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沒有玉林柳郎,何來皇弟劉備?
  ——帝排世譜,劉玄德與天子乃同輩,按年齡,乃帝之弟也。

  (Ps:上一章最后,帝之兄也,是我記錯了,不是帝之兄,應該是帝之弟,劉備年齡小一點!感謝讀者們糾正。)

  要知道。

  漢代宗族的事宜有專門的官員“宗正”去管理,而“宗正”貴為九卿之一,職權極大。

  各州、郡、縣,每半年都需要將漢室宗親的名單重新遞上,其中半年間的生老病死,子嗣傳承也需要一并記錄在案。

  且“宗正”會派遣屬官,每隔一、兩年就去地方實際考察一下。

  故而…

  漢室的宗族族譜極為龐大,可以說,當年中山靖王劉勝生下的二百多個兒子均歷歷在目。

  更別說,其最有名的兒子,陸城亭侯劉貞。

  而劉貞的封地“陸城”恰恰便是如今的涿郡。

  可以說,完全能對得上!

  真實性毋庸置疑。

  當然,在后世…劉備是不是假冒漢室宗親這個身份?如果將這個問題拋在網絡上,那勢必會引起無數鍵盤史學家的爭論。

  但事實上…劉備“漢室宗親”的身份是經得起考驗與調研的。

  退一萬步說,若是這個時代,有人敢冒充漢室宗親,那“宗正”是有權直接派人就地格殺的…且珠鏈九族!

  正常人誰會惹這事兒?

  倒是天子劉宏,當確認劉備的身份后,他的眼睛里放光。

  皇弟,這是皇弟啊…

  好一個立下赫赫功勛,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皇弟”…羽兒這次不僅是送了一個賢才,更是送給了劉宏一大“臂膀”!

  要知道,單單論及劉備“中山靖王”之后的這個身份,劉宏對他的信任便足以遠超荀彧!

  這是身份使然,更是立場使然。

  劉宏在朝廷中太需要一些幫手了。

  “想不到,劉卿竟還是漢室宗親…”劉宏感慨道。

  “陛下。”劉備再度拱手。“臣是不是漢室宗親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此番臣被柳觀主舉薦,被陛下派往幽州委以縣令之重任,這讓臣最直觀的見識到了邊陲百姓的不易,一邊是烏桓,一邊是苦寒之地的傷寒,臣曾經待在這邊二十余年竟未曾有這般感悟,邊陲的百姓太…太苦了。”

  說出這番話時,劉備的眼里有些濕潤了。

  劉宏的心頭也帶著些許震動,目光定定的看著…終于露出些許動容的劉備。

  他其實一直在思考,要如何封賞這個立下大功的劉備。

  因為羽兒的緣故,這劉備的官銜不能太高,但要委以重任,又不能太低,最好是有實權但地位不高的官員,這也有助于他在朝堂中的布局。

  可…

  如今劉備既提出“邊陲百姓之苦”,這…

  劉宏依舊帶著微笑道:“劉卿所言甚是,卿乃是漢室宗親,卻能夠關懷黎民,實在難得,可見劉卿書讀的好,也可見玉林柳郎識人、看人之精準。”

  劉宏滿心欣賞,當即拍案道:“傳旨,將劉卿之族譜昭告天下,從今往后,劉卿乃是朕之皇弟,行走于內朝,御前聽用,至于官銜,由尚書臺草擬!”

  張讓聽著只覺得震撼無比…

  這個劉備劉玄德,幾個月前還是一個白身呢,這縣令的屁股還沒坐熱,就直接入“內朝”了,要知道,內朝的官員雖然官位不高,那一個個的卻都是陛下眼中的紅人,再熬幾年,再幸運點兒立下些許功勛,成為九卿也是指日可待呀!

  恰恰…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地方是…天子竟要昭告天下,許他以“皇弟”之頭銜,說穿了,陛下這是要對這劉玄德委以重任。

  乖乖的…委實,他是要一飛沖天!

  不…是以玉林柳郎“道門”為首的派系,勢必要一飛沖天!

