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 > 第五章 “羊”縣令,剛出虎穴,又入狼窩
  洛陽城。

  作為大漢的帝都,這里格外的繁華!

  而它的城建格局,保持了戰國時代那些大都會的模式,即“左祖右社,前朝后市”。

  簡單點說,就是天子面南,左為東,東設宗廟,而社稷位于右側!

  再是以中間皇城為中心,前為朝廷,后為集市!

  帝王宮殿、皇家林苑,以及多代漢皇宮建的臺、觀、館、閣,還有那些各地遷來的顯貴、高官、巨富和豪強,都居于城內的南部。

  既…穿城而過的洛水南岸。

  而那些殷頑百姓、商賈工巧,還有集市里坊,則統統聚集在城北。

  洛陽南街,第九棟宅府,這是大鴻臚曹嵩的府邸。

  隔壁第八棟,便是四世三公的袁家袁逢的府邸!

  曹嵩與袁逢可是老鄰居了,也正是因為這樣,小時候的曹操沒少與袁術在這街巷間打架斗毆,袁術個子高,嗓門大,曹操則是以短小精悍,打架不要命著稱!

  此刻…

  曹府之中,一方書房之內。

  曹嵩正凝著眉看著桌案上的三封竹簡…

  “——父親大人,今借黃金百斤,錢三十萬!”

  “——父親大人,今借黃金七十斤,錢二十五萬!”

  “——父親大人,今借黃金一百二十斤,錢四十五萬!”

  這些字曹嵩再熟悉不過,是兒子曹操的字跡,不是標準的隸書、小篆,而是有些蔡伯喈獨創的那“飛白書”的味道!

  曹操在太學時,他的授業恩師便是蔡邕,故而…筆墨中也帶著三分“飛白書”的味道。

  只是…字是好字,可要起錢來,這小子是一點兒也不含糊啊!

  “呵呵…”

  曹嵩冷笑一聲,眼眸下移,每一封要錢的信箋落款處總是出奇的一致。

  “——借錢保命,落款:不孝兒孟德頓首!”

  保命?不孝兒?頓首?

  曹嵩真想一拳砸在這兒子的腦袋上,人家去當官都是賺錢貼補家用,曹操倒好,當官一年半,家里面借出去的錢足有百萬,黃金三百斤!

  這都夠幾千個家庭衣食無憂的過一輩子!

  可兒子曹操這,扔出去,連個響聲都沒有,至于這“借”…自然是“借”無還!

  而曹嵩每次除了把錢全部籌齊外,也會補上一封信——“今如數齊備吾兒保命錢,已是家底朝天,再無下次!”

  每次都是再無下次,可一次比一次送過去的錢多。

  曹嵩也是醉了…

  他感覺,生下曹操這么個兒子,就是他前世欠的債。

  “唉…”一聲幽幽的嘆息,曹嵩望著曹操的字跡感慨道:“攤上你,呵呵,以后爹膽量也得放大些了!”

  這個“膽量大些”自然是指貪腐,是權錢交易…不多貪點兒,都不夠這個兒子造的,作孽呀!

  可偏偏…

  曹嵩看著這些字跡,對這個兒子又想念的不行,一年多未見,夢里夢到曹操的次數愈發的頻繁了。新筆趣閣

  “你小子,去頓丘當個‘羊縣令’,這是入了狼窩呀?可,呵呵…”

  驟然,又想到兒子曹操做出了些許成績。

  上貢糧食給朝廷,帝國轟動!

  龍顏大悅之下,竟是賞賜了他曹嵩一塊“教子有方”的牌匾,還下詔表彰,要帝國所有的縣令、縣長向頓丘令曹操學習,這下…兒子成典型了。

  只是…這“教子有方”的牌匾,多少讓曹嵩有點臉紅!

  “哈哈…”

  想到此處,曹嵩又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不過,他想不通,所謂知子莫若父!

  兒子什么樣?當老子的最了解了!

  在曹嵩看來,他對曹操的期望…只是他這老子的死后,這小子別敗光家業就不錯了,至于…天子封賞,教子有方…這輩子曹嵩都沒敢想。

  “嘿…孟德這小子,怎么在頓丘?就能做出此番成績呢?難不成,有高人指點?”

