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玉林柳郎有恙,關西皇甫陪葬
  夜深人靜,蹇碩進來稟報。

  “陛下,關長生帶到。”

  劉宏抬眸:“可是秘密帶來?”

  “荀彧很是小心,蒙著面,除了玉林觀,不為任何人知曉。”

  “去偏殿!”

  …

  關羽在荀彧的引領下,走入了千秋萬歲殿的一間偏殿。

  劉宏早就等在這邊,看到眼前的男人,身長九尺,髯長二尺,面如重棗,唇若涂脂,丹鳳眼,臥蠶眉,相貌堂堂,威風凜凜。

  渾身上下,自內而外散發出的是一股英氣。

  天子劉宏下意識的覺得。

  這股從容與坦蕩,這股懾人的氣勢,絕非一個看門護院之徒,一個“白身”能有的。

  蹇碩刻意的靠近了關羽一分,警惕的看了他一眼,又一言不發的退到了劉宏的身邊,以防萬一關羽圖謀不軌,他有最好的位置來保護陛下。

  劉宏則問道:“你便是關長生?”

  關羽拱手:“草民關長生,拜見陛下!”

  劉宏示意讓蹇碩與荀彧都退下,他想單獨與關羽聊聊。

  蹇碩哪里能答應,連忙拱手。

  “陛下…”

  “退下!”劉宏的話語卻很堅決。“舉手投足間就能手刃六人,這樣的勇武之士真要對朕不利,你攔得住么?”

  呃…

  蹇碩頓時啞口。

  儼然…劉宏這一番話,多少帶著點兒嘲諷的味道,讓他想到了他們幾十名西園校尉愣是沒攔住包括關羽在內的三人,汗顏哪。

  當即不敢抬眼,低著頭,彎著腰,一臉慚愧的退了出去。

  荀彧也拱手退到了門外,他與蹇碩都不敢走遠,就守在千秋萬歲殿門外,隨時準備聽候陛下的傳喚。

  “關長生,無論你冤屈與否,可總歸你背著六條人命,縱是貪官污吏,自有督郵去審判、定罪,你手刃他們,便是罪行,且這罪名洗不干凈!你又何必又回來呢?”

  劉宏也不繞彎子,開門見山。

  關羽如實道:“回稟陛下,原本,草民也打算流亡在外,可玉林觀柳觀主一番話點醒了我,大丈夫頂天立地,若是一輩子躲著、藏著,那豈不是太過恥辱?”

  “犯下的罪當罰,被污蔑的地方也當澄清!陛下乃真龍天子,此案能得陛下親自過問,草民欣喜若狂,縱是最后死于陛下之手,仍不失為豪杰之鬼,勝于逃亡草澤,做怯弱、負義、逃避之賊!”

  “好!”劉宏大笑。“痛快!”

  因為關羽一番慷慨激昂的話,劉宏突然就對他生出了無限的好感!

  不止是關羽…

  似乎,羽兒身邊的每一個人,天子劉宏都喜歡的不得了,這些才是真正意義上幫他中興漢室之人。

  羽兒的眼光還是那般的毒辣呀!

  “哈哈…”

  劉宏笑著問道:“那朕問你,將洛陽百姓引入玉林觀,利用‘天狗食日’的‘天降警醒’為你洗刷冤屈,這些都是你與那柳羽提前謀算好的么?”

  這…

  關羽頓了一下,可又想到方才柳羽囑咐的話,一切如實說,不用隱瞞。

  當即,關羽如實稟報:“并非是我與柳觀主提前謀算好的,而是此事的謀劃全都在于柳觀主一人,我,只不過是選擇了相信他!”

  “天狗食日,也是他算到的?”劉宏接著問。

  關羽感覺這個問題很敏感,可又能感受出面前天子并無敵意,當即重重的點頭,回答道:“是!”

  “好!”劉宏滿意的頷首,“既如此,朕明日正午,給你個了斷!蹇校尉,你將關長生送回去,文若留下,朕有話要對你說。”

  “是!”

  門外的蹇碩與荀彧進入殿門。

  蹇碩拉著關羽就往外走,方才關羽與陛下的對話,蹇碩聽的一清二楚,一邊走,一邊在關羽耳邊輕吟道:“我蹇碩敬你是條漢子!”

