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枯井中火龍沖天,必是上天警醒
  暗夜如磐,一方驛館,一盞孤燈下。

  張仲景愁容滿面,卻聚精會神的讀著一卷竹簡,這竹簡是一本醫書,名叫《難經》,是先秦戰國時代扁鵲的著作。

  因為那個特殊的時代,書籍很難保全。

  扁鵲諸多的著作中,能夠流傳下來的唯獨這么一本《難經》,還是漢代人從石壁上發覺,整理出來。

  是扁鵲以答疑解惑的方式編寫的八十一個病癥難題。

  但…

  其中,卻唯獨沒有提到瘟疫如何治?如何防范!

  自打三月起,大漢有兩處爆發瘟疫,一個是豫州南陽,一個幽州涿縣…恰巧張仲景的老家便是南陽。

  疫情的愈演愈烈,讓世代行醫的南陽張氏也手足無措,無奈之下,只能派出張仲景來洛陽城求援。

  只不過…

  瘟疫這種事兒,便是朝廷也是一籌莫展。

  張仲景多么希望,能找到一本可以治愈瘟疫的書,解南陽瘟疫的難題,也救他們家族于苦海。

  說起來。

  近年來…瘟疫肆虐,南陽幾乎每隔兩年就會爆發一次,張家本是當地大族,奈何…卻因為這瘟疫,兩百多族人,如今活下來的已經不足五十。

  “仲景,你安歇了么?”橋玄在門外輕聲問道。

  張仲景連忙放下竹簡,起身去為橋玄開門…

  深夜之時,橋玄穿著厚厚的披風,可面頰上依舊凍得不輕。

  “夜風冷,橋太尉,怎么這么晚來了?”張仲景趕忙為橋玄倒上一碗熱水,醫者嘛,古往今來都一樣,會囑咐人多喝熱水。

  “咳咳!”橋玄則是輕咳一聲,他注意到了桌案上擺放著的一篇竹簡。“《難經》——扁鵲?”

  張仲景連忙收起竹簡,扔到了一邊。“隨便看看,溫故而知新,看看能不能從這《難經》中八十一個病例中,找出應對瘟疫的方法。”

  橋玄緩緩跪坐,“我與你爹也算是故交了,可我不懂,明明我告訴過你,俯首玉林有柳郎,這瘟疫朝廷解決不了,但柳羽或許能想出什么辦法?可你治愈好了那關長生,卻絕口不提瘟疫之事,這是何故?”

  “橋太尉一番苦心,仲景知道。”張仲景頓了一下。“可…如今對于柳觀主而言,有更重要的事兒要做,那件事兒尚未解決,我如何能向他開口呢?南陽的瘟疫是大事兒,可病患的生死、清白也是大事兒啊!”

  聽到這兒,橋玄眉頭一皺,感嘆道:“又是一個心善的人。”

  張仲景這番話,讓他想到了荀彧。

  這世道,處處是大奸大惡,可處處又存在著至善至美的人格。

  “醫者仁心,你呀,總是習慣了為別人去考慮!”

  橋玄抓住了張仲景的手。“明日,那‘關長生’的事兒將有個了解,后日一早,你便去玉林觀,求問柳羽,就說是我讓你拜訪他的!”

  聞言…

  張仲景拱手一拜。“多謝橋子!”

  …

  …

  皇宮,千秋萬歲殿,晨曦微明。

  出乎劉宏的意料,早朝風平浪靜,無論是橋玄,還是袁隗、袁逢對昨日清晨玉林觀之事,絕口不提。

  索性,下了早朝,劉宏就傳蹇碩到千秋萬歲殿,一問究竟。

  此刻,蹇碩已經將昨日的情形詳細報出。

  劉宏則不斷的左右踱步,千秋萬歲殿的漢白玉大理石地板,因為這連續不斷的步伐,而“咚咚”作響…

  思慮了許久,劉宏饒有興致的問道。

  “王越可傳回消息?昨日,那關長生真的在玉林觀中么?”

