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我對錢,沒有興趣!
  天色朦溟,不到三更天,云臺二十八將為首的鄧家族長鄧某已經出門。

  行至玉林觀時,就要三更了!

  顯然,他意識到…白日里,柳羽的那“三更”、“后門”的提示,這是要他三更去拜見,柳盟主會留著后門。

  此時的天空晦暗異常,不見絲毫曙光,翻滾的烏云使天穹染上了黑幕…

  可鄧某的心頭卻燃著火。

  他心里琢磨著…

  為何柳羽要“三更后門拜見”呢?難道說,這是柳羽考驗他們的悟性,是啊…賺錢的事兒,沒點悟性怎么能行呢?

  再說了,這都是采煤的地方,這都是一擲千金之所…

  總不能交給笨蛋吧?

  便是基于這樣的想法,鄧某是越想越覺得柳羽高明。

  他特地穿著一身華服,小心翼翼的下了馬車,悄悄的從后門走入玉林觀,果然…這里留著門。

  可沒曾想,進門之后…

  無數燈籠亮起了星微的火焰,幾乎將這朦溟天色下的院落中徹底點亮。

  嘶…

  鄧某是倒吸一口涼氣。

  他數了數,乖乖的,白日里…十七個族長竟是一股腦全到了。

  看起來,不只是他悟性高…大家伙兒都悟到了。

  “咳咳…”

  尷尬的輕咳一聲,包括鄧某在內,無數目光在這燈籠之下對視著。

  電光火石間,這些目光又迅速的離開,鄧某與其他族長都一樣,眼睛迅速的朝上傾斜一些角度,目中帶著傲慢、不屑、鄙夷…權當其他族長都不存在。

  大家都是機靈鬼啊…

  嘴上一個個不說,還請教他鄧家,可暗地里…都識破了,三更來到,呵呵…人心散了,隊伍不好帶了。

  ——【呸…你們好不要臉哪!】

  就在這時…

  玉林觀閣屋突然中門大開,眾人來不及細想,便見一個個子不高,細眼的年輕男人緩緩從中走了出來。

  是曹操…

  這些族長都是做了功課的,知道…這位總是跟在柳盟主身邊的年輕人,乃是當朝大司農的兒子——曹操!

  據聞,他老子曹嵩能當上掌管大漢財權的大司農,這還多虧了柳羽的幫助。

  當然…

  面對曹操,一干族人紛紛拱手,顯得頗為客氣。

  “曹公子…”

  不等他們細講,曹操當先感慨道:“怎么來了這么多呀…罷了,柳觀主說了,凡是能悟到這一項的都進來吧!”

  說著話,曹操讓開一步,伸手示意所有人進入其中。

  當然,這都是事先準備好的說詞。

  在柳羽看來,凡是都是需要“包裝”的,可不得搞得神神秘秘一些嘛,如此…才能讓這些族長產生巨大的好奇與憧憬!

  不多時。

  一干族長已經進入了玉林觀的正堂,燭火微微點起,溟溟燭火中…柳羽緩緩從后堂走出。

  “柳羽見過諸位長輩…”

  他先是一拱手,這才跪坐…一雙眸子卻是望向身前的桌案上。

  “柳盟主要我等三更來,不敢不來呀。”一位族長張口道:“白日里,為了避免隔墻有耳,一些話柳盟主不能說,可如今已經是夜半三更,周圍我方才也看過了,不會有更多的人知曉,如此…柳盟主總可以告訴我等,這煤田的新址了吧?”

  “是啊…是啊…”

  “柳盟主就不要賣關子了,咱們都是正一商盟的,是自己人…總不能便宜了那些外人吧?”

  “柳盟主,還望早開金口啊!”

  一個族長的聲音過后,所有族長都紛紛附和了起來。

  人言“商人逐利”,可實際上,不止商人…世人皆逐利!

  只不過…

  “唉…”在所有人翹首以盼的目光中,柳羽長長的呼出口氣,他搖著頭,像是有無窮的苦惱無法為外人道,無人可聽其訴說。

  鄧某眼珠子一轉…

  他敏銳的捕捉到了什么。“柳盟主是有什么難言的苦衷么?咱們這么多人都可以幫柳盟主啊,正一商盟柳盟主雖為主,可我等亦是一員,亦有為正一商盟分擔的職責呀!”

  這一句話脫口…

  一干族長均是會意。

  “是啊,是啊…”

  “柳盟主有事兒就別藏著,咱們…都可以幫忙啊!”

