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124章 美女總裁
  唐瑞有時候忙起來,確實沒有多余的時間陪于小棠的。

  而于小棠,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和顧章度過的。

  顧章雖說年紀小,但懂的東西很多,雖說他只有七歲,但是燒得了一手的好菜,于小棠的嘴就是被顧章給養刁的。

  以至于姚媽總是偷偷抹眼淚,說于小棠已經不需要她了。

  她可以告老還鄉了。

  每每這個時候,于小棠都會替姚媽擦掉眼淚,說:“小棠永遠都要姚媽。”

  姚媽哭著哭著就笑了,捏了捏于小棠的鼻子,一臉的疼愛。

  是啊,現在于小棠就是她的心肝寶貝,而每次看到于小棠,她總想起于然,這些年,就是苦了唐瑞了,為了把于氏集團撐下去,忙前忙后的。

  看著她一個女人,撐起整個家。

  姚媽就想起了白馥芳,不過,唐瑞比白馥芳更高明之處,在于懂得看時局,也知道怎樣利用如今的流量,為自己的公司帶來熱度。

  畢竟這是一個流量的時代。

  而五年過去了,周清清和于驍的感情,也沒進展多少,主要是周清清工作實在太忙碌了,而于驍也在忙著自己公司的上市。

  三年前,周清清終于騰出了時間,給于驍的公司做了代言人。那時候,剛好她的劇在播,所以,她的人氣和熱度,一直都霸占著各大網站。

  因此,也給于驍公司新推出的重點項目,賺足了一大筆錢。

  于驍對周清清很是感激。

  感激到什么程度呢。

  于驍說,他要以身相許,可奈何,周清清完全沒把他當一回事。

  可能是周清清的事業心太重了,還不想談婚論嫁,而且當時,正是她事業的上升期。于驍也能理解。

  以前,他被翁濛拋棄,他心灰意冷,甚至發誓,再也不投入真感情了。而這次被周清清給拒絕,他倒是能接受了。

  唐瑞說,他終于看清了自己的心。

  可是于驍表面不以為然。

  心里還是很清楚的。

  是他對她的愛還不夠,所以,讓她沒有到那種需要“以身相許”的地步。

  如今,他每次看周清清,總有一種,連他自己都說不清楚的情愫。

  而他們,一直以朋友的方式相處著,偶爾曖昧,偶爾又冷淡。

  于小棠說過,那個叫沈照的叔叔,希望唐瑞能向人家道個謝,可是,于小棠又沒問人家任何的聯系方式,怎么找?更何況,這北城,叫沈照的人,多了去了。

  于是,就把這件事暫時給放一放了。

  她的生活,除了工作,就是工作,似乎要把自己逼成一個女強人。

  如今在公司,她的地位最高。在做任何一項重大決定時,她都要深思熟慮,因此,壓力也很大。

  而于氏集團的美女總裁是單身這件事,讓很多的優秀企業家都想一親芳澤。

  可是,唐瑞對那些追求者,都沒有興趣。

  就算他們不嫌棄她有于小棠和顧章這兩個拖油瓶。

  她始終覺得,于然那場車禍不是意外,而是有人一手策劃的,所以,她要找到那個策劃的人。

  也要繼續托人拿著于然的照片,四處尋找。雖然得到的結果,永遠都是,沒有這個人,但她依然不會放棄。

  這日,那些人又來了消息。

  唐瑞以為,還是那句:對不起,我們沒能找到。

  卻不想,那人說,有看到和于然相似的人在機場出現過,而且,那人還和她的女兒于小棠打過照面。

  那么……

  唐瑞手握成了拳。

  沈照?

  唐瑞開車回了家,從書房里拿出于然的照片,遞給正在做晚飯的顧章看。

  唐瑞著急地說:“小章,你那天和小棠碰到的人,跟這張照片里的人,相似嗎?”

  顧章把抽油煙機關掉,解下圍裙,拿過照片,看了好一會兒,說:“那人戴著墨鏡,不過……輪廓有點像。”

  于小棠正在沙發上看動畫片,看媽媽和顧章在談話,就非常興奮地跑過去聽,當她看著爸爸的照片時,鼻頭就發酸了,她嘟起了嘴,不讓眼淚掉下來。

  是啊,沒有哪個孩子不想自己爸爸的,打她出生起,爸爸就消失了。

  姚媽和詹叔一提到爸爸,要么掉眼淚,要么轉移話題。而媽媽是很少談到爸爸的,看著堅強又美麗的媽媽,于小棠覺得很難過很難過。

  而在幼兒園,同學們都笑話她,說她沒有爸爸。

  于小棠才不是被人隨便亂捏的軟杮子,她氣得,直接和人家打了起來。打不過,她就哭著跑到顧章的教室里。

  有同學看到可憐兮兮的她,就會在教室里喊道:“顧章,你妹妹來找你了。”

  是的,于小棠的幼兒園和顧章的小學是在一起的。

  所以,于小棠遇到任何麻煩,都會哭著跑來找顧章。

  顧章正在寫作業,抬頭就看到了頭發蓬得跟雞窩頭,衣服還亂糟糟的于小棠,他氣的,把鉛筆一扔,牽著她妹妹于小棠就去了幼兒園的教室。

  那欺負于小棠的小孩,是一個胖胖的男生,此時,正一圈人圍著他,他們都在討論于小棠,什么沒人要的孩子,什么孤兒,什么單親家庭,什么沒有爸爸之類的……

  顧章氣極了,但還是沒有發火。

  他只是警告那小孩,以后不要欺負于小棠。

  結果那小孩非但不聽,還說會繼續欺負于小棠,那行,你家長不教,我來教,顧章就和那小孩打了起來。

  那小孩哪是顧章的對手啊,三兩下,就被顧章按在了桌面上。

  顧章大聲地說:“給我聽好了,以后再敢欺負我妹妹,我就湊扁你。”

  完了后,顧章就牽著他妹妹走了。

  在回家的路上,于小棠一直哭。

  顧章替她擦掉了眼淚,安慰道:“小棠別哭,還有哥哥陪著。”

  “我不是哭這個!!”

  “那你在哭什么?”

  “你都被人打成了豬臉,回家后,媽媽一定會罵我。”

  豬臉?

  顧章都沒有發現自己什么時候被湊成了豬臉。倒是那個小胖子,被他湊成了豬臉吧!于小棠這是,搞反了?

  他摸了摸臉。

  完好無傷啊。

  于小棠哼了一聲。

  她就喜歡說的夸張不行嗎?她其實是怕顧章被人湊成豬臉。

  就是擔心了,但是小孩子,不懂得用詞,就成了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