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 > 第八十章 我想選你,文若!
  ——建立寒門階級掌權的帝國。

  荀彧的話讓柳羽當即想到了唐朝時“黃巢”的“天街踏盡公卿骨”,想到的是“朱溫篡唐,殺盡百官!”

  無疑,他們對改變這個“豪門士族壟斷一切”的時代做出了極大的貢獻。

  但下場并不好。

  往近的看,在漢末這個階段,諸葛亮是唯一一個意識到貴族士大夫階層時代勢必隕落的人。

  于是,他想要建立起寒門階層能掌權的國度。

  但他輸了,輸給了司馬懿的“士族王朝”,究其原因還是想法太超前了!

  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士族階層掌權這個過程必須經歷。

  “文若…”

  想到這兒,柳羽張口。“誠如你舉的那條小溪的例子,我們是知道,河流始終會從高處往地處流,但我們也該知道,河流從上游流到中游,才能流到下游,或者小溪可能會干枯兩年,然后第三年才出水!”

  “建立寒門階層掌權的帝國是美好的愿景,但絕不是一蹴而就的,這中間或許需要幾百年的過程,而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順應時勢,既這個時代不可避免的要進入士族王朝,那我們就成為能影響、能控制士族的那個!”

  “只有我們凌駕于汝南袁氏、弘農楊氏之上,漢帝國這條小溪的流向,我們才有資格改變,才能引導!”

  這…

  荀彧的面容未變,但眸中立刻流落出信服之色。

  誠然,他荀彧的眼界更遠,但柳羽的眼界更寬,也更現實。

  “所以…賢弟先后與橋子、蔡子攀談,是意識到道教不可能領導士族,所以要從他們中,選出一個士族的引導者?”

  荀彧眸色幽深。“那么…賢弟是要選橋子呢?還是要選蔡子?”

  柳羽微揚著頭,視線穿過正在結出新葉的樹枝,繼而凝望著湛藍的天空,許久許久,才慢慢地收了回來,投注在荀彧的身上。

  ——“我想選你,文若!”

  ——“選我?”

  荀彧一雙瞳孔睜大,目中一片不可思議的神色。

  “怎么會是我?橋子與蔡子均曾為太學總長,弟子遍及朝野,更是北方學子的領袖,而我…我名聲并不好,縱使讀過一些書,但朝中并無人脈?也無顯赫的名聲,賢弟選我做什么?”

  不怪荀彧自我懷疑…

  因為秉持著善意,堅持與唐衡之女完婚,這幾乎讓荀彧的名聲墜入谷底,甚至到了士人唾棄的地步。

  要知道…

  這個時代,“孝道”與“公義”是可以換取好的名望。

  前者有王祥“臥冰求鯉”,后者有袁紹組建“奔走之友”,救濟黨人,可唯獨…唯獨善良在這個時代不值錢。

  可偏偏,柳羽最看重的…

  便是荀彧那至忠至德,至善至美,勘破未來,飛蛾撲火的人格!

  在后世,有很多人會質疑荀彧。

  說曹操屠徐州時,他作為首席謀士為何不勸?就算勸不住,為何不離開曹操呢?或許,荀彧忠于的唯獨家族利益罷了!

  在柳羽看來…

  這點大錯特錯了。

  首先,曹操屠徐州,荀彧根本阻止不了。

  那個時候瘟疫、蝗災加饑荒,兗州關中人相食,王忠程昱做肉干,曹操自己都感慨“千里無雞鳴”,這已經是毀壞、無人道的世界了。

  可偏偏,徐州很團結,陶謙很硬氣,曹操殺紅了眼,荀彧說啥也都沒有用!

  其次,荀彧也不是什么都沒說,在打呂布時,荀彧就提出“前討徐州、威罰實行”。

  意思是說,前幾年“某人”打徐州屠了人家十幾個城,屠了人家幾十萬人!

  委婉點兒說,當年“某人”在徐州做的是夠威武霸氣的!

  可結果呢?那么多人被殺,徐州人懷揣著父兄之恨,堅守到底,短時間打不下來了吧?老家被偷襲了吧?

  這就是“屠城”的代價!

  再次,因為“某人”有圖徐州的前車之鑒,荀彧苦思冥想,決定從源頭上解決問題!

  他提出“挾天子以令諸侯”,一條戰略直接將曹操從呂布、公孫瓚這種諸侯的身份,變成了漢室正統!

  天子都是你的了,那普天之下都是你的子民?

  看你還怎么屠?

  比起同陣營毛玠提出的“奉天子以令不臣”,無疑,荀彧的“挾天子以令諸侯”更高級,不是對待敵人的高級,而是對待百姓的高級。

  ——奉主上以從名望,大順也;

  ——秉至公以服雄杰,大略也;

  ——扶弘義以致英俊,大德也。

  這是荀彧在喚醒曹操,德之大道,以人為本

  這是荀彧在提醒曹操——不忘初心!

  你年輕時鑄五色大棒,棒打權貴忘了么?

  你任頓丘令時搗毀邪祀,還百姓青天,你忘了么?

  你議郎諫言,忘了么?

  你起兵反董,忘了么?

  你“諸君北面,我自西向”的豪言與明智,你忘了么?

  你怎么能跟袁術、呂布、公孫一樣亂打亂屠呢?

  很難想象…若是沒有荀彧,還不知道曹操會屠幾次徐州?還不知道多少百姓會死在曹操的屠刀之下。

  在柳羽看來…

  若是這個時代的士族還有人能“匡正”,那只有兩個人,要么是荀彧荀文若,要么得是諸葛孔明…

  可惜啊,諸葛孔明明年才出生呢,估摸著是指望不上了!

  那么…

  荀彧就是柳羽能選定的唯一人選!

  想到這兒,柳羽淡淡地道:“文若的條件的確不太好,只是,我已經沒有其它更好的選擇了!”

  荀攸一怔。“此話何意?橋子與蔡子不都是更好的選擇么?曹孟德受賢弟指點,在頓丘打擊豪強,匡扶正義,不也是更好的選擇么?再不濟還有甄家公子,他助賢弟操持生意,也比我有資格的多!”

  “橋子與蔡子年歲不小了,讓他們陪我一道踏上這刀山已是實屬不易,阿瞞又太莽了,他的成長需要更多的時間,甄兄的話…他還是做生意吧,讓一個愛做生意的人去領導氏族,非他所愿!”

  講到這兒,柳羽頓了一下,笑著說道。“再說了,若是憑愚弟的一己之力,能將一位名聲不佳、條件并不好的人送上士族領袖的位置,這不才能顯出我‘麒麟才子’的本事么?不是嗎?”???.

  荀彧深深地看了柳羽一眼,簡直拿不準,這位賢弟是在開玩笑,還是當真。

  “文若…”柳羽鎮定地回視著他的目光,表情就如同一個正在引人走入黑暗的惡魔,“你難道就沒想過,有一天,這大漢的士族都聽你的,士族所有的規則,由你制定,士族的一切行為,你荀彧荀文若說了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