  一句句的附和,聽在耳中,別提有多悅耳了。

  “那…我就直說了。”

  柳羽索性站起身子,他這么一站起,大家伙兒都站起來了,柳羽將桌案上的輿圖展開面朝眾人。

  “諸位且看這圖。”

  “其實,不是我柳羽藏私,的確…我還知道許多能挖出煤,乃至于能挖出金子的地方,只不過…”

  說著話,柳羽把手指在了輿圖上標注的“金脈”的所在。

  接下來,一處處被標記的金脈躍然呈現在所有族長的眼前,一處、兩處、三處…四處…五處、六處…多,太多了,多到數之不盡,用之不竭。

  鄧某仔細的數了數足足有十六處…

  乖乖的,如果按照柳羽的說法,這些地方都能挖出金脈,那…別說是一成了,就是半成,那也將是富甲一方的存在。

  “咕咚…”

  下意識的,鄧某咽下一口口水。

  當然,深深咽下口水的不止是鄧某一個…幾乎所有的族長都呆住了。

  太多了,柳盟主這不給則以,一給…就…就太多了,多到讓他們都無法呼吸了。

  等等…

  突然間,有一些族長發現了一些端倪。

  不對呀。

  這些金脈標注的地方,似乎…似乎不是在中原,也不能說是在北方,而是…而是在極北之地,幽州以北的遼西。

  那是…那是烏桓人的地盤。

  一些意識到這些的族長猛地一怔…

  “咳咳…”

  柳羽則輕咳一聲,在無數人驚訝不已的目光中,他解釋道:“諸位,我之所以白日里不告訴諸位這些,其實不為別的,乃是因為這些挖掘金脈之所并不是在中原,而是在遼西,在那極北之地,烏桓人的地盤。”

  “唉…正因為那里不是我大漢的土地,烏桓人橫行之下,咱們正一商盟如何去開采呢?”

  講到這兒,柳羽一攤手,做出了一副無奈的模樣。

  “諸位難道覺得我柳羽就不想賺錢,咱們正一盟就不想多賺些錢嘛,可關鍵問題是,我…我…”

  柳羽越說越是為難。

  儼然,受制于烏桓,這十幾處,可以讓每個家族富可敵國的財富變得可望而不可即…

  這…這…

  這下,此間的氣氛變得異常的冷峻與沉寂。

  落針可聞的靜謐籠罩在其中。

  十息…

  二十息…

  三十息…

  每個族長都在權衡。

  四十息,五十息,六十息…一些族長已經攥緊了拳頭。

  七十息,八十息,直到一百息…

  “碼的!”

  終于,有一個族長再也抑制不住內心中震怒的心情,他破口大罵。“這群狗娘養的胡虜,憑什么遼西是他們的,他們算個屁!”

  這一句話直接打破了此間沉寂。

  越來越多的族長張口發言:“是啊…你們看這一處,白狼山的金脈,哼…當年遼西的白狼山,那本是咱們大漢的,先秦時期乃是叫做‘首陽山’,伯夷、叔齊便是隱居于此,因為不食周粟而活活餓死,此可謂之高潔!”

  “是啊,我記得,還是冠軍侯霍去病將匈奴趕出西域后,看這群烏桓人可憐才將他們給遷往此處,讓他們定居!”

  “不光如此,光武皇帝時期為了讓他們安居樂業甚至還制定‘贖買政策’,有幾十年,每年大漢贈予其錢糧折合幾萬萬錢…可究是如此,他們竟敢撕毀契約,南下寇我邊關,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能忍!咱們云臺將門后裔,豈容他們一些烏桓胡兒寇邊劫掠,他們不犯老子也就罷了,既契約已經撕毀,那特娘的,遼西可不能給他們,干他丫的!”

  一時間…群情激奮。

  讓柳羽意外的是,他突然發現這群云臺將門的后裔竟很有文化,對這些匈奴、烏桓的發家史、沒落史、遷延史如數家珍。

  這是讓柳羽都沒想到的…

  當然,最后的結果和他預想的差不多。

  這些云臺將門的后裔,因為…“錢”,因為這遼西的十幾座金脈,群情激奮、同仇敵愾…恨不得明兒個就出兵,下個月就殺至烏桓,下下個月就將烏桓人亡族滅種,然后…快快樂樂的挖金子…

  整個步驟,儼然大家伙兒都規劃的七七八八了。

  “咳咳…”

  大家的議論聲還在繼續,柳羽卻輕咳出聲,“淡定,淡定…”

