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 > 第二十二章 陛下要的,你曹孟德給不了!
  晨曦微明,日頭灑在了黑白色的房梁之上,古樸靜謐的洛陽城郊,一處凄清蕭瑟的農舍里。

  曹操跪在橋玄的面前,而橋玄手中拿著一卷竹簡細細的品讀,宛若陷入了忘我。

  這竹簡,是柳羽留給曹操的那封。

  從夏侯府出門,曹操先是去了蔡邕的府邸,可門子告知他,蔡邕并不在府中,曹操當即趕來了橋玄的草廬。

  說起來,自打赴頓丘上任后,曹操有兩年沒有來拜見這位“引路人”。

  這一次見到這位亦師亦友的“忘年交”,曹操只覺得時光如同落山的太陽,在垂暮的橋玄身上,表現得極為醒目。

  沒有梳理的頭發散亂著,即使曾經令他引以為傲的及胸胡須也顯得雜亂無章。

  唯獨那一雙眼睛,依舊炯炯有神。

  “昔日太學畢業時,喬子就為我羅列書單,讓我閑暇之余去多讀書,卻不可拘泥于四書五經,要從《墨子》、《孫子兵法》中汲取營養,喬子書讀萬卷,勢必能看懂這篇竹簡中字里行間的深意,救我曹家于水火之中!”

  曹操稱呼橋玄為橋子,這是太學的規矩。

  要知道,在那培養“帝之輔弼,國之棟梁”的太學中,教課的老師統稱為“子”。

  具體稱呼某一位時,則是用他的姓加上“子”,比如橋玄就是稱呼為“橋子”,蔡邕稱呼為“蔡子”,求學的太學生則統稱為“學子”。

  盡管太學畢業多年,可曹操依舊保持著“學子”對授業恩師的稱呼,橋玄如此,蔡邕亦是如此。

  呼…

  一聲輕嘆…

  橋玄已經完整看過一遍,他反問曹操。

  “孟德,你看懂了么?”

  曹操搖頭,“弟子慚愧,不能參透…可父親已經下獄,聽說又被上了大刑,還望橋子指點迷津!求橋子救救家父吧!”

  曹操的語氣盡顯哀婉之色。

  可橋玄的眼眸中露出的確是一抹為難的神色,他像是參透了,卻又因為有不得以的苦衷不能告訴曹操。

  “陛下要的東西,你曹孟德給不了…孟德,恕我無能為力!”

  曹操大吃一驚,膝行上前拼命叩頭,額頭上都要滲出血來。

  原本而言,弟子跪師傅,合情合理,可…曹操這種不要命的叩頭法,委實驚到了橋玄。

  可…

  橋玄的語氣依舊堅定,似乎要用冷淡去回應曹操那稽顙之音。

  “這里不是太尉府,我也不是太尉,孟德…你的叩首沒有任何用!”

  “可弟子只能來尋橋子,橋子不妨說說,這竹簡中到底藏著什么深意?陛下究竟要什么?總得讓弟子去嘗試著準備一番哪!”

  橋玄將竹簡交回給曹操,一邊搖頭,一邊走到門前。

  “孟德,我累了,你還是回去吧…”

  橋玄罕見的表情冷漠,他大袖一揮,農舍里的仆人會意,上前直接把曹操“請”了出去。

  “橋子,橋子,求你教教我,教教我!”

  曹操的哀求聲,響徹這一方村舍,引起了無數人的矚目!

  黃昏時分,夕陽殘照在斑駁的洛陽城門上,曹操黯然走過城門,看到城樓下圍著大群百姓,人聲嘈雜…不禁圍了上去。

  只見城門上貼著這次與宋皇后案牽連者的名單。

  赫然…父親曹嵩的名字就在其中。

  還有…還有族人曹鸞。

  這位譙沛曹氏一族中冉冉升起的新星,時任永昌太守,前途無量的才俊,竟是位列珠鏈的榜首之位。

  理由,僅僅是他與隱強侯宋奇有過生意的往來!

  還有許多名字,曹操或多或少都認得,均是士人…其中不乏名聲響徹九州的人物。

  老百姓們莫不膽戰心驚的交口私語。

  “這算是第三次黨錮之禍么?”

  “珠鏈的人多是黨人,卻也不乏大鴻臚曹嵩這樣宦官一派的,陛下究竟想要干什么?”新筆趣閣

  “聽說宋皇后巫蠱之術,要珠鏈九族,陛下已經派西園軍去扶風平陵,誅殺昔日的執金吾宋酆…可細細的算算,九族中,父族四、母族三、妻族二…陛下似乎也算這九族之一吧?”

