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202章 傷你的人都得死
  最后于小棠還是被顧章給帶回了于家。

  唐瑞自然是在屋里就等著了,因為她確確實實也是比較了解自己的女兒,知道她喜歡耍小性子。

  于小棠被帶回來后,顧章就跟唐瑞說:“媽,我先回去了。”

  可是于小棠卻一把拽住了顧章的手臂說:“你說過今晚要留下來的。”

  顧章挺無奈的,他什么時候答應過了。可是現在于小棠不依不饒了,她覺得顧章答應了,那就是答應了,她要和他在一起,晚上能看到他,白天也可以看到他。

  “小章,這么晚了,就在家里睡吧。”

  顧章就算可以拒絕于小棠,但是,他無法拒絕唐瑞,畢竟,她是他的母親。

  顧章從書桌上拿出筆記本,他正在辦事,但今晚他整個人都不在狀態,腦海里一直浮現出于小棠的身影來。

  小丫頭片子,她到底在想什么。她留下他,到底想干什么。

  顧章一點睡意也沒有。

  同樣,于小棠對顧章也是有很多質疑的,所以,她更是輾轉難眠。

  她穿好鞋子,不知不覺走到了書房,那里燈光通明,顧章就坐在椅子上,棱角分明的輪廓,勾人的桃花眼,不笑時冷淡的像一個禁欲系的少爺,笑時又有那種,給人清爽的感覺。鼻子像漫畫家勾勒的一般完美,冷白的肌膚很是干凈清爽。

  于小棠就站在門邊一直盯著顧章看,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過于癡迷了點,這個失態的表情讓顧章給看到了,直接問她一句:“看夠了嗎?”顧章不耐煩地看著她。

  于小棠把頭抬了起來,又囂張又任性地看著顧章:“你有什么好看的。”

  顧章也懶得跟于小棠說什么了,只是冷冷地說道:“有事?”

  他瞥了她一眼。也只有一眼兒,這讓于小棠心里很不爽快。

  她長得那么漂亮,他就這么看她一眼,也太過分了些。

  她都看了他幾眼呢。

  于小棠眼珠兒轉了一圈也沒有想到合適的理由,難不成,她要說,因為想著怎么整他,所以就來了嗎?

  顧章又看了她一眼,好笑地說:“莫非你是來勾引我的?”

  “勾引你個大頭鬼!”于小棠直接將顧章的筆記本給合上了,也不管,他的有沒有重要的文件保沒保存。

  顧章的臉色,倒也沒有很難看,因為對于于小棠這種舉動,他早就見怪不怪了,而他的電腦,系統自帶了,保存的功能。

  于小棠之所以把他的筆記本給合上,主要是,他一直盯著筆記本看,也不知道看了什么,就是不看她這位大小姐,這能讓她心里舒服嘛。

  不把他的筆記本從二樓扔到一樓,就已經是最大的寬容了。

  于小棠看顧章一直盯著她的胸部看,她瞪了他一眼,喊道:“顧章,你!!”

  他指了指于小棠敞開的衣領,于小棠直接想甩顧章一個耳光,可是,又不舍得真的打他。

  她立刻雙手抱住自己,然后怒了:“顧章你這個烏龜王八蛋,你敢看本小姐的……我要打死你!”

  顧章嘆了一口氣,他也不想看啊,只是,也漏得太不是時候了。

  看顧章一副懶懶的樣子,于小棠直接,坐在了他的身上。

  弄得顧章不知所措的。因為,他還從未有過這種經歷。

  今晚,他估計得失眠了。

  顧章捏了一下于小棠嫩嫩的小臉,說:“你這樣,會讓我很難堪!”

  難堪?

  有什么好難堪的,從小到大,她不都是這樣嗎?

  長大了,他就覺得,男女有別了,那么,小時候,他不知道吃了她于小棠多少豆腐了。

  顧章難得有耐心地,眼里帶著笑意地看著她。

  于小棠滿臉通紅,手心都緊張地出汗了。

  她從來沒想到,她于家大小姐,還會害羞。

  這些,倒也真的讓她沒想到啊。

  看著兩人之間的氣息越來越濃烈,于小棠只好,笑了一聲說:“我……我先回房了。”

  顧章偏偏不讓于小棠離開他,總覺得,想要她更加的靠近他。

  撩完了他,就想跑?

  也太不把他顧章當回事了吧,他顧章是那種,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人嗎?不在她身上討到一點甜頭,哪里能讓他滅了心里的火啊。

  可是,于小棠根本不給他機會,直接從他腿上跳了下去。

  她看著他,一字一句地說:“你回來了,我不會再讓你走了。”

  她一瘸一拐地回頭朝顧章笑笑,天知道,她尷尬的要命,現在她真想馬上回到房間用被子把腦袋罩住。

  因為,她剛剛坐在顧章的腿上時,明顯感覺到了,有點兒不對勁,所以她才會慌張地跳了下來。現在感覺,剛剛那樣做,還是很明智的。

  而在這一刻,于小棠也明白了,他們之間再也不會像小時候一樣了。

  他們是真的長大了。

  真正的成為大人了。

  顧章無奈地搖搖頭,走過去把她打橫抱起。

  于小棠嚇得目瞪口呆,訥訥地看著他,她的小臉正貼在他跳動的左心房的位置,有力的心跳伴著他沉穩的呼吸聲,還有身上飄來的淡淡煙草味和好味的檸檬香,讓她意亂情迷了。

  她用力地吸著屬于他的味道。倒也不覺得那么討厭了。

  “顧章,你想干什么?”

  “送你回去。”

  是啊,他也不想和于小棠過于親熱的,只是,當他看到她的腿受傷的時候,他就無法做事不管了。

  他不想看到她受傷。

  而她受傷,是什么時候呢?

  他竟然心大到,完全沒有看出于小棠受傷來。

  是在酒吧嗎?

  是在他和別人爭執的時候嗎?難不成,是那個男人,推了于小棠一把?所以,她就受傷了?

  陰冷的氣息一點點襲來。

  于小棠只感覺到,有一股的陰森感。

  “顧章,你放我下來。”

  “別吵。”

  再吵,他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么事來。

  而那個受傷她的男人,他要讓他付出代價。

  于小棠被顧章這么一吼,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了,倒是,慢慢的,就在他的懷里睡著了,她覺得,這是她這么久以來,睡得最香的一次了。

  而顧章看著懷里的于小棠,他心里,總有心疼的滋味在不斷地蠶食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