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 > 第六十八章 我生之初尚無為,我生之后漢祚衰
  虎牢關,洛陽八關之一。

  南臨嵩岳,北臨黃河,古時唯有一深壑幽谷通往洛陽。

  傳說西周時期周穆王到這里打獵時,他的勇士“高奔戎”活捉了一只猛虎并圈養在這里,故而得名——虎牢!

  此間雄關之內,縱是茶攤、酒肆也與他處不同,顯出了一股別樣的巍峨堅實。

  在川流不息入關的人流中,一輛青蓬雙轅的馬車不起眼的夾在其中,遙遙緩行,仔細去看,當先還有一老者,引著馬車中人步入了一處館驛之中。

  …

  …

  爐子上炙著烤肉,溫酒的酒注里冒著熱氣,蔡邕從酒注中拿出熱好的酒,為柳羽斟上,又割下烤肉,任憑柳羽盛入盤中。

  一個中年男子為一個年輕公子斟酒,這本就是一副極其詭異的畫面。

  何況,是當世名聲顯赫的大儒——蔡邕呢!

  蔡邕,這個當年被譽為“芝蘭玉樹”的美男子如今已經年過四旬,但端正的面貌和挺秀的五官依舊保留著青年時的俊帥,體型也保持的很好,胖瘦適中,矯健有力。

  此時的他身著一套半舊的儒袍,除了腰間一條玉帶外別無華貴的飾物,偏偏眼神中,透著一股別樣的迷惘,像是處處露著心事。

  反觀柳羽,他唇邊掠過一抹淺淡的笑,他淡淡的說道:“橋子是有些沉不住氣了,原本計劃到洛陽后,小子就要登門拜訪蔡子的。”

  蔡邕微微有些怔忡:“待罪于家中已有大半年,罪責卻屢屢不下,每日惶恐不已,原本而言,我蔡邕七尺男兒,死便死了,不該這般膽怯,奈何女兒昭姬不滿周歲,我蔡邕實在不愿意牽連于她!”

  “聽‘橋子’講,柳觀主能救我?哪里還能等待,故而趕來這虎牢關,朝夕相盼,唯愿柳觀主能為我指點迷津。”

  言辭懇切…

  其中,字里行間,滿是對女兒的關心與內疚。

  柳羽幽幽長嘆一聲,閉了閉眼睛,似是有所感慨。

  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幾十年后,蔡邕的女兒,那位經歷跌宕起伏人生的大才女蔡昭姬,她在《胡笳十八拍》開篇中悲憤地訴說——

  ——“我生之初尚無為,我生之后漢祚衰。天不仁兮降亂離,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時!”

  而她那一波三折命運的起點,便是始于蔡邕如今這個進退兩難、生死未卜的境況。

  這一切都要從去年,也就是蔡昭姬出生的這一年說起。

  從年初開始,大漢接連出現了幾件詭異之事。

  侍中署中,有一只母雞,雞冠越長越長,有一天這母雞竟啼出鳴來,雌雞一下子變成了雄雞,宮廷內外無不驚詫。

  之后,一日宮廷內的夜間,有一個裝扮怪異的白衣人,來到了王宮的德陽殿,恰與中黃門侍郎相遇,侍郎喝住此人,詢問其進宮有何貴干?

  這白衣人沒有絲毫懼怕之意,反而厲聲反問:“‘梁德夏’傳我上殿,你為何要阻擋我?快快閃開!”

  黃門侍郎心知,宮中壓根就沒有名喚“梁德夏”者,當即迎上身去,意欲將那白衣人扭住,以詳訊來歷,不想…白衣人頃刻間化成裊裊黑煙消失于無形。

  這下整個皇宮都在查“梁德夏”這個名字,可宮內宮外,根本就沒有此人。

  稍后不久,某一日中,突然有一道黑氣自天而降,墮入天子劉宏常去的溫德殿東庭,長十多丈形狀似龍一般,它盤踞在那里歇息了好長時間后,才漸漸散去。

  次日,在皇宮北宮玉堂后殿上,有青色的蛇出沒。

  這些“妖異”現象的出現,使得坊間傳出總總讖緯之言,說是大漢赤色的“火德”即將被黃色的“土德”替代。

  再加上,近些年來整個帝國自然災害頻發,時而雷霆殞雹,時而地震蝗蟲,時而暴雨疾風,內憂外患,流民暴動,異族入侵,各州郡求援的文書如雪片似的涌入朝廷。

  這些,都使得天子劉宏心神不寧!