  竊竊私語聲偶有傳出…

  只是,無人敢應答!

  反觀曹操,他牙齒緊緊的咬住嘴唇,握緊那竹簡的手也變得用力了許多。

  他默默昂首聆聽周圍的話語,不禁喃喃:“陛下要的?我給不了?陛下究竟要干什么?”

  “橋子的話是什么意思?羽弟這竹簡又是什么意思?”

  驟然,曹操展開那竹簡,就在這宋皇后巫蠱一案牽扯的名單下,曹操的目光再度掃過竹簡內他讀過無數次的內容。

  ——“和珅、紀曉嵐,還有這個不知哪朝天子的乾隆?羽弟留下這一篇故事…他…他究竟想要告訴我什么呢?”

  沒錯…

  柳羽留給曹操的竹簡內,那密密麻麻的字眼中,記載的是一個故事,一個在曹操看來,不知道哪朝哪代出現過的故事!

  一個曹操根本無法理解的故事!

  …

  …

  洛陽郊外的農舍院落,橋玄的家仆正懶洋洋的曬著太陽。

  如今正直八月,秋收已經完成了。

  接下來要做的是秋種,秋種的內容是大麥與小麥。

  一般而言,到“白露”的時候,可以先種低等田,“秋分”的時候再種中等田,到秋分之后十天,才可以種上等田。

  盡管橋玄被罷黜,可他郊外的地均是上等田,便是為此,家仆還能閑暇一段時間。

  只是…

  與這些家仆的懶散、休閑截然不同,此刻坐在書房內的橋玄正眉頭緊鎖,如臨大敵。

  而他對面坐著的乃是同樣被罷黜在家的蔡邕。

  其實,昨夜蔡邕一晚上都在橋玄的府邸,便是商討議論此宋皇后案。

  曹操的到來,算是一個小插曲…

  蔡邕隱于帷幕之后,待得曹操離開,他方才走出。

  “橋子可看懂了那封竹簡?”

  蔡邕當先問道。

  曹操走后,橋玄便把竹簡的內容詳細講述給蔡邕…

  蔡邕懂了三分,卻有七分詫異,當即主動詢問。“這似乎只是個普通的故事!”

  “不…這故事可不普通!”橋玄輕輕擺手,感慨道…“書寫出此竹簡之人,對陛下,對朝廷,對時局可謂通透至極…”

  “那…”蔡邕接著問,“這竹簡內撰寫的故事里,乾隆、紀曉嵐、和珅,這些名字…又有何深意?”

  聽到這兒,橋玄閃爍的眼珠子驟然一定,他緩緩起身,行至書架前,面朝書架上擺放著的密密麻麻的書卷。

  似乎這些竹簡帶給橋玄無限的智慧與能量!

  人言蔡邕藏書三千卷,殊不知,橋玄藏書更勝于蔡邕,這書房內密密麻麻擺放的藏書何止三千卷?

  “伯喈呀伯喈…”

  “你且看這忠貞、敢言的紀曉嵐,不恰如你、我這等有理想、宏遠的士人?”

  “那貪墨錢財、權傾朝野,受天子恩寵的和珅不恰如當今宦官之首的曹節、王甫等人么?至于…這位虛構出的皇帝乾隆…”

  嘶…

  橋玄沒有把話講完。

  可蔡邕卻倒吸一口涼氣,很明顯…乾隆便是…

  片刻之后,蔡邕緩了緩神兒,連忙接著問道:“那…這故事的深意是?”

  橋玄沉吟一下,繼而緩緩背出了這故事的最后六個字:

  ——“和珅倒,朝廷飽!”

  言及此處,他加重了語調,整個人變得更加的嚴肅與認真。

  ——“宋皇后一案,陛下看似是在珠鏈士人,可卻將宦官一派的核心人物曹嵩下獄,陛下是在逼著曹操交代出他爹與那人的勾結、貪墨一事,陛下刀鋒所指,不止是士人,更多的是…”

  講到這兒,蔡邕豁然明朗。

  他的眼眸瞪大,嘴巴也張的碩大,當即…他吟出了那個人的名字:

  ——“大長秋,曹節!”

  原來…

  原來陛下的目的,陛下刀鋒所指的是…是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