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204章 怎么?生氣了
  于小棠只覺胸口有把火在燃燒,而呆在嘈雜的包廂內,更是難受,就搖搖晃晃地走了出去。

  外面涼風習習,明月如勾,這樣的夜讓于小棠想起了顧章那張十分冰冷的臉,她覺得長大以后,什么都變了,顧章也不再是以前的那樣他了,就算留下來,也是媽媽讓他,他才給留下來的。

  在酒精的促使下,于小棠直接給顧章撥了電話。

  顧章正在忙著視頻會議,一看是于小棠的來電,就草草的結局了會議。

  “今天就到這。”他關掉視頻,接了電話。

  那頭沒有聲音。

  顧章很有耐性地等她說話。

  于小棠趴在陽臺的鐵柵欄上,風吹亂了她的長發,醉酒后的她眉眼如星,紅唇微啟,多了一絲平日里沒有的嫵媚,她一個小姑娘,已經夠主動了,奈何顧章根本就沒有把她放心里過,于小棠越想越氣,以前的顧章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顧章。”

  “嗯?”顧章語氣還是那么涼簿和冰冷,于小棠忍不住一下子就哭了出來,“顧章,你是不是有了女朋友,就把我給忘了?!”

  “你在哪?”顧章發現于小棠有些不對勁。他哪有什么女朋友呢?想著,于小棠一定又跑去酒吧喝酒了。

  都不知道要怎么管她了。

  整天想著喝酒,自從唐瑞出國后,于小棠就變本加厲了。

  知道他會管她,知道他會找到她,所以就更加的肆無忌憚了嗎?

  “我在哪你關心嗎?”于小棠哭得更兇了。

  原來在她心里,她是這么想他的啊,他怎么會不關心呢……他比任何人都操心她,操心的心都快要碎了。

  而她,竟然那么沒良心的,說出這種話來。

  顧章看了一下手表,嘆息道:“我馬上過來。”

  他不需要于小棠給他發任何的定位,因為,他早就在她的手機里裝了追蹤器。

  那種小軟件,顧章分分鐘就能自己做一個出來,所以于小棠到現在都不知道,為什么顧章每次找她,都能找到那么的精準。

  “顧章,你丫的,老娘不稀罕你。”突然,于小棠的手滑了一下,手機就這么的,掉在了紅色的地毯上。

  顧章眉頭皺得死死的,也不知道她那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只知道,有細微的聲音,像是在哭,又像是在說什么……他聽不清楚。

  張曼發現于小棠不見了,就跑出來找她,在陽臺上,她看到了滿臉淚痕,身形單薄的她。

  風吹動著她的長發,她的長裙,第一次,她覺得于小棠有是孤獨的,她可是女神啊,女神為什么會露出這樣的神情來呢,她不知道。

  最后,張曼把于小棠從地上扶了起來,對她說:“你怎么醉得這么厲害啊。”

  “我根本沒醉。”

  于小棠臉兒雖然紅撲撲的,但說出來的話,倒也很清醒。

  “那你剛剛?”

  張曼都要被于小棠的演技所折服了。

  剛剛她明明表現得像是醉到不省人事了,她都在想,要不要直接幫她打個車,送她回去了,卻不想,前一秒,醉得要死的人,下一秒,還能清醒的跟她說話。

  雖然,她走路的時候,有點兒歪。

  但是,確確實實不像是真的醉了的人。

  “你真的沒事?”

  “真的。”

  看于小棠這么說吧,張曼也就沒說什么了,只是,她還是不放心她,就一直跟著她后面,就怕她萬一摔倒了,她還能扶一把她。

  顧章火急火燎地走出院子,然后開車,連闖了幾個紅燈。

  十分鐘不到就來到了包廂。

  而就在這時,于小棠點了首《忘了沒有》,唱得肝腸寸斷,唱得神形俱裂……

  “她怎么了?”張揚擔心地問。

  張曼搖搖頭,于小棠從來沒有跟她說過心事,她有任何事都喜歡一個人扛著。

  “有沒有人告訴你,我不快樂。只剩我獨自承受,回想過我牽著你的手。不知有多久已沒有停留,你到底忘了沒有,忘了沒有,忘了沒有,我和你一起承諾每一個夢,每一個失眠夜晚,你的晚安變成孤單,只能在回憶中擁抱我……”

  大家都被于小棠的歌聲所震撼住了,都沒有注意到推門而進的顧章。他也驚住了,沒想到于小棠能把悲傷情歌唱得這么傳神與悲傷。

  可能是心有靈犀吧,她唱到動情之處,就和顧章四目以對了,世界仿佛一下子就靜止了,只剩他和她。

  “顧章學長?”張曼怎么也沒想到,顧章學長會出現在這里,他一向很少參加這種聚會的呀。

  是誰邀請了顧章學長呢?

  張曼看向張揚。

  張揚也是愣住了,他好像沒有邀請過顧章啊。

  而且,顧章這種人,一般像他這樣的人,是很少能接觸到的。

  “打擾了。”顧章說著就細心地扶住快站不穩的于小棠,然后半抱半攙著想把于小棠給帶走。于小棠推開他。

  笑道:“唱首歌再走。”

  “別鬧了小棠。”

  “唱。”

  于小棠借著醉意,硬是要顧章當著她的面,以及所有人的面,把這歌給唱了。

  于小棠將話筒遞給了顧章。顧章并沒有接,而這個時候,門突然被拉開,彭芊蕙從外面進來了,當她對上顧章的眼睛時。新筆趣閣

  整個人都愣住了。

  “顧章哥哥。”

  “你怎么會在這里?”顧章的臉色冷得嚇人,仿佛要將所有的空氣都凍住一樣,于小棠的眉心微微皺起。

  果然,顧章對待她和彭芊蕙是不同的。

  他是不能允許,他喜歡的女生,出現在這種地方聚會吧。

  “多少次看著你的眼睛,多少次想得到你的回應,我沒有勇氣,卻還想問你,你怎么會舍得放棄……”

  歌曲在兩人之間唱著。

  彭芊蕙眼淚都要出來了。

  她好害怕,好害怕顧章哥哥知道她和張揚的事。

  她好害怕張揚會什么都說出去,可是……這事兒,也瞞不住了。

  “我……”彭芊蕙看了一眼張揚,張揚想站在彭芊蕙面前替她說,說是他約了她,他們正在約會。

  可是,彭芊蕙卻不給張揚這個機會。

  她抓了抓張揚的衣袖,示意他走開。

  然后獨自去面對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