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 > 第八章 以小博大,囤積居奇!
  玉制十二旒的黑色冕冠,有節奏的晃動。

  玄色上衣,朱色下裳,繪有章紋的冕服,因為連續走動,而發出輕微的聲響…

  踱步許久的天子劉宏終于腳步停下,凝望著眼前的小黃門蹇碩。

  “盤臥青龍,潛龍在淵!”

  “柳羽,劉羽…五斗米教,挺有心的!”

  他喃喃吟出劉羽的名字,也分不清是“柳”,還是“劉”!

  顯然,蹇碩已經預料到天子劉宏會是這副模樣,他低著頭,目光下垂不敢直視天子的眼芒,等待著即將到來的發問。

  從劉宏的表情來看,這盤臥青龍,潛龍在淵的胎記…

  幾乎已經作實,那玉林觀的小道長柳羽便是十一年前靈柩中遺失的大漢皇長子!

  呼…

  終于,天子劉宏坐回龍椅之上。

  此時的他已經遐想連篇…

  十一年前,他于宮廷內喜得一子,他曾特地抱了抱這個孩子,便是那一抱,注意到了這孩子后腰上的“臥龍”胎記!

  那時的劉宏還夸耀這孩子,盤臥青龍,潛龍在淵,不鳴則已,一飛沖天!

  便是為此,劉宏特地給他取名“羽”,寓意沖破桎梏,展翅翱翔!

  只是…

  誰曾想到,劉羽誕生的第三日,宮廷政變…以外戚竇武、權臣陳藩為首的士人集團要施行剿除宦官的行動,而以曹節、王甫為首的宦官集團先一步出手,雙方廝殺于宮廷!

  這一戰…

  皇長子劉羽不幸殞命…

  士人集團潰敗!

  天子劉宏憤怒不已,他接受了大長秋曹節的提議,發起了大漢歷史上的第二次黨錮之禍,凡是與黨人有牽連者,永不錄用!

  直接參與的黨人格殺勿論…

  這一次對黨人的抓捕,尤勝桓帝時的那一次!

  誠然,這中間有劉宏誅權臣黨羽的決心,卻也有因為皇長子殞命,帶來的哀痛!

  可是現在…

  皇長子劉羽沒死,雖然不知道為何靈柩中的他還活著?

  可…可胎記做不得假!

  種種跡象也表明,柳羽就是劉羽,這位大漢的皇長子不光活著,還就在這皇城之郊!

  這一刻…

  天子劉宏的內心中悸動不已,可他卻也依舊保持著那份特有的沉穩。

  帝王是不能輕易露出情緒的!

  “說說吧,除了這胎記外,還查到什么?”

  天子劉宏那低沉的聲音再度傳出。

  他想知道更多的有關“羽兒”的情報!

  “回稟陛下…”

  蹇碩自然不會傻到一整日只是去調查胎記,西園軍辦事效率極高,半日的時間足夠把一個人的情報扒的一清二楚。

  “除了昨日講述的,皇長子是五斗米教的祭酒,教主張衡的親傳弟子,中原分觀的觀主外。”

  “這些年,皇長子廣施仁義,每一日都會在玉林觀前施粥,且會豪擲千金,解決這些饑民、流民、災民的難處,為他們添衣、取暖!”

  “便是為此…五斗米教于洛陽周遭廣收教徒,單單今年,司隸一代征收的教徒數量就超過兩千人,他們自愿夜宿在玉林道觀的院落內,白日里協助玉林觀施粥,面對來犯的強人,他們也悍然無畏,包圍玉林觀!而皇長子更是被流民們親切的稱呼為‘呼保義’、‘及時雨’、‘仁義俊柳郎!’,此間名聲已經于中原廣為流傳。”

  畢竟…

  論及外貌,柳羽的帥氣程度與諸位手機屏幕前的觀眾老爺有的一拼。

  故而,被稱做“仁、義、俊”這類華美的辭藻,倒也實至名歸。

  至于…“呼保義”、“及時雨”這類的稱呼。

  只能說這里面的水很深…一般人把握不住!

