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 > 第二十六章 以往,還小瞧這愣頭青了!
  晨曦未明,通往巴蜀之地的官道上,一支騎隊正在馳騁。

  柳羽從袖子里摸出了一塊兒玉佩,借著微弱的白光,玉佩上“吉利”二字躍然眼前。

  這是曹操的母親丁氏留給曹操的,那時候的曹操還叫做曹瞞,玉佩上的“吉利”二字,是他的小“字”。

  而之所以這塊兒玉佩在柳羽身上,是因為三年前,刺殺張讓事件后,兩人義結金蘭,在“金蘭譜”上按過手印,互相交換后,曹操將貼身的這塊兒玉佩贈給了柳羽!

  此時,看著這塊兒玉佩上的字眼,柳羽心頭多少有些五味雜陳。

  在奄奄一息的“養父”與“大難臨頭”的兄弟之間,他還是選擇了養父。

  大漢以孝治天下!

  于公于私!

  他柳羽都必須第一時間趕到巴蜀,見到養父張衡他老人家的最后一面。

  只是…

  “阿瞞,你得扛住咯!”

  口中輕吟一聲,柳羽抬眼望向窗外,心頭五味雜陳。

  誠然…

  臨行前,他留給曹操一封竹簡,可那竹簡的本意是…安慰曹操的。

  畢竟前一日,柳羽剛向他講述,歷朝歷代的皇帝重用宦官、奸佞的原因。

  這竹簡中的內容是通過一個小故事,講述天子不僅會重用宦官、奸佞,更會在恰當的時候除掉他們,平民怨,攬錢財!

  柳羽的本意是,看到這一條,輾轉反側、難以入眠的曹操多半心里會平衡許多,能夠安然入睡了。

  可現在…

  柳羽多期盼,阿瞞能夠體會到這故事中蘊含的道理,能看懂當今天子…他的最終目的!

  “羽弟似乎很在意那曹操!”

  看出柳羽面頰上的焦慮,“圣女”張玉蘭詢問道。

  “好兄弟嘛!”柳羽隨口回出這么一句。

  張玉蘭眼眸眨動。“羽弟眼光甚高,既能被羽弟稱為‘兄弟’,那想來不是碌碌之輩!”

  “何況羽弟不是留給他一封竹簡么?若是通過這竹簡,都不能窺探出羽弟的深意,那也不值得與他深交了!”

  呼…

  聽到這兒,柳羽呼出口氣,他抬眼望向張玉蘭。

  別說,師姐這一番話,還真讓他心情和緩了許多,平靜了許多。

  “借師姐吉言,希望如此吧!”

  …

  …

  洛陽城郊的一戶農家,家境絕非殷實,但簡陋中透出整潔,可見日子過得還算安穩。

  一個五、六歲的毛頭丫頭靠在床邊好奇的看著陌生人,另一個快周歲的娃娃已經會爬了。

  丁蕙領著丁香,劉春抱著曹昂,幾人緩緩打量,身后有家仆將幾匹絹擺放在床榻上。

  農家夫妻趕忙上來迎接,笨拙的躬身。

  “幾位夫人…”

  “大哥、大嫂,無需向我們行禮。”丁蕙扶起兩人。

  農婦起身看著劉春懷中熟睡的曹昂,忍不住笑:“就是這個娃娃吧,一看就聽話,比我家那鐵蛋好看多了。”

  丁蕙朝劉春示意,劉春將曹昂放到農婦的懷中…

  曹昂“哇哇”的哭了起來,丁蕙與劉春都猶如被針扎了一般渾身一哆嗦。

  農婦卻很是熟練的搖晃著他,晃著晃著,曹昂再度進入了夢鄉。

  呼…

  丁蕙呼出口氣,她回望了眼身后的丁香、劉春一眼。“大哥、大嫂,你們也知道,我家中出了些事情,若是一切平安,我們日后就來接孩子回去,可若是我們沒有來…”

  劉春眼中噙著淚,丁蕙眼中也含著淚,她努力的調穩了氣息。“若我們沒有來,請大哥大嫂,給他一口飯吃,把他養大!”

  盡管不是丁蕙所出,盡管她也看不慣曹操更寵幸妾室劉春。

  可這份醋意,并沒有妨礙她特別喜歡曹昂,幾乎是視若己出。

  看到這一幕,丁香眨了眨眼,面頰上閃過幾許愁容…

  農家夫妻連忙道:“幾位夫人這么好的人?家里能有啥事兒?要咱幫忙不?”