  嘶…

  想到這兒,張讓的眼珠子連連轉動。

  乖乖的…

  他驟然發現,就這么一年的圖謀,柳羽雖然沒有入內朝為官,但如今…朝堂上太尉橋玄、侍中蔡邕都是他的人…

  陛下最為器重的內朝官員中。

  ——侍郎荀彧、皇弟劉備,也是他的人…

  更夸張的,掌管大漢財權的大司農曹嵩受到過他的恩惠,曹嵩的兒子曹操更是與這玉林柳郎幾乎是穿一條褲子。

  呵呵,張讓算是看懂了,除了他們宦門,除了那些氏族之外…朝堂上,“道門”這顆新星已經很冉冉升起,且手握的均是一個個核心部門。

  此時此刻,究是他張讓也不得不感慨,這玉林柳郎的布局…

  簡直,恐怖如斯啊。

  只是…

  劉備保持著一如既往的鎮定,藏心術高手,是不會輕易的把心情溢于言表。

  他沉默了半晌,才行禮謝恩道:“謝陛下恩典。”

  天子劉宏笑了,果然…沒有看錯人。

  不多時…

  劉備自宮中告辭出來,剛剛出司馬門,心頭狂喜的心情再也無法壓抑,他仰起頭望向天穹。

  他…他這算是平步青云了么?

  念及此處,他不禁眼睛濕潤了,別看他自詡“中山靖王之后”,牛逼哄哄掛閃電的,可事實上…他最是清楚,自己這漢室宗親沒啥含金量。

  可現在…

  皇弟,內朝…

  一想到這兒,劉備就感覺恍如隔世。

  他更感覺…當初,當初…離開涿郡,毅然決然的赴洛陽…尋找玉林柳郎,這一步走對了。

  若非遇到柳弟,只怕現在,他還是一個沒落的漢室宗親,一輩子都翻不了身。

  剛一出司馬門。

  立即便有人圍攏了上來,洛陽不乏一些耳目通天者。

  幾名小吏拿著各式的請柬。“我家老爺乃是河內司馬氏的司馬防,當今尚書右丞、洛陽令司馬防,請劉皇弟到府上一會!”

  “我家老爺乃是司徒楊賜,還望劉皇弟給弘農楊氏一個面子,我家老爺很想和劉皇弟一邊暢飲,一邊說一些閑話。”

  “我家老爺…”

  劉皇弟…這個稱謂,陛下才剛剛送至尚書臺,詔書都未頒出,可許多家族就已經意識到,這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趁著現在此子官職還低,自己還能禮賢下士一番,將來…有利可圖啊!

  一時間,越來越多的人圍了上來,均是邀請劉備去各自府上拜會的。

  劉備有些發懵…

  他奇怪的看著眼前這些陌生的人,曾幾何時,這些赫赫有名的大官…怎么可能邀請他一個區區劉備去府上一敘。

  而那時的劉備,便是在一個涿郡縣令…在同族的劉德然面前,都需要等候許久而不得見!

  呵呵…諷刺,又有那么繼續滑稽。

  沉默了片刻之后,劉備朝所有人作揖。“請回稟諸位公卿,下官還有要事,不敢叨擾!”

  有人忍不住道:“劉玄德,你莫要不識抬舉,我們這么多家的老爺均是朝廷要官,人人巴結還來不及,有什么事兒能比拜見這些家的老爺更重要?”

  這話算是…逼劉備。

  若是劉備不改口,怕是要得罪一票人。

  只是…

  劉備云淡風輕的看著面前這個下人,臉上卻是露出幾分傲然之色,卻是依舊面不改色,緩緩的道:“是否該去拜見諸位老爺,下官還要請示過賢弟,當務之急,下官要去玉林觀!請諸位讓開!”

  這…

  一聽到玉林觀,一聽到賢弟,難免讓人聯想到那位神鬼莫測的“玉林柳郎”…

  這些下人本就是奉命邀請,哪里知道,這位新晉的皇弟與玉林柳郎的關系。

  當然…

  這位玉林柳郎的名號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

  如今,整個洛陽,無論是何等門楣,都會囑咐下人們一句話,千萬莫要招惹這玉林柳郎!

  前有袁氏太尉之銜拱手讓人…

  后有南陽、幽州抗擊瘟疫之功,抵御胡虜之功,這“玉林柳郎”玄乎的很,哪怕不能拉攏,至少也不能成為仇敵!

  這下,所有人默契的讓出了一條道,劉備見有路可走,下意識的抬腿走了…

  看著兩邊低著頭的這群下人,劉備心頭一陣唏噓,看來…柳弟的名頭在洛陽城響徹的很,足以威懾一眾宵小之輩!

  當然…

  這并不奇怪,如今的劉備對柳羽的“情”已經難以自已。

  從一個“白身”到如今的“皇弟”,柳弟的手段、人品、見識…均讓他劉備欽慕不已!

  恩人?

