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 > 第九十五章 讓子彈再飛一會兒
  “多此一舉?怎么會是多此一舉呢?”

  柳羽耐心的解釋道:“陛下就算把我當成搖錢樹,最多是派人保護我,保護玉林觀的周全,可若是征召我入朝堂,勢必會引起滿朝群臣的聯名反對,壓力太大了。進朝堂,還得咱們自己去細細圖謀,以不可阻擋的身姿昂首跨入。”

  “不過,至少,目的已經達到了,現在再沒有地方比玉林觀更安全。”

  柳羽心如明鏡。

  在這亂世中,首先需要解決的是安全問題,這是一切的基礎。

  更何況,柳羽的身份特殊,要做的事兒更特殊,被儒門壓制了數百年的道人想要抬頭,難于登天。

  囤馬、囤驢,賺錢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要建立一個絕對安全的領域。

  “所以,這就是賢弟選我的原因?”

  荀彧抬眸。

  柳羽只是微笑,卻不言語。

  就在這時,任蔓帶著刁秀兒從城中采買回來,母女間的“咯咯”笑聲傳到了柳羽的耳畔。

  “大哥哥…”

  看到亭子里的柳羽,刁秀兒張口喊了一句。

  “城里好玩么?”

  柳羽笑著回應道…

  “好玩極了。”刁秀兒頗為興奮,“今日的東市熱鬧極了,有人擺起了擂臺,一個濃濃胡須的伯伯站在上面,說是要挑戰洛陽城的勇士呢!”

  唔…

  刁秀兒這話脫口,柳羽眼睛突然一亮,他急忙把目光轉向任蔓。

  任蔓會意,連忙解釋道。

  “柳觀主還不知道吧?是南匈奴使者南下覲見陛下,說是想派出他們的勇士與大漢的勇士比試比試,陛下欣然答應,昨天東市上就擺起了擂臺,今早已經有大漢的勇士上前挑戰。”

  “結果呢?”柳羽一副饒有興致的模樣。

  “那匈奴的勇士叫什么冒頓,聽說是南匈奴單于的兒子,二十歲就被封為了左谷蠡王,他特別厲害,先是漢人去挑戰,均被他打敗,到后來,他放話讓漢人結伴去挑戰,可無論是兩人、三人,沒有一個能傷到他的…”

  任蔓如實將擂臺邊發生的事娓娓講出,“起初大家躍躍欲試,可最后,都畏懼不敢上擂臺了,聽說,明日一早段颎將軍會登臺與他一戰,若是段將軍再輸了,這次…大漢的面子可就真的折到底了。”

  究是任蔓一個女子都能看出,這擂臺看似比的是武,挨的是打,可實際上,折損的是面子。

  “娘?大哥哥?什么是面子呀?”

  刁秀兒大眼睛連連眨動,好奇的問道。

  “面子就是臉袋唄。”柳羽渾然沒有任蔓的緊張,反倒有說有笑的給刁秀兒講解起來。“秀兒乖,回屋休息去吧,逛一上午多半累了吧。”

  聽柳羽這么說,刁秀兒點了點頭,拉著母親的手蹦蹦跳跳的走開了。

  荀彧似乎對任蔓本能有一種戒備,待得這一對母女走遠,荀彧方才張口。“這事兒,愚兄倒是也聽說了。”

  “文若不妨講講看。”

  荀彧張口,語氣中多出了許多嚴肅。“昨日我那侄兒荀公達派人傳信過來,便是告知我此事,說是整個太學都傳開了,看似是南匈奴人擺下的擂臺,挑戰我大漢勇士,可實際上,這是大漢與三胡的博弈,以及邊陲局勢的縮影。”

  講到這兒,荀彧頓了一下,語氣更凝重了一分。“鮮卑日益壯大,其拉攏南匈奴,妄圖讓南匈奴成為其附庸,南匈奴權衡再三,決定趁著南下覲見,試探漢庭,若是漢庭沒有勇士能戰勝南匈奴,那南匈奴的立場多半就會為之改變,一旦南匈奴成為鮮卑的附庸,那并州的門戶將洞開,邊陲的壓力無疑倍增。”

  提及邊陲,荀彧的語氣格外沉重。

  比武爭得的面子,他荀彧并不看重!