  關羽也輕聲回道:“蹇校尉放心,陛下的判決到來之前,關某不會跑,也不會傷人!”

  兩人方才悄聲言語一句。

  “等等!”

  驟然,天子劉宏的聲音再度傳出,蹇碩連忙拉著關羽轉身,兩人再度拱手。

  “朕聽聞今日玉林觀,來了一位南陽的賓客,一位幽州涿縣的賓客,關長生?可有此事。”

  關羽眼珠子一轉,遲疑了一下…沒有當即回話。

  “哈哈哈…”倒是劉宏當先笑道。“讓朕猜猜,想必他們登門去拜訪柳羽,是為了南陽與涿縣的瘟疫吧?”

  “陛下明鑒。”關羽如實說道。

  事關瘟疫,又有柳羽的囑咐,更沒什么需要隱瞞的。

  “這兩地瘟疫,柳觀主怎么看?”劉宏用“柳觀主”這樣的稱呼來稱“柳羽”,儼然…話語中多出了幾許期待。

  關羽沉吟了一下,方才抬頭吟道:“柳觀主說,先救南陽!”

  唔…先救南陽?

  這話脫口,劉宏一怔。

  他本以為,羽兒會陳述為難之處,畢竟是瘟疫…

  要知道,道學中通過“星相學”、“陰陽學”從而推斷出“天狗食日”,天子劉宏還勉強能理解,可…道學中“方術”、“五行”能解瘟疫么?

  劉宏下意識的咽了口口水。

  他沒有再說話,而是擺擺手,示意蹇碩帶關羽離開。

  待得他二人走后。

  荀彧拱手道。“陛下是在為南陽、涿縣兩地的瘟疫煩惱么?”

  劉宏頷首,“朕是煩惱,可似乎,這位‘玉林柳郎’并不怎么煩惱!”

  言及此處,劉宏眼眸瞇起,饒有興致的問道:“荀卿,朕問你,以你之見,這位玉林柳郎可能替朕解這瘟疫難題?”

  這…

  荀彧先是輕輕的搖了搖頭,旋即又點了下頭,“臣不敢欺君,這個問題臣回答不了,不過…倘若方才關長生所言不虛,賢弟…不…是柳觀主親口提及過‘先救南陽’,那他一定就有解這瘟疫的方法,陛下比臣更清楚,這位‘玉林柳郎’蘊藏著的能量!”

  呵呵…

  聽到這兒,劉宏笑了,一邊笑,一邊緩緩起身,他負手在千秋萬歲殿中踱步。

  似是在細細的思慮,權衡。

  往往當爹的,怎么能舍得兒子深陷這險境呢?

  可若是…當帝王的,聽到有人能解這“瘟疫”難題,又怎么能不去嘗試呢?

  過了良久,終于…劉宏開口了。

  “既這位‘玉林柳郎’要‘先救南陽’,荀卿…你替朕琢磨琢磨,朕賜給他一個‘南陽郡守’的官銜?夠不夠?”

  呃…

  一語驚人!

  “啪嗒”一聲荀彧直接跪了,“臣替柳弟謝過陛下…”

  “哈哈!”劉宏笑著扶起了他。“今夜你就莫要出宮了,朕將這段時間有關瘟疫的奏書統統派人給你送來,你選出重要的,明日一并帶到玉林觀,兩地瘟疫,朕也只能幫他這么多了,至于荀卿,你也莫要在去河東郡任督郵,留在朝堂,留在內朝,也幫朕一把!”

  “臣…”荀彧又要跪…

  “別跪了,快去忙活吧,兩地的奏書都快堆成山了,今夜你可并不輕松。”

  這就是天子劉宏。

  就像是抗擊瘟疫,如果他幾次三番的努力依舊止不住瘟疫的蔓延,久而久之,他也就心累了,只能被迫躺平了。

  只是,那將會讓數以萬計、十萬計、百萬計的百姓,徹底沉淪于水深火熱之中。

  可…一旦看到希望,哪怕是黑暗中一丁點零星的光,天子劉宏也渴望去抓住。

  誰天生也不想當一個昏君!

