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149章 賴上了?
  唐瑞看于小棠一點也不聽話,對她的態度也不好了。

  于小棠就更生氣了,紅著眼睛,小聲嘀咕著:“媽媽只會對顧章好。”

  這么說著吧,于小棠,突然在不遠處,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她好想就沖過去,把他抱住,可是,一想到媽媽不讓她隨便亂走,就對媽媽氣嘟嘟地說:“我可以去找沈照叔叔嗎?”

  “沈照?”

  這真的是,冤家路窄了。

  這都能讓她給碰上。

  唐瑞一轉頭,就對上了沈照那張笑臉。

  唐瑞實在是不想在孩子面前,和他糾纏不清,就想著,趕緊走人吧!

  卻不想,于小棠直接撲向了沈照:“沈照叔叔,我好想你。”

  沈照看到唐瑞母女時,也是驚訝的,第一次見于小棠時,他并不知道于小棠是唐瑞的女兒,第二次見的時候,他模糊著,看到了一個女人的背影,覺得熟悉,就去查了一下這個女人的背影。

  所以,他才知道,于小棠的母親是唐瑞,而他,也想了一個法子,制造了那場酒會,讓唐瑞和他正式見面。

  對這個女人,沈照還是非常關心的。

  誰要她,對了他的味呢。

  “小棠,叔叔也想你。”沈照抱起于小棠。

  唐瑞瞪了他一眼。

  這家伙,抱起別人的女兒來,有模有樣的,好像是自己女兒似的,明明就不是嘛!!!親子鑒定都做了!!!

  可是,他那張臉,和于小棠貼在一起,實在是,好看得,讓她挪不開眼睛。

  這時,一個妖嬈的女人走了過來,她穿著火紅色性感裙,走到于然面前的時候,那雙勾人的眼睛,像是要向全世界宣告,她就是他的“全部”。

  唐瑞對這位陸小姐,確確實實沒有什么好感。

  所以,她甚至連白眼都懶得給。

  “唐小姐,我們又見面了。”陸芊羽伸手,想要跟唐瑞握,唐瑞看了一眼,她的手,纖細又修長,倒是一雙白嫩嫩的好手。

  只是,她真的很不屑。

  她笑了一聲,說:“不好意思陸小姐,我想,我們不是一路的。”說完,就走到沈照面前,想把于小棠抱回來。

  在碰到沈照溫熱的手時,她的心一下子就抽痛了一下。

  她沒有忘記,這位陸小姐可是沈照的對象。

  他們,應該是男女朋友關系吧。

  于小棠哭道:“我要沈照叔叔抱,我不要媽媽。”

  “于小棠!!”唐瑞是真的生氣了,她不想在陸芊羽面前丟臉,可是,于小棠一看到沈照,就跟牛皮糖一樣粘了上去。

  她現在,怎么也沒辦法從沈照的手里,接過于小棠。

  她又哭又鬧的。

  弄得唐瑞,很是沒面子。

  “看來你們倆這是賴上我家阿照了。”陸芊羽笑了笑,笑得那么冷。

  顧章怎么著也是這家唯一的男丁了,如果,他不出頭,那么,誰會幫媽媽呢,他走到唐瑞的面前,看著陸芊羽,冷冷的表情,像是一把利劍。

  小小年齡,就能這么冷。

  實在是把陸芊羽給震驚到了。

  “怎么?你們母子,這是想要干什么?”

  陸芊羽才不怕,這個只到她肩膀的男孩。

  他的目光再可怕,但那只是一個小孩而已。

  對于陸芊羽,顧章可是把她的資料讀得一清二楚了,他只淡淡地靠近陸芊羽,小聲說道:“陸家是怎么破敗的,大嬸您心里應該最清楚!!”

  大嬸,這個小破孩,居然叫她大嬸。

  她陸芊羽,長得這么美貌,保養得這么年輕,竟然有人叫她大嬸。

  可是,這孩子說的話。

  ……

  陸芊羽不可置信地望著他,說:“小孩,你剛剛說什么?”

  “需要我再復述?”

  陸芊羽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

  當年陸家……他似乎知道些什么……她看了一眼沈照,有些心虛地對他說:“阿照,我有點不舒服,我……先走了。”

  “好。”沈照點了一下頭。

  陸芊羽走后,他甚至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因為他的目光一直都被一個女人所占據。

  唐瑞把沈照不給自己出頭,當作了,他愛陸小姐,他愛她,所以,他不想介入到兩個女人的戰爭中。

  是啊。

  比起自己的未婚妻,她算什么。

  他不幫她。

  難道不正常嗎?

  沈照碰了一下唐瑞,她立即縮了縮,那反應,讓他心里一痛。

  方才,他并不是不想幫她,而是,面對陸芊羽,他不知道如何幫!!陸芊羽對他來說,是有恩的。

  而他沈照,從來都是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他只給陸芊羽三次機會。

  這已經是第二次,如果第三次,她還敢欺負唐瑞,他一定不會手軟的。

  可是,唐瑞不知道啊。

  她委屈極了。

  女人在最脆弱的時候,如果有個男人能挺身而出,那么,她就會被感動。

  今天,是顧章站在了她的面前。

  除了于然,這是第二個男人了,不,應該是小小少年。

  也不知道他對陸芊羽說了什么,讓她那么害怕。

  對顧章,她又多了很多的謎。

  顧章也知道自己這個時候強出頭,會讓媽媽起疑心,但是他顧不得那么多了,有人欺負媽媽,他怎么可以讓媽媽受委屈呢。

  他再看了一眼沈照。

  沈照也回望了他。

  對于這個小小少年,他是佩服的,至少他有勇氣,敢站出來。

  “瑞瑞……”

  他叫她瑞瑞。

  唐瑞一抬頭,就對上了他的眼睛。

  就那么一瞬間,她真的以為,眼前的就是于然。

  他抱著她的女兒。

  他們一家三口,和諧的畫面,這是她做夢都沒有想到過的啊。

  “咳,唐小姐,你們去幾樓?”沈照問道。

  剛剛那一瞬間的錯覺,讓唐瑞真的很想掐死自己。

  那一句,熟悉的“瑞瑞”,久違到,她都要掉出眼淚來。天知道,她多想他。

  他們認識十多年,而真正在一起的時間,還沒有一年。

  一年又一年,春夏秋冬。她修剪了多少次園里的花朵,

  掃了,多少次門前的雪。

  在掃雪時,偶爾,她在想,是不是,突然于然就回來了,然后,他說:“瑞瑞,我回來了。”

  瑞瑞。

  瑞瑞……

  瑞瑞,你還在等我嗎?

  我回來了。

  我們以后,再也不分開了,好不好?

  好不好……???.

  “于然,我快撐不下去了。”

  無數次,她都在夜里喊道。

  可是,一次又一次的,她都在撐著,為了自己,為了孩子,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