  曹嵩敲敲腦門…

  還不及細想。

  “老爺,孟德回來了…”

  門子的聲音在書房外響徹…

  啥?

  曹嵩有點懵,可很快,他反應過來,“啪嗒”一聲竟是腿軟了,雙腿一個踉蹌,險些坐倒在地上。

  也不知道是聽到兒子回來的激動,還是擔心兒子親自登門借錢的惶恐…

  “咳咳…”

  連續的咳出幾聲,曹嵩方才站起。“回來了?孟德回來了?”

  “已經進門了。”門子連忙道。

  曹嵩下意識的邁起大步出書房門去迎他,眼眸中無比的迫切。

  這沒良心的小子總算知道回家了!

  距離正堂老遠就聽到仆人在與曹操交談。

  “我的小爺,你可回來了,老爺都快盼瞎了眼了…”

  曹操卻是撓撓頭,反問一句。“我爹?他會盼我回來?不怕…我是來借錢的?”

  這話脫口…

  原本心情激動,行至門前的曹嵩,腳步頓住了,心涼了一截,他站在大堂的門前,懇切期盼的目光驟然變冷。

  一寸來長的胡須迎風飄動。

  “你小子還知道回來,這兩年的俸祿帶回來了沒有?”

  嘿…

  曹操猛地低下了頭,很不好意思的說:“孩兒都給花了!”

  曹嵩失望、不可思議的瞪著曹操。“說你什么好?你這官是怎么當的?人家當官賺錢,你當官賠本,我養你這么大現在還得倒貼,我已經借了外面一大筆錢,本來還指望著你將俸祿帶回來抵擋一陣!這下好了,沒指望了!你倒是大方,老的不管、小的不顧,妻妾兒子還要我替你養活!”

  曹嵩這話半真半假。

  向外借了一大筆錢是假的,開玩笑,大鴻臚掌管地方、諸侯向天子的進貢,怎么可能缺錢?

  可他說曹操老的不管、小的不顧卻是真的。

  畢竟,現在的曹操已經成親了,正妻丁蕙,妾室劉春,還添了個庶子曹昂…可,從做洛陽北部尉到現在做頓丘令,這小子…往家里拿回過一個大子么?

  曹嵩也是服了…

  “嘿嘿!”哪曾想,曹操再度撓了撓頭,笑著說道。“爹藏著那么多,還缺我這點兒,我這趟還琢磨著再向爹借點兒呢!”

  曹操想到了羽弟的話,當今天下若論有錢,你爹排第二,沒人敢排第一!

  這么肥的一只羊,不宰白不宰啊!

  “你…”

  曹嵩啞口了,他不知道,到底是誰向曹操透了他家的底兒!

  哪曾想,就在這時…

  “老爺…”門子看氣氛有些冷峻,當即轉移話題:“老爺,宋家送來了禮箱…還是老樣子!”

  “噢…”曹嵩本想吩咐收下,還是照例,往中常侍曹節那兒送一份兒,他自己留一份。

  哪曾想。

  曹操一下子變得極為激動,一把抓住門子的手。

  “宋家?哪個宋家?”

  “能有幾個宋家?”曹嵩冷冷的反問。

  “宋奇?”

  “那是隱強侯!”曹嵩提醒道。

  曹操整個人更添得了幾分激動,他冷冷的吩咐門子,“退回去,凡是宋家的禮箱統統退回去!”

  啊…啊…

  門子一臉茫然。

  “我讓你退回去!”曹操的目光猶如浸了千年的寒冰,更像是能殺人。

  盡管他也不知道,羽弟為何提出,讓曹家與宋家斷了聯系,可…既是羽弟提及的,他曹操一定要這么做!

  這就是兄弟間無條件的信任!

  “孟德,你瘋了?你可知道,這么做會得罪隱強侯與宋皇后!”

  曹嵩語調沙啞。

  這一刻,見到兒子的驚喜已經全部變成了驚嚇!

  “兒子從小到大得罪的人多了,不差他扶風宋家!”

  呃…

  曹嵩宛若被噎到了,他罕見的怒目圓瞪…指著曹操…可除了一個“你”字外,他不知道還能說些什么!

  或者說,曹嵩知道…他根本攔不住這個兒子!

  這兒子,跟誰學的?

  這兒子,從小就是來向他討債的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