  丁蕙微微說道:“大哥、大嫂肯照顧這孩子,就是我們曹家的恩人了。”

  說著話,劉春將背著的包裹,遞給了農家夫妻。

  “這是昂兒的一些衣裳,就當是娘留給他的吧,若是他問起來,就說娘出遠門了,很快回來接他。”

  講到這兒,劉春與丁蕙都情不自禁的上前,顫抖的撫摸了下曹昂的小臉,也許…就真的沒有再見之日了。

  良久的沉默…到最后,丁蕙與劉春,這一妻一妾商量好了似的…竟是同時吟出一句。

  “能給我,再抱抱么?”

  農婦詫異,她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個人家中…一妻一妾兩位夫人都對一位公子如此上心。

  “能啊,咋不能呢!”

  劉春將曹昂抱給丁蕙,丁蕙緊緊的抱了一下,又快速的把孩子塞給了農夫。

  “謝謝了!”

  一句話脫口,她已經轉身而出。

  妹妹丁香追上她,“姐,真的要走這一步么?若是動用了咱們丁家的關系,那或許,咱們丁家也會被牽連!”

  踏…

  丁蕙腳步一頓,她似乎想到了許多自己與曹操的故事。

  沉吟了片刻,丁蕙張口道:“他是我夫君,他的族弟就要被問斬,我…必須幫他!不惜一切代價!”

  緣何…曹操這輩子都對這位正妻丁夫人尊敬有加!

  ——是有原因的!

  “噠噠噠!”

  馬蹄聲攢動,劉春已經哭的麻木了,丁蕙也捂著嘴哭了出來。

  …

  …

  因為小冰河期的緣故,本是最熱時節的八月,竟是寒風陣陣。

  大長秋曹節正圍坐在暖爐旁,暖爐一邊的桌案上,擺放著的是頓丘豪強送來的“曹阿瞞十罪疏”,手邊還放著沛國官員狀告王甫養子沛國相王吉的奏折。

  曹節不禁皺著眉頭自言自語…

  “看來,常侍們的子孫在地方上做的確實有點過分了。”

  當然…

  這些奏折是不可能呈送到天子那邊,侍衛將奏折送入皇宮,可曹節的黨羽,那些小黃門會再把奏折拿出來,先由曹節過目。

  這算是常規操作了!

  就在這時,有小黃門遞來一封紡織的素色蠶絲布帛,一大卷布帛上,印著幾百個早已變得紫黑的血手印。

  曹節不禁一陣惡心,這得多少人咬破手指印上去?

  可曹節瞥了一眼布帛上的內容,當即嚇了一跳…

  這上面的內容,竟是羅列了曹操在頓丘令上的三十大功勞…

  曹節連忙細加詢問,才知道,曹操在頓丘縣打擊豪強,百姓們惦念著他的恩情。

  如今聽聞曹家蒙難,以為曹操也被牽扯其中,這是要上“萬民書”求陛下對曹操網開一面!

  “嘿…”

  看到最后,曹節樂了,他口中喃喃:“看不出來呀,曹操一個愣頭青,竟在地方有如此威望?這還是他么?”

  搖了搖頭,曹節“吧唧”了下嘴巴。

  “難不成,這愣頭青的背后有高人指點?”

  “高人?誰呢?”

  連連眨巴著眼睛,曹節正琢磨著。

  忽的…

  “曹大長秋…”一個小黃門闖入了府邸正堂。“頓丘令曹…曹操登門求見大長秋!”

  嘿…

  曹節眼珠子一定。

  這愣頭青怎么這時候來了?

  要知道,宋皇后一案牽扯甚廣,他曹操這時候來拜訪自己,這不是給自己添亂么?

  “不見!”

  曹節大手一揮。

  “曹大長秋…”小黃門連連道:“這曹操說,他…他說…他手中握著大長秋大肆‘貪墨’的罪證,若是大長秋不見,他就要直接去洛陽衙署,狀告大長秋!”

  呃…

  此言一出,曹節感覺自己喉嚨被什么堵住了一般。

  這小子,是要魚死網破么?

  霍,以往還小瞧這愣頭青了?

  眼珠子一轉,聯想到方才看到的那封來自頓丘的萬民書,曹節“吧唧”了下嘴巴,口中喃喃。

  ——“該不會…這愣頭青背后真的有什么高人指點吧?”

  ——“不會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