  可受苦的是幾萬,幾十萬,乃至于百萬邊陲百姓,這…又如何能讓荀彧的心頭不悸動呢?

  反觀柳羽,他把手搭在下巴上,像是略微沉思。

  口中則是輕吟。

  “南匈奴,擂臺,冒頓…”

  吟到這“冒頓”的名字時,荀彧眉頭更緊,連忙補充道:“冒頓,他叫冒頓,想不到南匈奴單于竟給兒子取這個名字,這是某種暗示…是…”

  不等荀彧把話講完,柳羽直接插嘴道。

  ——“是白登之圍!”

  的確,當年白登之圍時,匈奴的單于便是名喚“冒頓”。

  他以四十萬精騎圍高祖劉邦于白登山。

  整整七日,漢軍內外聯絡中斷,無法相救,若非陳平巧計勸說冒頓的“閼氏”(王后),劉邦多半就交代在拜登山了。

  而如今,南匈奴單于呼廚泉竟派一名名喚“冒頓”的兒子擺下擂臺,這已經不單單是暗示了,根本就是赤果果的示威。

  幾乎可以肯定,南匈奴的立場已經搖擺不定了。

  聽到“白登之圍”四個字,荀彧長長的呼出一口氣,面色冷然。

  “如今鮮卑號稱管弦之士二十萬,隨時準備南下,南匈奴這個百年的藩屬大漢不能失去,這擂臺無論如何也得贏,不僅要贏,還要贏得霸氣,贏得威猛,贏到能震懾住南匈奴。”

  “文若說的都對!”柳羽頷首,他話鋒一轉。“那文若覺得,明日一早的擂臺,段颎將軍如何?這位讓羌人聞之膽寒的‘涼州三明’之一,對付個南匈奴年輕的谷蠡王,應該不再話下吧?”

  “拳怕少壯,段颎將軍年事已高,且南匈奴早有準備,這冒頓多半是塞外數一數二的勇士,若是段颎再年輕個十歲或許能與這冒頓一戰,可現在…”

  話講到一半兒,荀彧抬眸望向柳羽。

  “唯今時局,我荀彧能否入朝堂,能否讓唐姑娘不受冷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邊陲…賢弟可有辦法贏下此局,為大漢爭取到南匈奴的立場?這事關邊陲百姓,更事關大漢的興衰存亡。”

  當此之時,荀彧唯獨能信任的只有柳羽了…

  柳羽輕輕點頭,他其實想的更多,段颎這么一把歲數肯定不是主動請纓的。

  那么…

  考慮到段颎的派系,他極有可能是宦門推上擂臺的,看來,十常侍已經有些沉不住氣了。

  索性,就讓子彈再飛一會兒。

  “文若,這樣吧…”柳羽提醒道。“如今這冒頓的武力如何,我們一無所知,情報太少了,哪怕要定策,那也得先對對手有足夠的了解。明日一早既是段颎將軍與他的比試,咱們不妨去看上一看。”

  “看?”荀彧一愣。

  “是啊。”柳羽嘴角咧開,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這么熱鬧的擂臺,不去看看,豈不是很可惜?”

  一句話脫口,柳羽的笑容憑空多出了幾許神秘的色彩。

  偏偏這笑容,讓荀彧有些琢磨不透。

  …

  …

  一輪新月從千秋萬歲殿的窗欞間泄露光華,劉宏與曹嵩在千秋萬歲殿中。

  曹嵩正在稟報著什么,蹇碩緩緩走入。

  看到蹇碩,曹嵩頓了一下,似乎…他方才稟報給陛下的是機密。

  劉宏看了兩人一眼,朝曹嵩道:

  “繼續。”

  “喏!”曹嵩繼續說道。“大漢駐守邊陲的共計十五萬兵勇,光是他們的餉錢、口糧、衣物,每年需花掉六萬萬錢!至于武器,每柄佩劍超過六百錢以上,每副鎧甲更是高達兩千錢,這筆開支并不輕松,當然,對于如今的國庫,壓力并不大,可…”

  曹嵩欲言又止。

  劉宏示意。“曹卿不要有顧慮,直言即可。”

  曹嵩頓了一下,繼續稟報。“武皇帝時期,漠北之戰中,衛青將軍的西路軍俘斬一萬九千多匈奴,為此,武皇帝賞賜給他們二十余萬斤黃金,一個匈奴人頭差不多十斤黃金!折合下來,單單漠北一戰就花掉了二十萬萬的錢幣!”