  誰不想自己的名字垂千古。

  只要有希望,有光…劉宏絕對會嘗試著去抓住。

  一如這國事蜩螗、江河日下的大漢,或許…若是沒有羽兒,賣官鬻爵一開,劉宏保不齊就“得過且過”,就“徹底躺平”,徹底沉淪于“紙醉金迷”之中。

  但現在…

  一切都不一樣了,因為他的眼中出現了光。

  那一閃即逝,卻璀璨又絢爛的光芒!

  …

  …

  月上中庭,柳羽仍然坐在案頭,一手揉著微微疼痛的額頭,一手還在奮筆疾書。

  得虧玉林觀“不差錢…”,柳羽均是在布帛上書寫。

  否則,他一夜寫出的竹簡,怕是落起來,都得是高高的一疊。

  要知道,這個時代,雖然蔡倫改進了造紙術,但…所造的“蔡侯紙”成本極高,且皺巴巴的不適合用來書寫。

  當然,能用“布帛”而非竹簡書寫,也足夠證明柳羽“家里有礦”。

  張玉蘭心疼的走過來,邊幫他揉著太陽穴,邊說。

  “都累成這樣了,還在寫,就一定急于這一時么?”

  柳羽膽小。“當然急于這一時了,關鍵問題是,我能默寫出來,還得讓人花費一定時間去讀懂啊。”

  “夫君難道,不能給他們解析一番么?”張玉蘭疑惑…

  柳羽搖了搖頭…“能默寫出來已經不容易了,淺顯的我倒是能看懂,深入的去解析,就非我之力所能及了。”

  話音剛落。

  張仲景的聲音從窗外傳來,他捧著柳羽交給他的一些竹簡,整個人顯得極為亢奮,就像是遇到了知己一般。

  “柳觀主…”

  “原來柳觀主這些年也在探索,如何徹底醫治傷寒癥的方法么?”

  柳羽忙站起來,只見張仲景一副驚駭到極致的眼眶中,帶著幾許憂心,可更多的卻是震撼。

  “仲景神醫不是在隔壁房間休息么?怎么來這里了?”

  張玉蘭連忙問道…

  柳羽則是示意讓他坐下。

  看著張仲景手中小心翼翼捧著的,那些布滿密密麻麻篆體小字的布帛。

  柳羽當即解釋道。

  “我不過十余歲,哪里會探索到這些,是一位古時先賢刻在石壁內這些醫理常識,似乎是專門醫治‘傷寒癥’的,我便默默記下…覺得有朝一日,或許能用到。”

  “以往,我也會寫出來交給一些大夫去看,可…他們大多數是無法看懂的,再加上我也并不識醫術,自然他們會覺得我是在胡鬧。”

  “仲景先生醫學傳家,我就試著寫上一番,看看仲景先生能否看懂那洞穴中先賢的醫理。”

  張仲景的家族在南陽算是頗為有名。

  其父親張宗漢還在朝廷做過官,承襲家門,張仲景也被推選為孝廉,只等朝廷指派官員。

  當然。

  比起做官,張仲景從小更喜歡跟同郡同族的張伯祖學醫。

  更是在見證到瘟疫肆虐,族人枉死后,下定決心要找到治愈傷寒癥的法門。

  故而…

  對傷寒癥,張仲景一直有所留意,細細的精研,治愈的方法已經在腦海中形成了一個最基礎的雛形。

  別的醫者看不懂柳羽寫的內容,但張仲景不止是看懂,而且看的深入,看的格外透徹,更是看出了博大精深!