  不…區區恩人這兩個字,已經不足以表達劉備此刻的情緒。

  他唯望第一時間去見到柳弟,向他拱手一拜,道一句衷心地、發自肺腑的話…

  ——沒有玉林柳郎,何來皇弟劉備?

  …

  …

  巨鹿郡。

  太平道總壇,爐子上有烤肉,溫酒的酒注里冒著熱氣,張角從酒注中拿出了熱好的酒,為昔日的太尉,太平道幕后的支持者袁逢斟滿。

  又割下一塊兒鹿肉,盛到袁逢面前的盤子里。

  說起來,張角在巨鹿也算是大族出身,照理說,他就算是發現“讀書”、“儒學”沒辦法讓他入朝為官,光耀門楣。

  可…事實上,他也犯不上去組建太平道。

  當然了…

  坊間有傳言說,張角的師傅是南華上仙。

  那是一次,他入山采藥,遇一老者碧眼童顏,手執藜杖,自稱南華老仙,他把張角召喚到一個山洞,授予張角天書三卷,名曰《太平要術》,并告訴張角應向天下宣揚教義,普度眾生吧。如果心生邪念,將會遭到天譴,接著便像風一樣消失了。

  張角通過研習此書,學會了書符念咒,治病救人,并能呼風喚雨,撒豆成兵,張角憑借此能力創建了“太平道”,在境內廣泛宣傳教義。

  這還是太平道中有關大賢良師學道的一種說法…

  可實際上,這均是子虛烏有…

  《太平經》原名叫《天官歷包元太平經》,它的由來是漢成帝時,齊人甘忠可編著的一部黃老道著作,共計十二卷,區別于以往,道教總是討好漢家朝廷,這一本書…是道家與儒家爭斗徹底失敗后,墜入黑暗后發布的,堪稱徹底黑化的道門教義。

  這一版宣揚的是“洪水將出”的末世言論,又提出“黃天”將拯救世人的預言!

  所謂——“漢家逢天地之大終,當更受命于天,天帝使真人赤精子,下教我此道。”

  而張角更是開拓進取…

  太平道中傳言的“南華上仙”,其實便是莊子,借助他張角來實施“中黃太乙”的道教綱領。

  所以…

  區別于大漢信奉的“東皇太一”…

  太平道信奉的是“中黃太乙”,更是以“中黃”代替“東皇”為教義與使命!

  此刻…

  袁逢提及酒樽抿了一口,繼而眼眸微瞇。“大賢良師,怕是今日之后,再難有你、我如此暢意飲酒的時候了。”

  酒水罷,袁逢繼續道:“《太平經》眾星億億,不若一日之明也;柱天群行之言,不若國一賢良也!這是張教主取名‘大賢良師’的由來,可明年歲末,三十六方起義,單單這大賢良師就不夠了!”

  這…

  張角眨巴了下眼睛,輕輕的扶了下九節杖,詢問道:“那依袁公言,我當取名為何?”

  “將軍!”袁逢脫口而出,“張教主替黃天行道,就叫天公將軍,張教主的兩位弟弟,一為號令人間,便號‘人公將軍’,一位統帥地公,索性便稱呼為‘地公將軍’!”

  “到時候,青、徐、幽、冀、荊、揚、兗、豫八州,太平教徒幾十萬人,三十六方同時起義,大方萬余人,小方六、七千人,每方設渠帥負責,如此這般勢必無往而不利!”

  講到這兒,袁逢緩緩起身,望向天穹。

  “大漢三百多年,這世道也該變變天了!”

  聽到這兒,張角也豁然站起,“袁公,咱們的計劃原本可不是明年歲末起義,按照《太平經》中‘順五行’的算法,相生相克的理論,當選定于甲子年甲子日、即三年后的三月五日舉行大起義方為上吉,袁公如此提前時間,是不是有些操之過急了?”

  的確…

  太平道何時起義,包括那“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口號都是有說法的。

  按照《太平經》中的推演,漢王朝(蒼天)大數已盡,作為土德(土色黃)、黃天的代表,太平道應當取代漢王朝的“火德”,以甲子年甲子日三月五日為佳!

  在張角看來,這是“南華仙人”或者說是“莊子”的預言…

  現在,為時尚早了吧?

  倒是袁逢,他轉過身一捋胡須…

  先是沉吟,到了最后,方才頗為苦澀的張口道,“若是真等到三年后,怕是天下人只知道天師道,而不知道你這太平道了!”

  這話…

  就有點誅心的味道了!

  …

  …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更新,第一百七十六章 沒有玉林柳郎,何來皇弟劉備?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