  “也正因為如此,那時的邊防將士們才會奮勇殺敵,橫掃匈奴,可如今…一個匈奴人頭的賞金與武皇帝時期的‘百一’相比,都略顯不足,邊陲將士殺敵之心也就降了下來,若然此時,南匈奴依附鮮卑,邊防壓力將會倍增,每年軍費的開支保守估計,要多出十倍不止!若是按照陛下所說,出兵南匈奴,那伴隨著巨大的賞金,或許只用半年,便能耗干國庫。”

  漢代一金將近250克,這等于漠北之戰,漢武帝一次性就送出了五十噸黃金。

  而根據《漢書·食貨志》的記載——黃金重一斤,直錢萬!

  故而,曹嵩說漠北一戰花費二十個萬萬,也就是二十個小目標,一點也不夸張。

  當然,如今的國庫這筆錢是能掏的出來的。

  可那是基于南匈奴是大漢的藩屬,替大漢抗住了不少壓力,基于如今以守為主的現狀,若鮮卑與南匈奴同盟,那這“囤驢局奇”賺得的,根本支撐不了多久。

  所謂大炮一響,黃金萬兩,自古亦然!

  “咳咳…”

  劉宏咳出一聲,他的眼眸顯得黯然了幾分。

  看來他是天真了,效仿武皇帝橫掃匈奴,所需要的錢財,他低估太多了。

  如此,便只能寄希望于南匈奴的立場不變,如今的大漢,邊陲將門年年拉胯,可經不起那邊的動蕩了。

  “蹇校尉,這第一日的擂臺?情形如何?”

  劉宏轉問蹇碩。

  “陛下,這一日的擂臺,南匈奴直接派出了左谷蠡王‘冒頓’,這是南匈奴單于呼廚泉之子,也是塞外匈奴最驍勇的戰士,不少洛陽城內的大漢勇士躍躍欲試,可無論是單打獨斗,還是兩人、三人結伴,均無人是這冒頓的對手!甚至,都無人能傷到他分毫。”

  蹇碩將這一日的擂臺娓娓描述給劉宏。

  劉宏的臉色剎那間凝起。

  “這冒頓與你相比,誰更勝一籌?”

  這…

  蹇碩不敢撒謊,當即搖頭道。“臣多半不敵,不過…若是陛下遣臣去對壘,那臣縱是拼得這條命,也要傷到此人,為后續大漢勇士爭取機會。”

  蹇碩的話說的激昂,卻無疑是給劉宏潑下了一盆冷水。

  要知道,蹇碩能擔任西園校尉軍首領,可不止因為忠誠。

  在劉宏看來,他的功夫亦是上上之選,連他都不是“冒頓”的對手么?那…皇甫規的侄兒皇甫嵩,能打敗冒頓么?

  劉宏心頭不禁生起幾許質疑。

  “安排一下,明日,朕微服出宮,朕要看看這呼廚泉的兒子有多么的驍勇?”

  “喏!”蹇碩連忙答應。

  “此外。”劉宏繼續道:“派人帶話給段颎,就說他若能打贏這擂臺,朕給他‘驃騎將軍’的官銜!”

  “喏…喏…”蹇碩再度拱手。

  講到這兒,劉宏似乎還有話想說,他的余光瞟向曹嵩。

  曹嵩當即會意,“天色已沉,臣當告退!”

  說著話,曹嵩轉過身,迅速的離開了千秋萬歲殿,一時間,整個千秋萬歲殿內只剩下了劉宏與蹇碩兩個人。

  “蹇碩!”劉宏的語氣加重了一分。“有這‘驃騎將軍’的許諾在,明日段颎勢必死戰,他雖一把老骨頭,全力之下,料想也能消耗這冒頓一番,段颎落敗,你即刻安排皇甫嵩上擂臺挑戰,告訴他,他要是贏了,他叔父的‘度遼將軍’、‘扶風都尉’朕統統賜給他,更賜給他五萬萬軍餉!”

