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 > 第三十五章 卿家不負朕,朕亦不負卿!
  牢房之中,火把搖曳,呻吟之聲此起彼伏。

  天子劉宏在蹇碩的領路下大步進來,身后跟著司馬防,他們一道來到關押曹嵩的牢門前。

  劉宏打了個手勢讓司馬防開門。

  進入牢內,劉宏打量著眼前這位被綁在刑房內,遍體鱗傷的曹嵩曹大鴻臚。

  “陛下…”

  細若游絲的聲音…

  似乎曹嵩也認出了來人,想要行禮,可周遭的痛感,與四肢的捆綁,讓他無能為力。

  劉宏望著曹嵩。

  “曹大鴻臚,朕親自來,就是想給你個機會,你與扶風宋家究竟有多少牽連?是不是,你們提前得到了什么風聲,你兒子才故意與宋家絕交!把這些都交代出來,朕恕你死罪!”

  “臣…臣不知道什么風聲!臣與宋家并無牽連…”

  曹嵩的聲音依舊低微,低微到唯獨身前的劉宏能聽到。

  劉宏沒有再說話,而是看著曹嵩,打量著曹嵩,忽然他“哈哈”大笑。“曹大鴻臚,對不住了!”

  驟然聽到天子這么一個聲音,曹嵩一怔,他愕然的看著劉宏,眼眸中露出無限驚恐之色。

  劉宏的話還在繼續。

  “這一次先是你曹家的族人上書替黨人翻案,其后又是宋皇后巫蠱一案,最后又到王甫貪墨一案,中間牽扯到了曹大鴻臚,讓你受苦了!”

  “好在令郎已經替你洗刷了冤屈,證明了你們曹家無罪,且助朕肅清了身邊的奸佞之人!”

  聽到這兒,司馬防已經解開了曹嵩的枷鎖。

  曹嵩兩腿發軟,站立不住,得虧司馬防在旁牢牢扶住。

  “傷的重不重?”劉宏關切的問道。“還能下地么?”

  曹嵩頷首。“能…多謝陛下關心。”

  劉宏親自扶著曹嵩往門外走,“其實,朕知道,你這大鴻臚做的不易,一邊是士人的聲討,是兒子的厭棄,一邊是宦官的貪墨,是天下百姓的敢怒不敢言,你斡旋于其中委實不易!你是朕的忠臣哪!”

  “陛下…”曹嵩低聲道:“陛下繆贊了,臣…臣愧不敢當!”

  劉宏滿意的拍了拍曹嵩的手,看著另一扇牢門里呼呼大睡的夏侯惇,“這也是大鴻臚在譙沛的族人子弟吧!既已查明無罪,權且一并放了!”

  “喏!”司馬防連忙答應!

  曹嵩的面頰上卻是布滿了感激涕零之態。

  “好好養傷…”劉宏再度安撫道:“大漢九卿中,大司農一職掌管帝國財政,是帝國命脈所在,這等官位唯獨交到曹卿手中,朕才放心!朕等你傷愈后上任!”

  啊…啊…

  大司農?

  這個官位一出,曹嵩心頭“咯噔”一響,整個人渾身都在發顫!

  “哈哈!”劉宏卻在笑。“卿家不負朕,朕亦不負卿!”

  留下這一句,劉宏已經快步先走出了這洛陽牢獄。

  登上馬車…

  蹇碩歡心而敬佩的向劉宏拱手。

  “陛下與曹大鴻臚的一番話,在下聽在耳中…只覺得目眩神迷、五體投地!”

  “曹操狀告宦官之首的王甫,曹家已經為宦門所不容!宋皇后一案牽扯黨人甚多,唯獨曹嵩不降反升,曹家亦不為士人所容!”

  “既得罪了宦門,又得罪了士人,曹家夾縫求存,唯獨只能對陛下忠心耿耿,再沒有誰比曹嵩擔任大司農,掌管帝國財庫更讓人放心的了!”

  聞言…

  罕見的,這位喜怒不形于色的天子劉宏嘴角咧開,笑了,他笑了。

  可這一抹笑,很快便戛然而止。

  他的目光漸漸的瞇起。“國事蜩螗,除掉一些人,就必須提拔起新的一些人!而唯獨這譙沛曹氏眾叛親離,方才能與朕同心!”

  霍…

  蹇碩再度拱手:“陛下此舉恩威并施,所得豈止是一個譙沛曹氏?”