  在一個個“驅除胡虜”、“滅了這群胡狗”的吶喊聲中,柳羽一個勁兒的勸大家鎮定…鎮定…

  這一幕,委實把曹操看呆了。

  要知道,眼前的這些可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祖輩的輝煌歷歷在目…

  而前一刻,他們還是和和氣氣的一干族長,斯文、得體…可現在,一個個五大三粗的本質就出來了。

  “呵呵…”

  曹操直接看樂了,他都沒想到,羽弟就這么一封小小的輿圖,產生的效果竟是如此斐然。

  “諸位,諸位聽我一言,聽我一言。”

  柳羽還在嘗試著勸大家冷靜…

  “好了,好了。”鄧某也試著安撫大家的心情,懂…作為云臺將首位的家族,他最懂了。

  這哪里是恨胡虜…

  分明是恨胡虜擄走的那藏著金子的漢地——遼西!

  這是恨屋及烏…

  “諸位,都聽柳盟主一言,大家伙兒這么嚷嚷著,難不成遼西就能回歸漢土不成?”

  呃…

  鄧某的話傳出,眾人的聲音落下。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均望向柳羽。

  “咳咳…諸位…”柳羽清了下嗓門,張口道:“諸位族長也看到了,礦脈在哪,我柳羽都標記在輿圖上,只是受制于烏桓…其實…我有意在明年春天時奏請天子,組建一支雄兵去橫掃遼西!將這些遼西的疆土收回我大漢,將那群背信棄義的烏桓胡狗屠殺殆盡,亡族滅種,只是…”

  柳羽故意頓了一下。

  一干族長依舊是群情激奮。“缺什么,柳盟主張口就是。”

  “是啊,柳盟主如今可是討烏桓中郎將,這收服遼西的重擔可不就得在咱們正一商盟的身上么?”

  “柳盟主,你說句話,老子這兒要人有人,要錢有錢。”

  千萬不要低估這個時代…地主的能量。

  何況是…南陽…這個東漢人口最多,經濟實力最強的地方。

  當初,讓這些家族籌集兩萬人,不過幾日…就都籌集到了,同樣的,讓他們籌集五萬人、十萬人,只要他們想,他們就有這個能量。

  “咳咳…”

  柳羽輕咳一聲,繼續道:“諸位,如今我大漢對烏桓,盡管有近來幽州的大勝,可那是出奇制勝,事實上,我大漢對烏桓,依舊是缺兵、少糧、更缺少武器…其實,方才我繪制的輿圖中只是遼西,事實上,并州以北的鮮卑地界…那里的資源更多,金脈、煤炭、礦石,單單我知曉的就有一百多處。”

  講到這兒…柳羽頓了一下,似乎是想讓大家伙兒消化一下。

  果然…

  當那金脈、煤炭、礦石…的名字傳出,“一百多處”的數量呈現,所有人的眼睛都在放光,放著綠油油的光芒!

  這是要…要發了呀!

  當然,這也只是一瞬間,這些族長很快就回歸現實。

  “柳盟主,你就說怎么弄吧!”

  “莪們…都…都聽你的!”

  “以后我生是正一盟的人,死是正一盟的鬼。”

  “我云臺將門吳家與鮮卑、烏桓胡狗不共戴天!”

  又是一輪表態…

  哪怕是深夜,可一個個聲音嘹亮至極,聲震瓦礫…聲震云霄。

  “諸位淡定,淡定一些…”柳羽解釋道。“打敗烏桓與鮮卑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兒,不過,有諸位的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如此這般,以后有什么任務我也就給諸位分配一些,從征兵到鍛造兵器,或許還有訓練馬匹!”

  “不過,諸位放心,這些需要的錢從正一商盟中出,當初之所以與大家約定分成,不是因為我柳羽貪財,而是因為正一商盟中的錢別有用處!”

  “中原自古以來被譽為富饒、肥沃之所,可事實上,烏桓與鮮卑的地盤更肥沃、更富饒…正一商盟的錢要用在征服塞外,用在將這碩大的版圖納入我大漢之中!”

  一番話…

  格局…一下子就上去了。

  這下,無數族長面面相覷,原來…所謂的二八分成也好,四六分成也好,對半分也好,柳觀主并不看重錢…

  他要這些是為了更大的格局,更廣闊的天地!

  嗯…

  沒錯,柳觀主對錢沒有興趣!

  …

  …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開局被活埋,靈帝扶我登基更新,第一百七十四章 我對錢,沒有興趣!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