  這…

  “咕咚”一聲,蹇碩下意識的咽下一口口水,他的一雙瞳孔瞪得碩大,為了贏這一場,陛下也算是‘機關算盡’了!

  蹇碩拱手道:“陛下放心,縱然段颎、皇甫嵩不敵,還有臣在…車輪戰之下,臣必勝!”

  “呵…”聽到這兒,劉宏冷笑道:“若真是車輪戰,那即便贏下擂臺也毫無意義了,明日,你不能再出手!”

  言及此處,劉宏忽覺一陣頭暈目眩,他一手抵住額頭,一邊吩咐道:“告訴張常侍,今晚去王美人哪,朕頭痛,她最有辦法。”

  說起來…

  這還是國庫充盈之后,天子劉宏第一次頭痛不已!

  …

  …

  擂臺所選的乃是洛陽城最繁華的東市,這里發生的事兒,不出半日,整個司隸便能傳遍。

  不出十日,便可傳及整個大漢。

  三日前,東市最當中的一處空場上搭起了擂臺,臺周以彩幔圍繞,上懸“以武會友”四個大字。

  天方才拂曉,此時臺上還空無一人,但是臺下已經三五成群聚集了幾百圍觀人士。

  涼州三明之一的“段颎”段將軍與南匈奴第一勇士,單于之子、左谷蠡王冒頓對壘,這是數年不遇的熱鬧景。

  當然,圍觀者中,除了吃瓜百姓外,均是以武人為主,不乏一干成名的游俠,更不乏無數氏族子弟,相熟之人握手示意,不時傳來對南匈奴勇士的議論聲。

  有男人的地方,自是不乏少女們的竊竊私語。

  “那位擂臺前的藍衣公子是誰家子弟?你快去打聽打聽。”

  “現在只能看看臉,有沒有真功夫,得擂臺上才知道。”

  “誰若是能打敗這粗獷的胡人,本小姐就嫁給他…”

  “你倒是想,能打敗這粗狂胡人的,怕是早就被大家族的閨秀們相中了,今夜多半就要接入府邸中了。”

  儼然,少女們來此是挑選情郎,可男人們的心思都不在這個上面,甚至一個個如臨大敵。

  如果只是尋常的擂臺,誰也不會是這般模樣,可對方是胡人,那就不一樣了。

  昔日里,只有冠軍侯的旗幟能插滿狼居胥山,威懾胡虜。

  從未有胡人敢在大漢的地界耀武揚威。

  偏偏昨日,這什么“冒頓”的簡直出盡了風頭…

  可若說是“深仇大恨”吧,偏偏又說不上,因為“冒頓”真的只是“以武會友”,凡是與他交手的漢人,他均是點到為止,與胡人的風評,以及那粗獷的外貌截然相反。

  大漢不能輸了里子,又輸了面子啊!

  柳羽與荀彧趕到時,正巧看到了冒頓上臺,他赤膊著上身,粗獷外貌下,似乎還帶著幾許書生氣,像是讀過書。

  可渾身的肌肉、身體上凸顯的線條,無疑不證明,這是個不好對付的家伙。

  看到他時,荀彧只剩下搖頭。

  “段颎將軍我是見過的,昨日我尋思著,或許他能與這‘冒頓’交手三十個回合,也算是消耗下對手。可現在一看,或許用不了幾招…段颎將軍就會落敗。”

  荀彧眼力過人,一個人能不能打,有幾把刷子,他目之所及能夠有個大致的判斷。

  這等眼力的煉成有自身閱歷的加持,更少不得荀氏家門的傳承。

  “打還沒打呢?文若怎么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了!”

  柳羽淡淡的開口。

  這一句話,柳羽把“段颎”稱作是自己人。

  也對。

  面對胡人,不論是宦門、將門、儒門、道門…那都將摒棄前嫌,勠力同心。

  “賢弟覺得有機會?”

