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 > 第十三章 錯在你只是個頓丘令
  窗外,雨聲潺潺。

  燈下,柳羽聚精會神的閱讀著一卷竹簡。

  明日就要遠赴巴蜀。

  可偏偏,今夜被趕出曹府大門的曹操,非要拿出自己寫的什么《二柄論》,讓柳羽品讀。

  起初,柳羽是一邊看一邊輕輕點頭,可隨著越往下看,柳羽覺得節奏有點不對了,完全跑偏了呀!

  呼…

  輕輕的呼出口氣,有那么一瞬間,柳羽生出一抹不祥的預感。

  明日,他要去了巴蜀,阿瞞這小子一定不會讓人省心。

  終于,將最后一個字讀過。

  柳羽瞇著眼凝望著曹操…

  曹操則是一副期待滿滿的表情。

  “二柄者,刑德也,古有《韓非子·二柄》,今有我曹孟德的《二柄論》?羽弟覺得,我若是把此《二柄論》呈于天子,會如何?”

  呵呵…

  聽到曹操這話,柳羽當下就“呵呵”了。

  他的眼眸再度掃向這《二柄論》。

  ——“愚臣對‘賞’與‘罰’的見解,無非賞有功之臣,罰有過之人。賞罰得當,天下一令皆聽,賞罰無當,雖令不行!”

  ——“如果賞無功,令眾文武不服,人心生怨,國事不順,如果罰有功,令天下齊喑,人心背離。”

  乍一看這么兩句…

  似乎還可以,四年太學沒白上,肚子里有點兒墨水!

  可下面的句子,筆鋒就犀利起來了。

  ——“皇帝陛下,應該牢牢把握‘二柄’,輕易不授意他人。既使自己親自操勞,都會發生過錯,何況別人代替?‘二柄’執手,令行禁止,上下通順,政令無差!”

  呃…

  看到這兒,柳羽是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二十歲的曹操簡直就是一個標準的理想主義者,就好像是后世那些從高校畢業的大學生,完全沒有被社會毒打過一樣!

  一張口就是要改變世界,就是要剔除天下的不公,為天下立心,為生民立命,為萬世凱太平!

  殊不知,這世道從來是殘酷的。

  一個初出茅廬、一腔熱血的大學生,于這個社會,能做的影響與改變,基本上為零!

  而曹操這“二柄論”,是要勸天子集權、

  可事實上,這個時代皇權受制于總總客官條件,是不能完全集中的。

  士族、外戚、宦官、將門手中都握有太大的權利,天子能做的唯有制衡這些權利,使這些權利為他所用!

  就比如東漢著名的二元君主制!

  簡單點說,就是東漢一朝的士人、官吏,他們普遍有兩個如君主一般的效忠對象。

  一個自然是大漢天子;

  另外一個嘛,便是自己的舉薦人。

  大漢推行的是察舉制,誰來舉薦你當官,他便是你天大的恩人,甚至…舉薦者與被舉薦者的關系,更類似于君主、父母、師長!

  而這中間就會滋生出許多權利極大,家族的關系網滲透到各個領域的豪門大族!

  滋生出,權傾朝野的宦官!

  滋生出,一代代傳承的將門!

  曹操這一卷《二柄論》,是要動他們的權利,這是挖他們的根基。

  呵呵…

  柳羽也是服了。

  別人寫一則公文要錢,曹操這一篇《二柄論》,能要他的命!

  士人、外戚、宦官、將門,一篇文章,曹操是得罪了一遍兒!

  也難怪,歷史上記載的,曹操早年的仕途不得意,直到黃巾之亂時,才嶄露頭角…

  這小子,簡直太愣頭青了。

  “羽弟?”看著柳羽古怪的表情,曹操好奇的問道:“你這讀了半天,卻是一句評價也沒有!”

  “這一篇《二柄論》,是要呈送給天子的,你倒是品評一番哪!”