  此刻的張仲景,捧著布帛的手都在微微的顫抖,只覺得自己被震撼到了。

  要知道,柳羽默寫的是《傷寒論》和《金匱要略》這兩本書。

  原本他一個學考古的,自然不會看這些醫學名著。

  但…架不住前世柳羽的老爹是一個“老中醫”。

  耳渲目染…

  呃…其實根本不用耳渲目染,身為“超憶癥”患者,看一遍或者聽一遍就記住了,想忘都忘不了。

  當然…

  嚴格的說,《傷寒論》和《金匱要略》并不是張仲景親筆所書,他寫的叫做《傷寒雜病論》,是他畢生探尋,找出的治療傷寒癥的方法。

  只是…在建安二十四年,也就是大漢滅亡的前一年,張仲景去世,他著寫的《傷寒雜病論》也就開始了它在人世間的旅行。

  這個時代,書籍的傳播只能靠一份份手抄,流傳開來十分艱難。

  不久,原書亡失。

  據說還是晉朝時,一個叫做“王叔和”的太醫令偶然中見到了這本書的殘章。

  利用太醫令的身份,他全力搜集《傷寒雜病論》的各種抄本,并最終找全了關于傷寒的部分,并加以整理。

  里面記述了傷寒癥的397條治法,載方113首,總計5萬余字。

  而柳羽默寫的版本,則是在宋代又一次經過校訂與發行的版本,其中更是加入了宋代時期醫療的先進方案,算是對最初版的《傷寒雜病論》做出了補充。

  也就是說…

  柳羽默寫的這《傷寒論》和《金匱要略》,哪怕是放到三十年后,張仲景成功撰寫出《傷寒雜病論》時,也不會與他的理論一模一樣,只會更高端、更縝密、更超前。

  當然了…

  柳羽就擔心,張仲景會像那些普通的“大夫”一般,不識貨!

  可現在…

  從他那震撼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不僅看懂了,而且奉若至寶。

  這就好辦了,要知道,柳羽交給他的不過是一個時辰默寫出來的內容,要把所有的內容,全篇五萬字全部默寫出來,至少也得五、六日。

  這是一項大工程。

  “能看懂,都能看懂…”張仲景興奮的張口,“這若…若真的是位先賢留下的,那…那他…他可是救了大漢千千萬萬被瘟疫折磨的百姓,救了千萬人!”

  張仲景說的一點也不夸張。

  幾十年死于傷寒者,史書中有記載的就有兩千萬人,沒有記載的更多…

  不夸張的說,幾千萬人的性命因為這《傷寒論》與《金匱要略》極有可能保住了。

  這也是張仲景亢奮的緣由所在。

  這已經不是…

  南陽與涿縣的問題,也不是張仲景家族的問題,而是…整個漢帝國的大問題!

  只是…

  張仲景哪里知道,看似是柳羽在默寫先賢醫理。

  可實際上…

  真正救了大漢千萬百姓的是他張仲景本“景”啊!

  “我又寫了一卷,仲景先生不妨先拿去看…如果有歧義的地方,可有尋我校對!”

  “事關這南陽瘟疫能否遏制住,我也只能默寫出石壁上的醫理、藥理,真正要去為千千萬萬百姓診治的,真正能徹底打敗瘟疫,根治傷寒的是仲景先生啊!”

  柳羽的語氣格外的篤定,偏偏篤定中,還帶著幾許謙遜的味道。

  這才是他在“南陽”與“涿縣”中間選“南陽”的真正原因。

  因為能救瘟疫的,從來不是他柳羽,而是張仲景。

  必須由他吃透這《傷寒論》與《金匱要略》,方才能真正意義上的戰神瘟疫!

  此刻…

  張仲景的嘴唇抿成了如鐵一般堅硬的線條,面上沒有一點血色。

  “不…”

  張仲景的語氣也無比的堅定。“救下南陽萬萬千千百姓,救下大漢萬萬千千百姓的不是我,而是…而是玉林官觀主!”

  在這點上,他心如明鏡,沒有柳羽默寫的這些石壁上的醫理!

  他…他縱是拼上性命,最終的結果依舊是回天乏力!

  …

  …

  翌日清晨,皇宮南宮,合歡殿。

  王美人正在為天子劉宏更衣,這幾日天子的驢車總是很晚才來。

  天子的心情也陰晴不定,讓王美人揣摩不透,生怕什么動作…熱鬧了天子,讓他龍顏大怒。

  不過…昨夜,似乎天子頗有興致,哪怕是后半夜來,也…

  不等王美人遐想完畢,門外有小黃門稟報。

  “蹇校尉、橋太尉、蔡侍郎求見陛下。”

  劉宏笑著抬起頭看看天,“這一大早上就都找上門了,他們是一刻也等不得呀,哈哈,今日,該是一個艷陽天了!也罷,朕去見他們。”

  王美人不由得好奇,“陛下,今日那關長生的案子要判了么?”

  唔…

  劉宏腳步一頓,“這案子,連你都知道了?”

  王美人微微頷首。“哪怕是后宮里也傳開了,說是…天狗食日,天降下警醒,人世間有冤屈,只是…還…還有一種說法。”

  劉宏好奇了起來,“什么說法?”