  “不知道。”柳羽回答的爽快。

  對于這位匈奴單于呼廚泉的兒子,有關他的記載其實不多。

  只知道他后來成為了南匈奴的左賢王,在護送漢獻帝劉協回到洛陽后,返歸南匈奴時,帶走了一位大漢的才女——蔡琰蔡昭姬。

  因為左賢王冒頓是讀過漢人書籍的,對鑄刻熹平石經的“蔡邕”極其推崇。

  知道蔡琰是蔡邕的女兒后,當即奉為上賓,后又娶為“閼氏”,甚至要立他與蔡昭姬的兒子“小狐涂”為王子。

  還是蔡昭姬講述給他一個秦太子扶蘇與秦二代胡亥的故事,映射立小兒子“狐涂”不合適。

  之后便是喜聞樂見的“胡笳十八拍”和“文姬歸漢”!

  根據這些有限的書籍記載,柳羽本琢磨著,這位“冒頓”王子該是文質彬彬的形象,可沒想到,依舊是胡子一大把,完全胡人粗獷的樣子。

  關鍵是,既讀漢書,又這么能打?

  這是個怪胎啊!

  就在這時,一名仆人行至柳羽的身旁。“公子,小的乃是‘橋大公子’府上的,敢問閣下是柳觀主么?”

  “正是。”柳羽也不隱瞞。

  “橋大公子讓我請您去隔壁茶樓上,那里并不擁擠,且窗子正對著擂臺。”

  “帶我謝過橋子。”

  柳羽也不推遲,主要是他與荀彧都是文人,身子并不結實,越靠近擂臺的位置,越多是游俠、武者,他倆這小身板根本擠不到前面。

  此時臺下的人已越來越多,香車寶馬,浩浩蕩蕩數千人。

  人群中出現了微服的天子劉宏,隨身護衛天子的蹇碩,除此之外,還有百十名西園校尉均是便裝,隱藏在人群中,他們警惕的望著周圍。

  擂臺上擺放著一只巨大的銅沙漏,尚未開始流淌,“冒頓”已經登臺。

  他用著蹩腳的漢話,大喊道:

  ——“昨日一戰,不夠痛快啊!”

  ——“今日,規矩一樣,一個、兩個、三個都可以!就算勝不了我,能堅持過這沙漏,也算你贏!”

  看似是冒頓又“放水”了,可對于臺下的大漢武人而言,這無異于奇恥大辱。

  就連天子劉宏也是眉頭緊凝。

  他心里嘀咕著,要不是有“邊關之將不入都城”的漢律,這偌大的洛陽城,怎么可能找不出一個勇士,去制裁了這位囂張的王子?

  就在這時。

  “沙漏就不必了,老夫馳騁疆場幾十載,本不欲與小輩較高低?怎奈你囂張至極,老夫不教訓你一番,你還道我大漢無人了?”

  蒼勁有力的聲音自擂臺下傳出…

  段颎邁著龍驤虎步,宛若年齡了十歲一百年,步履鏗鏘,一步一步的朝擂臺上走去。

  所過之處,無數游俠閃身讓開了一條大道,與此同時,也不知道哪里…鼓聲響起,完全壓制了人們的閑談耳語。

  仿佛一夕間,空氣中就傳滿了殺氣。

  劉宏眼眸微瞇,口中輕吟。“想不到段颎如此年紀,還有如此魄力,朕有些后悔了。”

  蹇碩低聲道:“只怪他阿附宦官,犯了陛下的忌諱!”

  劉宏沉默了一下,旋即輕聲回道:“只希望皇甫嵩能把握住這次機會,也不枉‘涼州三明’后繼有人!”

  蹇碩連忙寬慰:“段將軍既敢登臺,想必也是覺得自己有勝算吧!”

  劉宏搖頭。

  “人老了,往往都會變糊涂,誠如他選擇‘阿附宦官’一樣!”

  段颎立下的功勛是桓帝朝時的功勛。

  一朝天子一朝臣。

  在劉宏的眼里,從來就沒有中間地帶,官宦不能與將門勾結,這是他的底線,誰碰誰死!

  此時,擂臺之上。

  冒頓的聲音再度傳出。“老家伙,放心,我會留你一命的!”

  段颎爽然大笑。“勸你用全力,本將軍可不會留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