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129章 大舅子饒個命
  周正怒了:“難道你想在這里過夜?”

  于驍又懵了。

  幾個意思?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他想在這里過夜,有問題?

  周清清看這兩人,完全像是雞同鴨講。

  誰也聽不懂誰的意思。

  就打了圓場:“于驍,你坐我哥的車回去吧!我家風嚴,不能留男人過夜。”

  “周清清!!”于驍瞪著她。

  這蠢女人,是不是腦子有問題了。

  他自己有車,干嗎要坐她老哥的車,再說了,剛剛在床上,他還沒盡興。眼看著小白兔就要被他吞掉了。結果,來了個大舅子,把一切都給打亂了。

  周正看這兩人,總覺得奇怪。

  “你們不是男女朋友關系?”

  周清清正想點頭,就被于驍直接當著周正的面,把她摟在了懷里,簡直是色膽包天,色膽包天啊!!

  周清清氣得一腳踩在了于驍的腳上。

  于驍痛得臉都漲紅了,但依然要維持表面的平靜。

  周正看著這兩人,不自覺的把目光瞥向了一邊。

  打情罵俏的。

  當他是個擺設么?或者,當他不存在?

  這幾百瓦的電燈泡,著實是不好當。

  周清清瞪他,用僅他們倆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我哥還在這,你收著點兒。”

  “你哥都懷疑我們不是情侶了,那我不得表示表示……”

  “于驍,你流氓!!”

  “周清清,你就不能配合點?”

  配合你個鬼哦。

  周清清氣都快被他氣死了。

  她清咳了一聲,對周正笑道:“哥,要不,你先到樓下等著。”

  周正瞪了于驍一眼。

  于驍挑了挑眉,沒當一回事兒。

  “哥,拜拜。”周清清像是催著周正走似的。

  周正也看出了他妹妹的意思,惱火地走了。

  現在,屋里只剩下于驍和周清清了。

  周清清晶亮的眼眸閃著慧黠的光,她貼近他,笑吟吟地說:“現在就剩下我們兩了,要不繼續啊?”

  于驍一把將周清清按在角落,灼熱的眼眸,分外明亮:“你想怎么做?”

  怎么做……

  這么直接的嗎?

  這做,還得分怎么做?

  周清清有點不想跟他鬧了。

  本來就是想逗逗他,結果,人家還認真了。新筆趣閣

  還以為,他哥來了,擾了他的興致,沒想到,這個男人,欲望這么強,興致這么高。

  周清清清麗的眼眸,越瞪越大。

  “你快把衣服穿上,我哥還在樓下等……”

  周清清話還沒說完,就被于驍給堵了。

  這男人,說親就親,根本不給別人任何思考的空間。

  這纏綿悱惻的一吻,直接把她吻得,身子軟成了一汪池水。

  要不是周正還等著,他早就把周清清吃干抹凈了。

  “你哥真是我的克星,偏偏在這個時候來壞我的好事。”于驍喘著氣說著,又氣不過,往周清清的唇上咬了一口。

  這誘人的小妖精。

  “好了,你別鬧了。我哥找你,肯定有事。”

  于驍捏了捏周清清的臉。

  “等我。”

  他說著,就把襯衣套在了身上,然后離開了。

  周清清癱倒在自己的沙發上。

  感覺渾身上下沒一點力氣了,沒想到,于驍這么可怕,感覺這次逃過了一劫,下次就不一定能有這么幸運了。

  為了不讓他把她真的吃干抹凈。

  周清清連夜買了機票。

  她要逃。

  她才不會傻乎乎的真的幫于驍生孩子。

  可是……

  剛剛那一刻,她真的抵不住了。

  她是真的由喜歡,轉換成了愛了吧!

  她愛他。

  可是,她又不想那么快把自己給他。

  她周清清可以在任何事情上,表現得很灑脫,卻唯獨在感情上面,她做不到。

  ……

  于驍從樓上下來,就去了車庫,他那大舅子還真在那里等著他。

  兩個大男人,其實沒啥好說的。

  但是,這中間穿插了周清清,就不得不說了。

  周正直截了當地問:“對我妹,認真的?”

  “嗯。”于驍從口袋里掏一包煙,抽了一根扔給周正,自己叼了一根。

  周正點了火。

  于驍發現自己沒帶打火機,笑道:“借下火。”

  周正把打火機扔給了他。

  此時,煙霧從于驍的嘴里吐出來。

  他笑道:“你不信我?”

  周正冷哼了一聲,沒想到自己掩飾的那么好,還是被于驍給看出來了。他說:“你小子,從高中起,女友就沒斷過,我怎么信你?”

  他周正和于然是生死之交。

  所以,對于,于然這個弟弟于驍,他多少是有些關注的。

  周正又道:“我妹不是你的對手。”

  是啊,周清清外表跋扈,其實骨子里單純的很。他妹妹就算要找男朋友,他也希望,是那種老實忠厚型的,而不是像于驍這種,拿捏不住的花花公子哥。

  誰知道,他哪天,就始亂終棄了呢。

  “大舅子,你太高看我了。”

  是啊,他太高看他了。

  他以為,他于驍,對女人,無所不能!

  可事實上,他追了她五年,準確來說,是五年零六個月。

  是她一直纏在他的心里。

  是她讓他,魂牽夢縈。

  他向她表白,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次次都被拒絕。

  在這場戀情中。

  誰是誰的對手,一分高下了。

  周正看于驍露出苦澀的表情,笑道:“我那笨的要死的妹妹,什么時候……開竅了?”

  于驍也笑了一聲。

  可不是。

  她不過是外表看起來不那么聰明,但實際上,她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比任何人都清楚。

  估計是,不想被婚姻束縛吧!

  可他于驍,就是想給她周清清一場盛世婚禮。

  “得了,你們的事,你們自己解決,我也懶得操這個心了,走了。”周正打開車門,坐在駕駛位,看于驍還沒打算走,就把車窗給按了下來,“喂,你不走?”

  “你先走。”

  都是男人,他周正知道他于驍現在腦子里想的什么。

  于是,他臉色一沉,說道:“你小子這是故意要我看著我妹被你睡?”

  這周正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于驍要是還裝聽不懂,那就真活該老婆被大舅子領走了。

  看來今天,他是沒法吃到小白兔了。

  于驍回了自己的車上。

  周正防他,就跟防犯人似的。

  看他車子開走了,他才肯放心。

  都是一對什么兄妹。

  一個個都把他當成了壞人。

  但這又能怪誰呢。

  誰讓他從小,臭名昭著。

  要是換成于然,估計周正放鞭炮讓他妹和他在一起吧!

  可是,偏偏就是于驍,怎么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