  這話脫口…

  柳羽直接把手中的竹簡扔入火盆中一把火給點著了。

  呃…

  這下,曹操嚇了一跳,慌忙去救,卻被柳羽一把攔住。

  “阿瞞,莫救,這一封竹簡能要了你的命!”

  “要我的命?”曹操一怔…連忙反問道:“亂世用重典不還是羽弟教我的么?我效仿韓非子重拾這賞、罰?以一方官員的身份向陛下勸諫,何錯之有?”

  “錯在你只是個頓丘令!”柳羽不假思索的回道,他的表情也變得嚴肅。

  這事兒,他必須給曹操講清楚,講透徹!

  這世上的事兒不止有對錯,有賞罰…

  還有人情世故!

  “阿瞞,做官這東西,就像是行走在原始森林,能活著穿越過去的百不存一,森林中隱藏著虎、豹、熊、羆,除此之外還有毒蛇、暗箭!”

  “想要平安抵達對面,單單憑著你那十二分的膽量與勇氣是不夠的,還得有智慧,還得有一雙能透過現象看到本質的眼睛!”

  柳羽把手拍在曹操的肩膀上,試著勸慰他!

  緊接著,兩人坐了下來…

  窗外雨簾懸掛,玉林觀廂房內的爐子上正燃著火,僅僅一墻之隔,此間冷暖謬之千里。

  柳羽語重心長的話接踵傳出。

  “瞞兄是否覺得,陛下重用宦官、閹黨,是昏庸的表現?是與你心目中的明君背道相馳!”

  這…

  在曹操的印象中,這還是第一次,羽弟主動與他聊到這么敏感的話題,聊到當今天子。

  沉吟了一下。

  曹操卻還是堅定的點了點頭。

  “是,許多人都說,當今陛下寵幸宦官,致使宦官為非作歹,大漢民不聊生!難道,當今陛下不是親小人,遠賢臣,迫害忠臣,是非不分么?”

  “錯了!”柳羽當即反駁。“阿瞞只看到了宦官迫害忠臣,貪贓枉法,卻沒有看到,整個大漢,唯有這些宦官才是陛下最能信得過的人!”

  “怎么可能!”曹操豁然起身。“羽弟?依你這么說,滿朝文武的忠心都比不上這些宦官?我曹操的一片忠心,比不上那十常侍了?”

  “事實就是這樣!”

  與曹操的激動截然相反,柳羽顯得很淡定。

  凡事不能只看表面,做事更不能一拍腦門就做出決定!

  要知道…曹操這輩子踩的幾個大坑,都是基于此!

  年輕時候的愣頭青且不提;

  成為兗州牧后,殺邊讓,致使兗州離叛,好同學張邈倒戈;

  徐州屠城,致使包括“諸葛瑾”、“諸葛亮”、“魯肅”、“張昭”等一大票的人才南下避難,更是讓他背上了“三國第一屠刀”的惡名!

  這些,都是曹操性格的短板與弱點,他太執著于亂世用重典,卻忽視了更重要的‘世態炎涼’、‘人情世故’!

  在柳羽看來…

  明兒就去巴蜀了…

  今兒個有必要給這位年輕的曹操上一節大課!

  “當今朝堂,無論是外戚,還是士族、將門…他們背后都有自己的家門,都有著各式各樣的利益驅使,他們忠于的是大漢,是朝廷,卻不是皇帝!”

  “可宦官不同,他們的權利是皇帝賦予的,他們的背后唯有皇帝一人!正是因為這樣,唯有宦官與皇帝是深度捆綁的關系,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才會心甘情愿的做皇帝的耳目,助他鞏固皇權!除此之外…”

  柳羽頓了一下…算是賣了個關子。

  今兒他打算給曹操灌輸的是一種“底層邏輯”!

  ——比起清官,為何歷史上的皇帝都喜歡用貪官,用奸佞!

  甚至許多時候,明明知道這些奸佞、宦官為非作歹,貪墨錢財,可皇帝卻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這其中蘊藏的彎彎道道…

  自然,二十歲的曹操還不能明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