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138章 你醉了
  唐瑞只是笑笑,他喝了一口烈酒,然后干凈利索地把酒杯放回托盤。

  “陸小姐剛剛神志有點不清,沈先生不應該把她帶回去嗎?”

  “……”

  很好,陸芊羽笑笑。

  她還是小看了唐瑞。

  唐瑞覺得這個酒會也進行的差不多了。

  自個兒也沒有繼續待下去的必要了,就和陳女士打了一聲招呼,就拿起了自己的外套,離開了。

  沈照望著唐瑞的背影。

  倒覺得,這個女人,挺有意思的。

  陸芊羽對著沈照一笑:“你不會對她動心了吧?”

  沈照沒有理會她。

  陸芊羽勾住他的領帶,嘟著紅唇,道:“阿照,你別忘了,她和我們不是一路人,還有……”

  話都說到這了,沈照肯定是明白的。

  他將陸芊羽推開,說:“我知道。”

  陸芊羽雖不開心,但語氣依然帶著媚態:“你知道就好。”

  他淡淡地說道:“我去下洗手間。”

  “嗯。”

  陸芊羽看著他的背景心里有說不出的酸澀,他說去洗手間,不過只是借口,她最了解他了。

  他就喜歡清純那掛的,而唐瑞,正好就是。

  陸芊羽嘆了一口氣,抬頭燦爛的笑笑,她要將眼底的失落徹底掩飾住。

  走出大廳后,唐瑞只覺得臉頰有些發熱,她本不勝酒力,剛剛不過是故意撐著罷了。她剛走到車庫,想著,待會要不給詹叔打個電話,或者請個代駕。

  她喝酒了,是不可以開車的。

  剛拿起手機,想打電話,胃里就難受得要緊,她扶著墻角,想吐,卻又吐不出來。剛要起身時,眼前突然一黑,正要倒下,就被一個強而有力的手臂給抱住了。

  她懶懶地抬眸望向他,笑道:“沈先生這是什么意思?”

  難不成,方才在酒宴上,覺得羞辱她還不夠,還想變本加厲?

  現在已經不是在酒宴上了,如果他和陸小姐,再說那些傷害她的話,她不能保證,不對他們動手。

  “你醉了。”

  沈照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跟出來。

  特別是看到唐瑞那落漠的身影,讓他的心,空得難受。

  也只有看到她,他這顆心,才能安定下來。

  “所以呢?醉了就應該被你們羞辱嗎?”唐瑞咬了咬下唇,陸小姐不是讓她離他遠點嘛,他跑出來干什么,想看她的笑話?

  就算她現在醉了,她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

  沈照沒有直面回答唐瑞的問題,而是淡淡地說道:“我送你回去。”

  “不勞您大駕。”唐瑞推開他,卻沒想到,他看起來有點兒清瘦,卻不想,煙灰色襯衫下可都是緊實的肌肉。

  而現在,她非但沒有把人給推開,反而,自己條件反射地撲向了他。

  她聞著他身上,清冽的味道,鼻頭越發的酸痛了。

  “你走開,我不要你管!!”

  醉眼迷離間,唐瑞竟然把沈照當成了于然。

  于然也好,沈照也好。

  他都不忍心看著她獨自回家。

  難道她不知道。

  就她穿成這樣,不怕被壞人劫色?

  沈照將唐瑞攬腰抱起,唐瑞只覺得腳下一空,整個人都騰空了起來,她嚇住了,掙扎道:“沈照,你要帶我去哪?”

  “我說了,送你回去。”

  “我不要你送!!”

  沈照覺得,這個女人實在是不聽話。而他,也沒有多大的耐心用在跟她啰嗦上,就直接將她放到車背上,然后定定地看著她說:“你再吵,我就……”

  “你就怎樣?”

  唐瑞雖坐在了車上,但她手腳可是沒被束縛,她氣的,直接用她的高跟鞋踢了沈照一腳,沈照的臉色陰得嚇人,他擒住唐瑞,惡狠狠地說:“你別太過分,我可不是于然。”

  他說的對。

  他不是于然……

  而她,卻杖著自己酒醉,跟他耍起了小性子。

  平時的她,有好多的身份,于小棠和顧章的母親,于氏集團的唐總……

  放下這些身份。

  她也不過才二十四。

  沈照看到她眼底浮現出來的傷痛,心口突然一緊。他把她抱下來,用她的車鑰匙,按了一下,找到她的車,然后把她抱到車里。

  此時的唐瑞倒是很安靜。

  她大概知道,就算再吵再鬧,也無計于事。

  而沈照,并不是一個很有耐性的人。

  車里,空氣仿佛凝固。

  沈照看了一眼唐瑞,經過方才的折騰,她束起的頭發散落了幾縷在額前,顯得她更加的楚楚動人。

  “地址。”

  沈照專心地開著車。

  如果唐瑞再不告訴他地址,那他只能把車子開到自己的酒店了。

  唐瑞望著車窗外的風景,腦海里浮現出好多好多的畫面。

  可能是真的醉了吧!

  也有可能,人醉后,就容易犯傻。

  可以肆無忌憚的傻。

  她說:“我十一歲那年,等了一個少年。”

  沈照轉頭看了她一眼,又繼續認真地開車了。

  “他說,每年的除夕都會回來見我,可是每年都失約。”唐瑞自嘲地笑笑,她用手指在車窗上畫畫,沈照不知道她畫了什么,但,這種和她單獨在一個車里的感覺,特別溫暖。

  就像他曾經缺失的那一塊,瞬間就給補足了般。

  “后來,我跑到了他的國家,我向他表白,可是他說,我還小,不懂感情。”說到這,唐瑞哭了起來。

  沈照有些手足無措了。

  他從來沒有哄過女人,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哄她。

  可是,這女人說來也奇怪,哭了一小會,又不哭了。

  “后來,我們經歷了很多……”唐瑞說著說著,就睡著了。

  她陪著他去f國,陪著他經歷了人生中最痛苦的時刻。

  也是因為那趟旅程,讓唐瑞患上了ptsd……不過后來,她慢慢的走出了陰影。

  在等紅綠燈時,沈照看了一眼睡著的唐瑞,把冷氣關小了一些。

  他嘆了一口氣,只能把她先送到他的酒店了。

  突然,唐瑞的頭輕輕地往一邊傾斜,沈照立即將自己的肩膀伸了過去,看到她細膩白嫩的臉寵,那一對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

  他伸手想去接碰,又發現,唐瑞動了一下,他才收回了手,再抬頭時,外面的霓虹燈,打進車窗。

  他看到,唐瑞畫的那副畫。

  是一片大雪中,女孩站在樹下等待……

  她還特意加了一條圍巾,被風飄了起來。

  沈照知道,她今晚說的,就是她和于然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