  九卿之一的“太常”提議,議郎蔡邕對方士、術數略懂一二,不妨請他入宮來消災釋異。

  劉宏連忙命人傳喚蔡邕,恰恰,提前得知“題目”的蔡邕怕自己說不好,就把想說的寫了下來,總結成七條!

  恰恰這七條中,針砭時弊,將宦官為非作歹,公卿士大夫朝廷上一套背后一套的行為,娓娓闡述,提議天子要大刀闊斧的改革,懲處所有的奸佞。

  說白了,就是告訴皇帝,你這條真龍瞎了,已經看不到皇宮以外的事兒了!

  這還了得…

  蔡邕的這一番話,幾乎相當于把宦門與氏族得罪了一邊,并且動搖了他們的根本利益!

  偏偏這一條諫言泄露了出去。

  再加上蔡邕與時任司徒的劉郃一向互不服氣,蔡邕的叔父蔡質又與權臣陽球之間矛盾很深,恰恰陽球還是宦官、五侯之一程璜的干女婿。

  于是,就有了罕見的宦門與士大夫聯合起來,陷害蔡邕、蔡質兩人。

  要知道,無論是宦官,還是士大夫,任何一個單拎出來,能量都是巨大的。

  更何況雙方聯手,蔡邕與蔡質自然無力抵抗,就落得個“公報私仇、犯大不敬”的罪過,理應斬首!

  得虧橋玄不惜以辭官為代價勸諫天子,這才暫時壓住了此事。

  當然,天子劉宏也是心如明鏡,只是罷免了蔡邕、蔡質的官銜,讓他們待罪在家,不許出司隸,等候發落!

  士大夫集團與宦官集團自然不甘心。

  偏偏,此前又經歷了王甫伏誅,曹節隱退,雙方短暫的消停下來,蔡邕一案也就繼續拖延了下來。

  可…一直拖著,也不是個事兒啊!

  要知道…

  這罪名,可大可小,重則滿門斬首,最輕也要流放邊關…

  因為蔡家得罪的是兩大勢力,改判是不可能改判的,如今擺在蔡邕面前的唯獨是生與死的問題!

  這事兒,橋玄與柳羽在襄陽城攀談時就聊到過。

  柳羽那時隨口吟出一句,他有辦法能幫蔡子破局。

  于是,橋玄回到洛陽當即告訴蔡邕,這才有蔡邕馬不停蹄的趕來。

  “蔡子后悔么?”柳羽張口問道…“如果再有一次面見陛下的機會,蔡子還會呈上那動搖宦門、世家根基的七條建議么?”

  此言一出…

  很明顯,蔡邕頓了一下,他閉了閉眼睛,似要抹去滿目浮華。“我師從胡廣,歷來只認太學石經上的八個字——帝之輔弼,國之棟梁!”

  蔡邕幽幽長嘆一聲。“前塵往事如煙如塵,仿若云散水涸,豈復有重來之日?我蔡邕做事但憑本心,唯獨虧欠的是我那妻女!”

  說話間,蔡邕的雙手緊握,滿目果決。

  反觀柳羽,他默然半晌,方緩緩睜開雙眸。“蔡子放心,我這里有上、下兩計,下足以保蔡子滿門避禍于外,遠離這世間紛擾,過安恬平和的生活,上則是請蔡子與我一道踏上這刀山,去嘗試著做回蔡子口中的‘帝之輔弼,國之棟梁’!”

  言及此處…

  柳羽緩緩起身,他的眼睛在閃爍,他的話愈發的意味深長。

  ——“一為世外桃園,一為刀山火海?”

  ——“小子斗膽…請蔡子做個選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