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109章 為母則剛
  “程小姐,請坐。”唐瑞見她來了,微微抬了抬眼。

  她甚至都沒正眼瞧過她。

  程晚晴自然是知道唐瑞對她的敵意的。

  她冷笑一聲,自己坐下了。

  唐瑞仍然裝作很忙碌的樣子,她在等她先開口,畢竟她這次來的目的,誰都知道是不單純的。

  果然,這程晚晴按捺不住了。

  她說:“唐小姐,我這次來是想告訴你,這人嘛,做任何事情都別太得寸進尺了。”

  “我不明白程小姐的意思。”

  “你是聰明人,怎么會不明白呢?”

  “你這沒頭沒尾的話,誰又聽得懂呢?”

  程晚晴冷哼了一聲,幾年不見,曾經那個小毛丫頭,好像變厲害了。當年,她就知道她并不簡單的。

  沒想到,現在的她,更是伶牙俐齒。

  “我……”程晚晴氣得肝兒疼,她正想朝她發火,又想著,要維持她淑女的形象,畢竟,她長得一副柔弱的樣子。

  楚楚可憐就是她的人設。

  她可不能丟了自個兒的人設。

  “我的意思是,唐小姐這懷著孩子呢,就不要隨便和別人的未婚夫見面了。”

  “哦。”唐瑞算是懂了,這程晚晴就是希望她能離顧言遠點。

  她笑了笑,把手里的文件一放,說:“我希望你能明白,是你未婚夫約的我。”

  程晚晴這下子更氣了:“如果不是你勾引他,他怎么會和你單獨見面,而且還把那么值錢的地皮讓給了你們于氏集團。”

  “程小姐如果覺得,這地皮給的可惜了,也可以讓你們家未婚夫,不要送給我啊。”

  “你……”

  程晚晴氣的一下子從凳子上站了起來,她演了這么多年的戲,就沒有敗過。

  那些個想嫁進顧言家的,數不勝數,如果她沒兩把刷子,早就被踢出局了,而如今碰上了唐瑞這么一個棘手的。

  從前,因為于然,她就輸給了她,而現在,她好不容易攀上了羅氏這么一個高枝,說什么也要把她的獨子顧言給拿下了。

  眼下這唐瑞又橫插了一腳。

  她真是覺得,這唐瑞就是她的克星。

  所以,她心里又生了一計,那就是,請人把這唐瑞直接給做了,總比現在,她來她于氏集團宣布主權要方便的多。

  可是既然都已經來了,她也就不能就這么回去,總要有點收獲吧!

  看唐瑞這硬的是不吃了,她只好……再動個苦肉計了。

  “瑞瑞,曾經我那么愛于然,可是他只喜歡你一人。我知道你也是愛于然的……我知道,你和顧言應該是沒有什么的,你看,我就是這么小肚雞腸,誤會了你。我想,你以后,應該不會找顧言了,對嗎?”

  唐瑞自然是知道她程晚晴這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的。

  她不說于然還好,一說于然,她就火大了。

  “程小姐,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可以請回了嗎?”

  “瑞瑞,你真的明白了嗎?那么,你以后還會見顧言嗎?”程晚晴就想聽到唐瑞的一句承諾。

  可是,她怎么會如她所愿呢。

  雖說唐瑞對顧言沒什么男女之情,日后也不準備見面。

  但是,她偏就不給出這句永不見面的承諾來,憑什么啊!一個曾經害過她的女人,憑什么……她也配嗎?

  唐瑞面無表情:“程小姐,請吧!”

  “瑞瑞……”

  唐瑞已經被程晚晴弄得很不耐煩了。

  這程晚晴見唐瑞是軟硬不吃,臉色就一下子變了。

  她瞪著她,惡狠狠地說:“唐瑞,我好話說盡了,你要是還跟我家顧言見面,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唐瑞笑了笑,這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這程晚晴這么多年來了,還是沒有頭腦,她一個公眾人物,凡事她向媒體透露一點,她曾經在學校里的“風光偉跡”,她的演藝事業還能繼續下去嗎?

  她唐瑞一直都是秉承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誅之。

  而如今,她竟想要挾她,簡直搞笑。

  “程小姐怕是忘了,曾經是怎樣綁架我的?”

  程晚晴面色一沉,接著,故作輕松地說:“那都是陳芝麻爛谷子的事了,誰又會信你?”

  “你覺得我會蠢到不留下證據嗎?”

  “什么證據?”

  “錄音帶,錄像什么的……好像還是可以找到。”

  程晚晴一聽,嚇得三魂去了兩魂,她直愣愣地指著唐瑞,大吼:“你休想騙我,我早就把那些證據全部銷毀了。不可能有!!!”

  “哦,是么。”唐瑞笑著,把手機揚了揚。

  程晚晴眼尖地看到了,她啟動了錄音app,也就是說,打從程晚晴剛踏進她的辦公室時,她就已經錄好了音。

  所以……

  剛剛所說的話,無非是唐瑞故意引誘她的。

  程晚晴這下,氣得臉色發白,她揚起手,就要打下去,被唐程拽住了手腕,她輕輕往后一扳,卡擦一聲,程晚晴的手腕斷了。

  程晚晴疼得眼淚直在眼眶里打滾。

  “你做了什么?”

  “我要是你,就趕緊去醫院接骨。畢竟啊,你們當明星的,靠的也是這副皮囊賺錢。”

  “唐瑞!!!!!!!!!!”

  她要和她誓不兩立。

  她就算死了,也要找一個人墊背。

  這個人,一定是唐瑞。

  看著她惡毒的眼神,唐瑞只是冷笑。

  程晚晴在唐瑞這,非但沒有宣誓她的主權,反而被將了一軍,她的證據全部掌握在了唐瑞手里,她不能拿她怎么樣了。

  所以,她只能忍著手腕的疼痛,灰溜溜地離開了她的辦公室。

  唐瑞看她走了,這才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她松了一口長長的氣。這件事,也算是翻篇了,只是,以程晚晴那種個性,想必今后她得步步小心了。

  她撫了撫自己的肚子,小聲說道:“小棠,媽媽沒嚇著你吧!”新筆趣閣

  為母則剛。

  她不能讓小寶貝受到任何的傷害。

  所以,她得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起來。

  程晚晴剛走,于驍就進了她的辦公室。

  其實他早在門外等了很久,所以也聽到了里面的對話。

  他對唐瑞的機敏,和果斷,表示十分的欣賞。

  “小叔,你都看見了,我是不是很壞啊?”

  “怎么會。對待惡人,就應該用這種法子。”

  “嗯。”

  唐瑞笑了笑,是啊,對惡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最大的傷害。如今,她不要做一個脆弱的人,她要堅強,同時,也要變得更加的強大。

  程晚晴只是一個開始,未來里,她要做的,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