  而在這個時代里,稱號與名聲是很重要的。

  什么“八俊”、“八顧”、“八及”、“八廚”、“三荀”、“三君”,這些是組團出道。

  柳羽沒組合,只能學人家王祥“臥冰求鯉”;

  學人家孔融“三歲讓梨”;

  給自己運營出一個“呼保義”、“及時雨”的名聲意義非凡!

  別小看這個名聲,此類“風評”在這個時代格外吃香!

  譬如,第一次黨錮之禍時,赫赫有名的——望門投止思張儉!

  “張儉”,一個被朝廷通緝的要犯,就因為是“八及”之一,高風亮節有俠名,人人都愿意收留他。

  哪怕是因為收留而家破人亡,百姓、士人也在所不惜。

  這就是名聲所帶來的隱藏好處。

  天子劉宏深諳此道,自然知曉這所謂的“及時雨”、“呼保義”、“仁義俊柳郎”意味著什么。

  只是…

  劉宏關注的是另外一樁事兒,他的眼眸微瞇。“每日施粥,豪擲千金替饑民解決難題,他從哪來的這么多錢?難不成,五斗米教這么富庶么?”

  此刻,劉宏的心頭充滿了疑問,對玉林觀的疑問,對這個皇長子的疑問,對這施粥所需巨大財帛的疑問。

  似乎

  蹇碩并不意外,他早就想到陛下會這么問,當即鄭重的回道:

  “回稟陛下,巴蜀之地的五斗米教與江西的五斗米教會送來一些錢糧,可遠遠顧不得這施粥的開銷!”

  “那…”劉宏接著問。“玉林觀的錢是從哪來的?”

  這…

  蹇碩欲言又止。

  “說!”天子劉宏的眼眸驟然變冷。

  蹇碩嚇了一哆嗦,慌忙如實稟報。“三年之前,玉林觀施粥的規模遠比不上現在大,那時候每日能施的粥也就幾百碗!可今日施粥的數量已經超過三千…這都是源自于三年前,皇長子擲重金將洛陽城的胡器盡數囤了下來!”

  “胡器?”

  劉宏眼眸張開…

  提及胡器,他并不陌生!

  相反,劉宏特別喜歡胡器,要知道,在大漢是沒有凳子、椅子的,議會時要么大家站著,要么大家跪著,無論是哪一樣都不舒服。

  可自打胡商將胡器賣到中原后,天子劉宏總算找到一個舒服的坐姿,便是為此,他下令大鴻臚曹嵩大肆的添買胡器。

  ——胡服、胡帳、胡床、胡坐、胡飯!

  一時間整個皇宮都被胡器裝扮!

  以至于到后來,掖庭的宮女“何蓮”瞅準機會,以一曲胡笛下的胡舞…異域風情,扶搖直上,成功的爬上了龍床,并且誕下了皇子“辨”,被封為貴人!

  當然,這些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皇子劉羽囤積這些胡器做什么?

  “繼續!”劉宏語氣低沉,眼眸微眨,像是很好奇兒子的行為!

  蹇碩則鄭重其事的回道:“三年前,陛下突然喜好胡器,宮廷內大肆采買胡服、胡帳、胡床、胡坐、胡飯,這消息傳到坊間,京都貴族紛紛效仿,胡器的價格一日之間翻了十番不止!”

  “而那時京都的胡器盡數都被皇長子囤積,皇長子以十余倍的價格拋售,賺到的錢…莫說是三年,便是十年施粥,也有富裕!而這…還只是皇長子一次的貨物囤積,三年來…皇長子囤積居奇的次數不下二十次,每次都賺的盆滿缽滿!小小的一座玉林觀,其財庫中早已堆滿了錢!”

  講到這里時,蹇碩的表情是木訥的…

  昨日探查到這點兒時,他整個人都是懵的,這也太會做生意了吧?

  時至今日,再度把此事講出,蹇碩的表情依舊是錯愕不已,滿眼中盡顯“驚愕”二字。

  反觀天子劉宏…

  他倒吸一口涼氣!

  這…

  這…

  他感覺喉嚨處哽咽住了一般!

  胡器!

  囤積居奇!

  以小博大!

  第一次,這位民間皇長子的行為驚艷到他這個大漢天子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