  “扶風宋氏伏誅,外戚勢力墜入谷底,黨人勢必人心惶惶,陛下這敲山震虎的目的也已然達成!”

  “而自詡功高、權傾朝野的曹節、王甫,一辭官、一梟首,其家產充于國庫,這足以平息民憤,也足以解冬季鮮卑寇邊的燃眉之急,更足以平復那些士人的心情!”

  “陛下此舉除外戚,滅奸佞,攬錢糧,震氏族…臣只覺目不暇接,佩服的五體投地!”

  哈哈哈…

  聞言,劉宏大笑。

  蹇碩說的很對,也很合他的心意,只不過,卻唯獨漏了一條。

  ——曹操!

  在天子劉宏看來,之所以重用曹家…

  除了這一門曹氏為士人、宦官所不容外,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這曹操是羽兒選定的人!

  如今…

  父子間、君臣間,經歷了這么一場精彩絕倫的隔空博弈后。

  天子劉宏極其相信這位皇長子的眼光。

  羽兒決不會平白無故的幫這一門曹氏!

  這中間究竟潛藏著什么原因,劉宏不知道。

  但…

  ——譙沛曹氏,絕對當得起這份天子與帝國的信任!

  …

  …

  巴蜀之地,鶴鳴山腳下。

  五斗米教總壇亂成一團,無數女教眾端著水盆、毛巾混亂的穿梭著。

  無數教內的祭酒、鬼卒焦灼的望眼欲穿…

  一個又一個精通醫術、蠱術,甚至是毒術的“鬼婆”被匆匆領進一間屋舍,新晉的第三代天師張魯匆匆趕來,焦急的問:“父親,父親怎樣了?”

  一名祭酒迅速的扯住張魯:“天師快來,老天師念你半天了!”

  此刻…

  老天師張衡的床邊,幾個鬼婆正在忙碌,而張衡緊閉雙目。

  這位繼承父業,將天師道在巴蜀地區發展壯大的老天師,他的生命終于臨近了終點。

  張魯撲到床榻邊,握住父親枯槁的手,哭叫著:“父親,父親!魯兒來了,魯爾來了!您醒醒啊…”

  張衡慢慢的睜開了眼睛,他先是投給張魯慈愛的目光,可很快,這一抹目光變得堅毅,變得果決。

  “魯兒,死…爹不怕,可爹那未盡的事,就需要由你來繼承!”

  張衡努力的伸出手,緩緩的撫了一下張魯的額頭。“魯兒,你千萬要記住,那一日祠堂爹交代你與‘羽兒’的話,千萬,記住!”

  張衡口中的“羽兒”,自然便是柳羽…

  從小到大,作為師傅,他一直是這么稱呼柳羽的,甚至許多時候,在張魯看來,父親對柳羽…要比對他這個親生兒子更好,更親!

  以前不懂…

  可那一夜與父親祠堂交談過后,他終于能理解父親的苦心。

  不是道教,而是道門,為了道門再度振興…為了道門能夠重塑大漢開國時的榮光,張衡竭盡全力了!

  “爹…您的話,我…我都記著!”

  “魯兒…你…你重復一遍!”張衡似乎還有些不放心,不聽張魯親口講出來,他不能瞑目。

  張魯用力點頭。“第一條,凡天師道、正一盟內,孩兒與柳師弟地位相同!眾教眾見柳師弟如見天師!”

  “第二條,待得時機成熟之時,將能證明柳師弟身份的竹片與玉佩呈于當今陛下!凡我天師道、正一盟竭盡全力助其成為大漢太子!與其一道振興大漢,壯哉我天師道、正一盟!壯哉我道門一脈!”

  “第三條,我天師道為道門符箓之正宗,不容其余冒名之輩張揚,我與柳師弟當以誅滅‘太平道’,匡扶我天師道正統為己任!”

  張魯的話帶著悲戚與沉痛…

  “好…好…好!”

  一連三個“好”字,張衡用最后一絲力氣抓緊了張魯的手。

  “魯兒,爹大限將至,除此三件事外,心頭唯獨縈懷著的,便是你姐玉蘭…她,為父也想…想將她一并托付給羽兒!讓他們…他們…”

  一句話沒有說完…

  “啪嗒”一聲,張衡的手落在地上,緊隨而至的是張魯驟然爆發出的一聲哭號——“父親!父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