  “的確在玉林觀中。”蹇碩如實稟報。“王越將軍很篤定,且就藏在昨日袁司空搜的那間偏房,可莫名的,袁司空卻沒有找到。”

  “呵呵…”劉宏笑了。“堂堂大漢司空竟被羽兒像猴子一般的戲耍,哈哈…”

  似乎因為聽到袁家吃癟,劉宏喜聞樂見。

  可笑著笑著…他的臉色再度凝了起來,他想到了一件事兒,“今日,便是羽兒提及的那‘十日’之期的最后一天了吧?”

  “是!”蹇碩回道:“當初皇長子的確在解良縣的城墻上寫下兩個‘正’字,一共十日,算著日子,今日的確是最后一天!”

  這…

  劉宏眼眸瞇起,饒有興致的口中喃喃。

  “他打算如何做呢?”

  就在這時…

  千秋萬歲殿的大門敞開,一個西園校尉稟報道:“陛下,大司農曹嵩求見,說是河東解良縣運來了那些查處貪官、惡霸所得的金銀,如今已經全部送抵國庫。”

  唔…

  劉宏也沒想到了,這么快這解良縣的錢就送過來了。

  “傳!”

  吩咐一聲,不多時,曹嵩低著頭快步入殿。

  他雙手呈著一封奏書,“陛下,河東郡督郵荀彧親自押解,查處解良縣違法所得金銀,折合五萬萬錢,分千輛馬車運抵洛陽!此為具體查處名錄。”

  五萬萬錢?

  劉宏一怔…

  倒不是這筆錢龐大,事實上,因為囤驢居奇大肆賺得的一筆。

  五萬萬錢,還不至于能震驚到這位天子。

  可…

  這五萬萬錢的背后,觸目驚心哪!

  一個小小的縣城,一個縣長,一個惡霸就能幾年來,盤剝、劫掠…通過各種方法積攢到這樣龐大的財富,可他這個天子呢?若非囤驢居奇?他的大漢國庫,甚至比不上一個縣城!

  其實…

  這很正常!

  在后世…很多被查處的縣長,統計下來,動不動就是以億為單位的數字。

  比縣長大的官,反倒是貪墨不了這么多!

  這說明,越接近底層的地方,一旦貪腐起來,越沒有下限。

  “哼!”

  一聲冷哼,劉宏一拳砸在龍案上,整個龍案上筆墨橫飛,儼然…天子劉宏震怒不已。

  而這…大大的出乎了蹇碩與曹嵩的預料。

  平白無故,國庫多出了這么大一筆錢,這是招財進寶,似乎該高興才對呀…

  可…可…

  劉宏如此模樣嚇得蹇碩與曹嵩低著頭,大氣不敢喘一下。

  這筆錢,這個巨大的數字就像是在剜他的心。

  觸目驚心!

  劉宏很難不去聯想,一個解良縣都能如此,那么…大漢還有多少個解良縣?比縣更大一級的州郡又如何?

  這已經不是招財進寶了,這是地方官吏腐朽到骨髓里,在一次次的刨著大漢的根!

  得虧當初沒有走出“賣官鬻爵”的那一步,否則…原本就腐朽到極致的官制,還不知道,又會被這些貪官污吏鉆出多少孔,本就江河日下的大漢還能經得起這般千瘡百孔么?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

  “陛下息怒!”

  蹇碩與曹嵩連連勸道。

  喝下一口水,劉宏的心情平靜了一些,他當即詢問曹嵩。“大司農,你替朕算筆帳,若是大漢各州郡縣中,還有五十個如解良縣一般的,查沒他們所得,能支撐大漢國庫幾年的開銷?”

  這…

  曹嵩眼珠子一轉,他以前就是個大貪官…

  大漢的地方有多腐敗?

  有多少官員與豪門士紳勾結,沒有人比曹嵩更清楚。

  大漢各州郡縣,如果說,只有五十個如解良縣一般的,呵呵…曹嵩覺得天子的這個預測太過保守了。

  當然,曹嵩屬于那種圓滑到極致的。

  什么話該說,什么話不該說,他一清二楚。

  “陛下,這個需要細細去算,每個州縣情況不同,因人而異,也無法一概而論!”

  “呵呵!”劉宏瞪了曹嵩一言。“曹大司農倒是會說話!”

