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120章 戲子
  今年的除夕夜,過得比較清冷。

  整個祖宅就只有他們四人。

  但姚媽不僅貼了窗簾,還買了春聯,祖宅被她打造的,喜氣洋洋的,顧章也穿上了新紅襖,整個氛圍感,拉得滿滿的。

  姚媽正在廚房里包餃子,詹叔帶著顧章在看電視。

  唐瑞一個人坐在屋里,望著窗外的雪,想起去年,于然回來時,也是冒著大雪的,他的身上都遮滿了雪花,卻依然遮掩不住他的帥氣。

  倒是雪景之上的他,更是帥的一塌糊涂。

  唐瑞咬著下唇,讓自己不要哭出來。

  她要堅強。

  可是,她快撐不下去了。

  她摸著隆起的肚子,壓抑著內心的情緒。

  姚媽把鍋里的餃子盛出來,端上了桌面。

  此時,唐瑞也已經從屋子里出來了。

  她拿著紅包,笑著對大家說:“新年快樂!”

  是啊,新年快樂。

  又是一年了。

  然后,她把紅包,一人發了一個。

  顧章拿到紅包,笑嘻嘻地說:“媽媽,新年快樂。”

  現在的顧章,吐字已經很清晰了。

  “小章現在說話可是越來越利索了。”姚媽摸了摸他的腦袋。

  顧章像是聽懂了一般,害羞地笑了笑。

  “小顧章,真是乖寶寶。”唐瑞抱了抱他。

  他的小脖子一直蹭著唐瑞的臉,激發了她的母愛天性。

  大家正吃著餃子呢,就聽到院子里有車子的聲音。

  姚媽跑出去看,從車上下來的是穿著一件羊絨大衣的于驍。

  今年的除夕,雪景很是好看。

  連下了幾天的大雪,將整個北城都包裹住了,就像一塊奶油蛋糕。而唐瑞住的這個祖宅,更是像一個年代久遠的城堡。

  于驍進了屋,姚媽給他拍了拍身上的雪。

  落了滿地。

  “你今兒個回來,也不給我來個信。”姚媽拿眼橫他,“我可沒煮你的飯。”

  “我又不是來吃飯的,我是來喝湯的。”于驍嬉皮笑臉的。

  “臭小子,都多少歲了,還沒個正形。”

  是啊,他能吃多少,他過來,不就是為了看看顧章和唐瑞的嘛。

  顧章一看到于驍,就伸手要于驍抱抱。

  自從唐瑞收養顧章,就和于驍商量過了,在小叔的支持她,她更是有信心把這孩子養大了。

  于驍一把將他抱起,掐了掐他嫩嫩的小臉:“這小子,胖了不少。”新筆趣閣

  “小叔,過來吃餃子。”唐瑞騰了個地方給他。

  于驍坐在那兒,看著熱氣騰騰的羊肉湯和幾盤餃子,心里頭暖意洋洋,他喝了一口湯,笑道:“還是姚媽熬的羊骨湯,最好喝。”

  “那你就多喝點。”姚媽給他又盛了一碗。

  “小叔怎么沒陪二叔二嬸過年?”

  “剛陪他們吃了飯,我們吃的早。”于驍喝了一口湯,笑道,“每年他們都催婚,我是懶得再聽了,偷跑出來的,你這兒,有地方讓我待一晚不?”

  唐瑞笑了笑說:“我可不敢留你。”

  再說了,她留,她能留得住么!

  兩人心知肚明,互相笑了笑。

  “你個小丫頭片子!!”

  于驍自然是知道她葫蘆里賣的什么藥的。

  “小叔,能忍著待會不出去?”

  “被你這么一說,我現在就得走了。”

  看吧看吧,唐瑞就知道他忍不住的,就知道在除夕之夜,他怎么可能不去看周清清呢。

  不過,周清清要出來,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兒。

  她當演員這件事,她父親以及兄長都是反對的,好不容易告個假,回家過年,現在,估摸著在對簿公堂了

  于驍摸了一下顧章的腦袋,說:“小章,伯伯晚點再來看你。”

  唐瑞牽著顧章的小手,小聲說:“小章和伯伯說拜拜。”

  “伯伯拜拜。”

  于驍笑了一聲,就又走了。

  姚媽碎碎念道:“這于驍,從小到大,都是瘋來瘋去的,也不知道這會子,又要跑哪里瘋去了。”

  唐瑞笑而不語。

  畢竟,于驍和周清清,沒有公開戀情的情況下,她都會替他們保密。

  于驍坐車里,給周清清發短信。

  于驍:“哪呢?”

  此時,周清清被周父和周正圍著。

  看到于驍的信息,也不敢回。

  只能找了個借口說:“我要去上洗手間,你們別老盯著我。”

  周老爺子氣得,眉毛都飛了起來:“把那鬼工作給辭了,我們老周家養不起你嗎?需要你拋頭露面去當戲子,我老臉都要被你丟盡了!”

  “你從小就沒管過我,長大了,也管不著了。”周清清懟了回去。

  在周老爺子的高壓下,她還能頂得住,說得出話來,已經算是勇氣可嘉了。

  周正看妹妹和父親你一句我一句的,也沒吭聲。

  要是以前,他一定幫著父親把周清清罵得狗血淋頭。

  這大概就是……失戀的男人吧!

  幸好這周老爺子沒了個幫手,要不然,周清清哪能說得過他啊。

  周清清沒再搭理周父,徑自跑到了洗手間,給于驍回了一句:“在家陪老爺子過年。”

  于驍看了一眼手機后,發起了引擎。

  他知道周家在哪的。

  以前,他就去過。

  也多虧了,于然和周正是朋友,所以,為了贏于然,他以前,可是把周家的路線也給摸清了的。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他肯定是要全方面布局的。

  可是后來吧,他也沒能贏于然,現在,倒也算,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了。

  周清清從洗手間出來,周老爺子嚴厲地看了她一眼,說:“你要還當戲子,就不要認我這個爹!!”

  周清清真是胸口氣得疼。

  “這都什么年代了,您這思想,怎么還沒改變?”

  只能說,他父親過于迂腐了。

  周老爺子看了周正一眼,希望他能幫著說兩句,結果,周正直接當沒看見,周老爺子氣得,橫眉豎起:“都是些沒用的東西。”

  說著,筷子一扔,這頓飯,他是吃不下了。

  正好,周清清也吃不下,拿起她的大衣和包包就走,到門口時,她轉身,說道:“祝你們新春快樂,我先走了。”

  “你,你這個不孝女!!!”周老爺子氣得,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引得整個桌面都為之顫抖。

  周正嘆了一口氣,說:“爸,您對清清,是不是太嚴厲了些。”

  是啊,從小到大,不許做這個,不許做那個,現在連她的工作,她的事業,他都要管了。他是真的愛自己的女兒嗎?

  他是怕她給他丟臉。

  周清清像只可憐的小白兔,一個人走在路上,外面的風冰寒刺骨,外面的雪大如鵝毛,這么大的一個城市,她竟覺得,無處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