  王美人眨巴著眼睛,好像不敢說。

  “朕恕你無罪,大膽說。”劉宏的眸子緊緊的盯著王美人那張俏麗的面頰。

  “陛下,還有一種說法是…是南陽、涿縣瘟疫橫行,上天以‘天狗食日’警示,是讓陛下把目光放在抗擊瘟疫這樣的大事兒上,而非…一樁…一樁小小的冤案。”

  王美人的話越說聲音越低,到最后,幾乎是細若游絲。

  “呵呵…”

  倒是劉宏,他笑了,一邊笑一邊微微搖頭,雙腿邁開大踏步的往殿外行去。

  他心里嘀咕著,好可怕的汝南袁氏啊,已經能“無孔不入”到這般程度…

  不多時…

  劉宏束著腰帶出來,橋玄、蔡邕、蹇碩向劉宏行禮。

  劉宏說道:“關長生一個白身,連個正經官職都沒有,值得驚動到太尉與侍郎兩人么?”

  橋玄與蔡邕對視一眼…

  橋玄道:“臣來此不是為關長生,而是為那‘天狗食日’下,罷免的三公人選!”

  “罷免什么?”劉宏大手一揮。“昨夜,袁司空已經辭官,無需罷免了,權且當是朕最后留給他一分情面吧!”

  言及此處…

  橋玄還想張口說些什么,卻最終閉上了嘴巴。

  劉宏笑:“橋太尉還是關心那關長生案吧,想看熱鬧,就午時去玉林觀!”

  留下這么一句話,劉宏拂袖而去,蹇碩連忙跟上。

  行至千秋萬歲殿時,中常侍張讓早已等候在此,他呈上了一封圣旨。

  “陛下,尚書臺草擬,請陛下果木。”

  劉宏看也不看。“去吧,就按照上面的宣讀。”

  “喏!”張讓答應一聲,徐徐退下。

  等到這殿中再無他人,蹇碩方才拱手稟報道:“陛下,人帶來了。”

  “傳!”

  不多時…

  一名威風凜凜的將軍踏步而來,他看似年齡不大,三十余歲,可眼睛極大,眼眸中還摻雜著許多狂傲與不羈。

  “草民皇甫嵩拜見陛下!”

  來人正是皇甫嵩,涼州三明之一皇甫規的侄兒,前雁門郡太守皇甫節的兒子,關西將門小一輩中最驍勇的戰將。

  只是脾氣古怪,為人傲氣,不受士大夫的喜歡。

  恰恰,劉宏最喜歡用的就是這種人,本打算用他戰勝南匈奴王子,然后給他加官進爵…讓他順理成章繼任他叔父的位置,駐守邊關,成為忠于劉宏的將門中人。

  哪曾想,南匈奴王子戰勝段颎后,皇甫嵩也敗了…

  最后還是羽兒用“橋玄”、“蔡邕”、“荀彧”三人力挽狂瀾!

  自然而然…

  原本該敕封皇甫嵩的打算也就擱淺。

  故而,哪怕是皇甫嵩將門之后,可皇甫嵩依舊只能自稱“草民”,他的身份則是“白身”!。

  “蹇校尉可告訴你,朕要你做什么?”

  劉宏張口道。

  皇甫嵩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帶一千兵甲赴南陽,協助南陽太守抗擊瘟疫、防止流民暴動。”

  這話,皇甫嵩說的平淡。

  可劉宏儼然不太滿意,他的眸光幽深,語音中寒意森森。

  “還未出征,最重要的就忘了么?”

  皇甫嵩抬起頭來,視線穿過那玉宇瓊樓的殿宇,凝望著殿宇上碩大的“千秋萬歲”四個大字,莫大的壓力下,他才慢慢的收回眼眸,投在了天子劉宏的身上。

  “保護那個人的安全,他若無恙,那草民與一千兵甲均是大功一件,他若有恙,那草民與一千兵甲將為之陪葬!”

  “很好!”劉宏淡淡的開口,他緩緩行至皇甫嵩的面前。“你不是一直都想繼承你父親與叔父的遺志,再度做回那雁門太守,駐守邊陲么?”

  “這件事兒辦好了,你要的,朕統統都給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