  似乎,劉宏的語氣緩和了一些…

  可他眼中那如錐子般,帶著殺意的眼芒,卻從未消散。

  因為…他知道,類似于解良縣這種的地方,手握大筆的財富,他們名義上效忠的是天子,可實際上效忠的人…

  卻是…

  “陛下…不好了,不好了!”

  突然,張讓急沖沖的闖入千秋萬歲殿,他沒有讓人稟報而是直接闖了進來,儼然,出了天大的事兒。

  劉宏正在氣頭上,沒有說話。

  張讓卻是忙不迭的稟報道:“陛下…洛陽城…洛陽城內城外,二十五處枯井,今日…均…均有火焰沖天而起,宛若火龍一般直沖云霄!無數百姓目睹此事,如今坊間議論紛紛…說…說…”

  一句話說到最后張讓的語氣哽咽住了一般。

  似乎尤自因為驚詫,而對發生的事兒不敢相信。

  “說?什么?”劉宏連忙問道。

  張讓努力的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方才張口。“說是枯井中火焰沖天,便如血濺白練,六月飛雪,大旱三年…便如同那感天動地竇娥冤!”

  “坊間傳瘋了,說是…說是定然有人蒙受著巨大的冤屈!”

  唔…

  這話脫口。

  劉宏的眼眸剎那間凝起,最后一日,羽兒終于出手了么?

  …

  …

  洛陽城的大街上,香車寶馬絡繹不絕,不時傳來百姓們的交口議論聲。

  無數百姓圍在方才竄出火龍的枯井前…卻無一人敢上前。

  二十五個枯井,幾乎同時,竄出火龍,直沖云霄。

  再經過一些“人”的解讀,很難不聯想到…血濺白練,六月飛雪,大旱三年;

  很難不聯想到感天動地竇娥冤。

  夏侯淵的夫人丁香也目睹了這一幕…她正坐在馬車里,好奇的向外張望。

  方才沖天而起的火龍,讓她記憶猶新。

  恰好,隔壁馬車內所坐的是她的姐姐,曹操的夫人丁蕙。

  “姐?姐…你怎么在這兒。”

  丁蕙湊在窗邊道:“鄒夫人讓去玉林觀上香保佑阿瞞與昂兒,可不曾想,方才路過這里,就見到枯井中火龍沖出,直掛云霄,故而讓馬夫停住了腳步,讓他去打聽下,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

  “我也是。”丁香性子活潑一些,“這好端端的,怎么會突然穿出火龍呢?呀…會不會…”

  丁香驟然想到了什么。

  丁蕙連忙問:“會不會什么?”

  “會不會是,近來坊間傳揚的故事,那‘感天動地竇娥冤’?”丁香連忙問道,可一問出口,連忙捂住嘴巴。

  像是不確定。

  這時,馬夫已經回來,看到丁香。“夏侯夫人也在,我方才去前面打聽了,短短一個時辰,整個洛陽城所有的枯井中都穿出了火龍!如今…大家伙兒紛紛議論,覺得不詳,有人提議讓大家伙兒結伴往玉林觀,說是詢問下玉林觀主,這是否是災異?百姓們現在都往玉林觀涌呢?”

  “那咱們也去看看?”丁香很是好奇。

  丁蕙原本也是要去玉林觀的…

  更何況,事關玉林觀,夫君曹操與玉林觀主又是這般關系,他自然也要去。

  “妹妹,上我的馬車,這樣快。”

  “好!”

  說話間,丁香跳下馬車,再度跳上了丁蕙的馬車。

  待得坐好后,她好奇的問道:“姐姐,你說…這次的柳觀主會不會又像上一次,請道門鼻祖解南匈奴擂臺時那般,又是雞蛋飛舞,又是燭火升空的?”

  “我哪知道啊…”丁蕙拉住丁香的說,“不過,你姐夫可是對這位玉林觀主推崇的很?”

  講到這兒,丁蕙纖細的手掌按在了丁香的蔥蔥玉指上,語重心長的說道:“再說了,當初,還是這位玉林觀主救了曹家。”

  此時…

  袁紹與顏良、文丑也在街道上。

  “火焰怎么會從枯井里竄出呢?”顏良一副驚愕的表情。

  “特奶奶的,嚇了老子一跳。”

  文丑尤自一陣心有余悸,他方才離一口枯井很近,沖天的火光差點就燒到他了,究是如此,那一瞬間竄出的熱量,依舊讓他短暫的出現了窒息之感。

  周圍已經傳來了百姓的議論聲。

  “去玉林觀看看,這等妖異之事,還是聽柳觀主講解的好。”

  “是啊…上次南匈奴擂臺,便是柳觀主迎刃而解,這次火龍沖天,勢必有所應兆!”

