

  柳羽琢磨著“田忌賽馬”,可作為云臺二十八將之首的鄧家族長鄧某又豈會不知曉“上等馬”、“中等馬”、“下等馬”呢?

  雙方都不主動先手派人。

  最后,還是圍觀的一干氏族族長提議,抽簽決定。

  柳羽這邊分別將“關羽”、“徐晃”、“文聘”的名字寫在簽子上,而鄧某則將“黃忠”、“魏延”、“鄧同”的名字也寫出來。

  柳羽與鄧某互相抽對方的,抽到誰,就上誰?

  公平擂臺,童叟無欺。

  結果,第一場…柳羽抽的是“鄧同”,而鄧某抽的是“關羽”…

  柳羽不知道對方是否作弊。

  但…這樣的對局,無疑是落入了陷阱。

  田忌賽馬…

  這第一場,便是己方的“上等馬”與對方的“下等馬”去比拼。

  此刻的擂臺之上,人影翻動,倒是打的甚是熱鬧。

  柳羽本以為鄧同…這位鄧芝的父親,武功也就是泛泛之輩,倒沒曾想,他的身法詭異,劍術更是極其厲辣陰狠,鋒芒所致,寒意逼人…

  只可惜…他的對手是關羽。

  哪怕沒有青龍偃月刀,可關羽的一手佩刀也是舞的大開大合,游刃有余…

  他的勁力如酷陽烈日,仿佛…將鄧同的劍術盡數爆曬在了陽光之下一般,哪怕是鄧同身形閃爍,幾番沖殺,卻也沖不出關羽佩刀的范圍。

  終于…

  關羽出手了,佩刀一出,剛猛的力量直灌在鄧同的劍上。

  這才是關羽的第一刀…

  關羽刀法的特點,便是他的前三刀,一刀勝過一刀!

  鄧同的臂力如何能頂得住呢?

  “哐啷啷…”

  長劍落入地面發出一聲清澈的脆響,再看鄧同時,他已經棄劍爆退。

  雖未認輸,可擂臺之上兵刃掉落,已經輸了九成。

  “吾兒,下來吧…”

  鄧某顯得極其淡定,他不慌不忙的招呼鄧同下了擂臺。

  這第一場本就是做做樣子。

  三萬萬錢,輸得起…

  更何況,田忌賽馬…對方的“上等馬”被消耗,接下來…他這邊的打法就靈活許多。

  “南陽鄧家,第一場擂臺輸了!”

  鄧某頗為豪邁的承認,大手一揮…擂臺下,數不盡裝滿金子的箱子就被挪到了柳羽這邊。

  三萬萬錢的金子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究是南陽鄧家這樣的豪門,也需集十一家云臺將門后裔之力方能籌措出來。

  關羽冷冷的望了眼鄧同。

  一言不發的退下了擂臺,沒有碰上黃忠,難免有些意興闌珊。

  “承讓!”

  倒是柳羽朝鄧某拱手。

  這時,又有下人呈送來了接下來的竹簽,柳羽隨便取了一簽,是“黃忠”!

  而鄧某取出的則是徐晃。

  這下…

  出現了一絲變故,黃忠并沒有在這擂臺附近。

  鄧某的臉色一下子暗沉了下來。

  他詢問身旁的下人。

  “不是派人去尋黃漢升了么?人呢?”

  鄧同大口的喘氣,他環望周遭,哪里有黃忠的人影。

  此刻的徐晃已經立于擂臺之上…

  見面前無人應戰,一捋胡須:“人呢?一說打擂臺,嚇破他的熊膽了吧?啊…”

  咆哮式的聲音在擂臺上響起。

  這下…

  擂臺周圍紛紛議論了起來。

  “這黃忠是鄧家老爺手下第一員虎將,怎生不來了呢?”

  “會不會是…黃忠心系南陽老鄉,故意缺戰…要讓柳郡守贏!有這個可能吧!”

  “不對,黃漢升這些年唯鄧家老爺之命是從,他絕不會因為百姓,就站在鄧家老爺的對立面!他素來只顧自己!”

  不光百姓們紛紛議論…

  那些世家亦是慌了。

  “什么情況?黃漢升呢?他…他不是咱們南陽最能打的么?人呢?”

  “三萬萬錢,難不成…又要虧上三萬萬錢?”

  “這是錢的事兒么?這是臉…咱們南陽云臺將的臉已經被那柳羽踩在地上摩擦了!”

  慌了…

  整個周圍一片恐慌!

  與其他人的嘩然議論截然不同,柳羽始終很淡定,很從容…

  他抬起頭,驕陽似火,他看著這正午驕眼下的眾生百態。

  就在這時…

  遠處一個矯健的人影踽踽而行,那影子被正午的艷陽拉的極長,鏗鏘的腳步…隔著老遠都能夠清楚的聽到,他的模樣顯得孤獨、從容、又坦蕩!

  黃忠來了…

  他正一步步的走向擂臺,陸羽的眼睛亮了…倒不是注意到了黃忠,而是距離黃忠不遠處,文聘也來了。

  事兒多半已經辦成了!

  人,多半也送到了!

  那么…這擂臺…

  說起來…

  黃忠在南陽極其有名,因為他的到來,人群默契的讓開了路,而黃忠走過每個人的身邊時,他的氣場依舊震懾到了圍觀的百姓。

  黃忠目光堅毅,他直上擂臺…回首望向臺下的鄧某。

  這一刻,鄧某的心總算是安然墜落。

  黃忠來了,這擂臺就穩了…

  如果這一局能勝,那接下來…

  魏延對上文聘,鄧某覺得勝面能在七成!

  反觀黃忠,他面無表情,眼眸轉移到柳羽的身上。

  這一刻,他的眸光直面柳羽那清淡中微帶微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一頓,雙眸回轉…最后停留在了面前徐晃的身上。

  “區區小兒,口氣倒是不小。”

  “熊膽,呵呵…黃某沒有熊膽,唯有虎膽!”

  說話間,黃忠已經亮出了佩刀。

  徐晃的斧子則橫于胸前…

  大戰一觸即發!

  …

  …

  (休息一天,滿血復活,今晚還有!讀者群會發在本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