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 > 第十七章 這一回的謀算,朕稍遜羽兒一籌
  “得得得…”

  隨著一聲戰馬的嘶鳴,那位宋府的信使身中數箭滾下馬來,追逐的人將他四面包圍,一個西園軍跳下馬,翻動了一下信使的身體。

  “沒錯,是宋家的人!”

  西園軍頭目揮手。“回城!”

  說著話,有校事將尸體提到馬上,一連串的動作干凈利落,一行人則是縱馬絕塵而去。

  等到驚起的塵囂漸漸散去,山道似乎也恢復了平靜,唯獨留下那一縷縷就快干涸的血跡,宛若白日里的修羅場一般。

  曹操張口道:“看來,誠如羽弟說的那樣,扶風宋家真的出事兒了…”

  提及此處,曹操想到的是他與羽弟昨夜聊到的話題,聊到的那有關大漢歷史中不斷重復的輪回!

  ——外戚掌權;

  ——小皇帝隱忍之下,聯合宦官扳倒外戚;

  ——然后立一個新的豪門之女做皇后,一切又回到最初的原點!

  自漢光武帝后,宦官與外戚不斷廝殺的輪回便是一部鮮紅的《后漢書》!

  而要擺脫這種輪回,最簡單,也是最直接的方法,就是避免豪門的女兒做皇后。

  基于此…

  宋皇后的罷黜勢在必行!

  扶風宋氏的滅亡也是情理之中!

  說起來,曹操相信羽弟的這番話…

  只是沒想到,宋家傾倒的這么快!

  “得虧聽了羽弟的話,退回了隱強侯送來的禮箱…”曹操再度感慨。“否則,曹家勢必要受到牽連了!”

  “阿瞞…”柳羽的語氣卻添了幾分意味深長,“我走后,若然曹家真出了什么事兒,千萬不要魯莽,凡事沉下心,再不濟…一切等我回來!”

  下意識的,柳羽心頭升騰起些許不詳的預感。

  不過。

  終究…曹操退回了宋家的禮箱;

  這事兒,在五斗米教信徒的推波助瀾下,坊間更是遍布曹、宋兩家決裂的傳言;

  還有曹操退給宋家的那封言辭激烈的絕交書信!

  這些…應該能助曹家躲過這一劫吧?

  多半能吧?

  不知道為何,柳羽心里總覺得有些沒譜…像是有地方疏忽了一般。

  “羽弟放心就好,咱們相識許久,我也不再是從前的那個只知道‘莽’和‘愣’的曹瞞了!”曹操拍拍柳羽的肩膀,似是寬慰…

  柳羽微微一笑,卻是從懷中取出一封竹簡遞到了曹操的手里。

  “這是?”

  “我昨夜寫的,下次再輾轉反側,睡不著覺,就看看這竹簡…”柳羽笑吟吟說道:“不說別的,至少其中的內容,能助你安眠!”

  嘿…

  曹操登時樂了,看來,就連自己昨夜思緒萬千沒睡好、輾轉反側難入眠,羽弟也算到了。

  他收好竹簡。

  再度抬起眼,眼神中多出了幾許不舍與留戀。???.

  “此行巴蜀,路途遙遠,羽弟一路小心…”

  話音落下,兩人互相行了一個拜別的禮儀,柳羽登上了馬車。

  馬車內。

  天師道“圣女”張玉蘭早就等在其中。

  看到柳羽,面頰上露出一抹嗔怪。

  “有這么多話要說么?”

  “抱歉…”柳羽微微一笑,他知道,張玉蘭不會真的怪他,從小一起長大…彼此的性子都很熟絡,很了解。

  “那個曹家的長子?羽弟似乎很看重…”張玉蘭一邊隔著窗子望向守在馬車外的曹操,一邊張口問道。

  “瞞不過玉蘭姐!”柳羽的回答卻添得了幾許意味深長。“孟德可不止是曹家的長子,未來,他于咱們天師道的發展意義重大!”

  是啊…

  別看曹操現在是個愣頭青,可…唯獨柳羽知曉,這小子日后…可是魏武霸業的開創者?是這亂世之中的一代梟雄?

  既然要抱大腿嘛,自然得找根最粗的去抱。

  無論是他柳羽,還是五斗米教,都是如此!

  除非,能天降一根更粗的“大腿”!

  “噠噠噠…”

  馬蹄聲攢動,曹操目送柳羽的馬車消失在了山道的盡頭。

  同樣的,又是“噠噠噠”…急切的馬蹄聲再度響起,由遠而近。

  曹操尋聲望去,卻見一人一馬猶如旋風一般正朝他駛來。

  隨著距離的縮短…

  曹操看得清楚,是夏侯淵…

  這小子從小做啥都快,特別是騎馬,所過之處,宛若風馳電掣一般!

  還不及曹操細想,夏侯淵的聲音已經傳出。

  ——“大哥,出事兒了,曹府出大事兒了!”

  …

  …

  千秋萬歲殿只留下蹇碩與天子劉宏兩人。

  劉宏問:“曹、宋兩家決裂?曹操真的退了那隱強侯的禮箱?還鬧得滿城盡知?”

  蹇碩抬起頭看了劉宏一眼,“在隱強侯府搜出了曹操的回信,言辭激烈,曹、宋兩家絕交不像是假的!”

  呼…

  劉宏負手而立,眼眸幽幽的瞇起。“你的意思是,曹操一早就料到了扶風宋氏即將傾倒!”

  蹇碩正色道:“或許,不是曹操料到的,而是皇長子料到的呢?”

  “哈哈…”

  聽到這么一句,劉宏大笑,他轉過身,行回龍案前,手掌抬起一掌拍在了一封竹簡上。

  竹簡發出“嘭”的一聲,滑落到地上。

  蹇碩則急忙拾起竹簡,他瞟了一眼,看到落款處的“曹鸞”兩個字,再不敢多看…立刻呈回給陛下。

  這封竹簡,蹇碩印象很深刻。

  是永昌太守,譙縣曹氏一族曹鸞的上書。

  是要替黨人翻案!

  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曹鸞竟還敢提出給勃海王劉悝翻案!

  陛下現在還留著這封上書!

  可見…

  “呵呵!”

  就在這時,劉宏笑了,他一邊笑,一邊接過這封曹鸞的上書,口中低吟道:“這一回的謀算,朕稍遜羽兒一籌,譙沛曹氏一門多半族人的性命保住了!”

  嘶…

  蹇碩距離劉宏很近,他能感受到。

  劉宏說出這一句話時內心中是有惋惜的,卻也有亢奮與狂喜!

  蹇碩絲毫不懷疑,若不是因為曹操退了宋家的禮箱,不是曹操寫出那封兩家決裂的回信。

  怕單單因為這個“曹鸞上書”,陛下足以抹滅整個曹氏一族。

  “蹇碩!”

  “在!”

  “把那封曹操的回信燒了!嚴刑拷打,逼問曹大鴻臚,讓他招出黨羽!”

  啊…啊…

  劉宏驟然吟出的這么一句,使得蹇碩一驚。

  “曹家與宋家撇清關系,陛下不打算放了曹大鴻臚么?”

  “放了?為何要放了?”劉宏走到殿內的一側,從架上取下寶劍,忽然手起刀落,木架應聲而斷。

  劉宏的目光充滿殺氣,只是這殺氣中,平添了幾許和緩,像是留有余地!

  “朕有些期待,羽兒接下來會如何接招!”

  “朕這把中興劍許久未出,可未必就鈍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