  “別說了,快去吧,再不去就擠不進去了。”

  聽到這兒…

  袁紹暗道一聲“糟糕…”

  “袁公子…”顏良連忙問道…

  袁紹的面頰猶如苦瓜一般,“火龍,莫說是枯井中鉆出火龍,若是我這位柳弟所為,那便是召喚出火龍,我也絲毫不奇怪,快…咱們也去玉林觀!”

  說話間,袁紹當先上了馬車,顏良與文丑也急忙跟上。

  可以清楚的看到,此刻的袁紹…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潸然滑落,整個人無比緊張。

  一個小小的玉林觀?

  就…就已經能讓袁公子,這般忌憚么?

  …

  …

  玉林觀通往地下密室的每一處入口,此刻均守備森嚴。

  只有確定了“鬼卒”身份的人,且對上暗號,才能夠進入其中。

  此刻的張玉蘭也在密室內,她頗為忙碌,一個個鬼卒正向他稟報著什么。

  ——“稟報圣女,洛陽城東南的三處枯井,均添放入那大量的白色晶體,一經點燃,火焰沖天,宛若火龍!”

  ——“稟報圣女,洛陽西北七處枯井,有六處成功引起火焰,還有一處,井中潮濕,并未成功。”

  ——“稟報圣女,城郊東、西處方向的枯井也成功引起火焰!”

  ——“稟報圣女,鬼卒與一干學子已經成功引導百姓,蜂擁涌入玉林觀。”

  ——“稟報圣女,臺子已經提前搭好,木樁、白布均已經提前部署完畢!”

  一句句稟報…

  雖然也會出現一些意外,可大體任務完成的都不錯。

  一切都按照計劃在有條不紊的發展。

  “那剩下的白色晶體,千萬小心保管,大祭酒特地叮嚀,要把它們儲藏在水中,否則很容易自燃!”

  “是!”

  張玉蘭與鬼卒們提到的白色晶體,便是枯井中火龍沖天而起的根本原因!

  ——是白磷。

  當然,這個時代,并不叫做白磷,而是“火石”內部的一種粉末。

  以前為了自保,柳羽專程派鬼卒將火石中的白色晶體鑿出來。

  至于“火石”中的白色粉末成“麟”的過程。

  柳羽是參照,十七世紀,德國漢堡一位很蛋疼的商人做過的實驗。

  這商人本是要提煉黃金,于是將火石內的白色粉末、沙子、連同五十桶黃色的液體混合在一起加熱。

  結果沒有制成黃金,反倒是意外地得到一種像白蠟一樣的物質,發出耀眼的白光,這便是“磷”。

  “麟”的意思是“冷光”,這是因為從未見過的白蠟模樣的東西,雖不是那位商人夢寐以求的黃金,卻因為那神奇的藍綠色的火光讓他興奮的手舞足蹈,這是一種冷光!

  如果,將這‘冷光磷’再度加熱至升華后,冷凝結成的晶體就是白磷。

  區別于磷的不發熱,不引燃其它物質,白磷相當的狂暴,這種空氣中燃點僅為30℃的白色晶體,一經觸碰高溫,便會自燃…發出沖天的火焰,宛若火龍一般。

  可短暫的燃燒過后,火焰即刻落下。???.

  張玉蘭自然不會知曉,白磷點燃的化學方程式是P4+5O2=2P2O5。

  但…

  夫君柳羽這么說,她便安排鬼卒這么做。

  誰曾想,真的能讓火龍沖天,這簡直…太驚異了。

  就在這時…

  一名鬼卒關切的問道:“圣女,如今大肆百姓涌入玉林觀,我等是否去保護下柳觀主的安全。”

  “不用。”張玉蘭擺擺手。“上面的事兒,就交給他吧!”

  “那高臺上,才是他展露才華的地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