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102章 識破騙局
  唐瑞醒來時,看到白霜霜坐在她的床邊。

  白霜霜一見她要起來了,就給她墊上了背枕。

  唐瑞對她笑笑:“謝謝。”

  “別跟我客氣。”

  過了一會兒,兩人都沒有開口,直到于驍敲門進來,這才打破了僵局。

  于驍望著唐瑞,笑了一下,說:“還好嗎?”

  唐瑞點了一下頭:“死不了。”

  是啊,她只是暫時死不了而已,誰知道,下一秒會不會想著就隨于然去了呢。只是,在沒有得到結果前,她仍然抱有希望。

  “那個……結果出來了嗎?”唐瑞抬頭問。

  于驍眼神有些閃躲,他坐在一旁的沙發上,拿了個蘋果削著:“沒那么快。你現在啊,就要好好注意身體,這只有大人吃好了,小孩才有營養。”

  “什么大人小孩?”唐瑞完全不知道于驍在說些什么。

  白霜霜看著滿臉都是疑惑的唐瑞,就說道:“你懷孕了,恭喜你要做媽媽了。”

  懷孕?

  唐瑞下意識地摸了摸腹部。

  雖然她什么也感覺不到,但是……里面已經有一個小生命在生長了。

  她很欣慰。

  在這個時刻,這個小生命能選擇她。

  之前,她刷小視頻,看到了這么一句話:

  我在天上挑了10000個人,才選中你當我的媽媽!!

  唐瑞笑了笑。

  這是在知道于然出事后,唯一的一次微笑了。

  她在心里,輕輕地說:“寶貝,謝謝你選擇我做你的媽媽,也謝謝你在這個時刻,給了我最大的支持。”

  看著唐瑞充滿母愛的眼神,于驍和白霜霜對視了一眼,白霜霜笑著對唐瑞說:“你要不要喝點湯。”

  其實唐瑞一點味口也沒有。

  但看在孩子的份上,還是點了一下頭。

  于驍把蘋果已經削好了,放到了一旁,這時,白霜霜已經把姚媽熬好的湯,倒在了小碗里,端過來遞給了唐瑞。

  唐瑞剛要接手,白霜霜想著,她還病著,就說:“我來吧!”

  唐瑞自然是不想麻煩白霜霜的,畢竟,他們倆的這種關系,也實在是不方便,就說:“謝謝霜霜姐,我可以。”

  “那好吧!”

  唐瑞接過湯,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著。

  白霜霜提醒道:“小心燙。”

  她最是清楚了,她關心的,無非就是她肚子里,于然唯一的骨血。

  唐瑞喝了兩口,就把碗放到了一旁。

  “不再喝點嗎?”白霜霜問。

  唐瑞搖搖頭,她實在是沒有任何味口了。

  于驍把他早削好的蘋果又切成了一小塊一小塊,放在碗里裝著。看唐瑞剛喝了湯,就把碗拿了過來。

  “吃點蘋果。”

  唐瑞對蘋果倒是不排斥的,酸酸甜甜的味道,也正好合了她現在的胃。

  她點了一下頭。

  蘋果倒吃的多了些。

  于驍知道她喜歡,又給她削了一個。

  白霜霜對這樣的唐瑞很是羨慕,不管她身處何種境地,都會有人真心對她好。比如姚媽,詹叔,還有于驍,周清清……再遠了說,周正對她也是很關心的。

  吃完蘋果后,唐瑞對于驍說:“小叔,我能出院嗎?”

  于驍看了一眼白霜霜,她是醫生,自然得聽她的了。

  白霜霜猶豫了一會兒。

  畢竟,她的身子骨極虛,再加上,于然的這件事,給她的打擊極大,如果不在醫院,回了家,萬一又暈倒了,后果不堪設想。

  但是,如果她一直待在醫院里,心情郁結。

  這樣對小孩的健康也不好。

  就說了模凌兩可的話:“我等會兒,問問你的主治醫生,看現在這種情況,能不能提前出院。”

  “有勞了。”

  唐瑞對白霜霜一直都是很客氣的。

  白霜霜只笑,而沒有再說什么了。

  半晌,她看了一下手表,說:“我得去值班了,有任何事,給我電話。”

  “嗯。”

  白霜霜走的時候,扔給了于驍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這眼神,唐瑞是看不懂的。

  現下,屋子里就剩下他們兩個人了。

  唐瑞問道:“小叔,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哪有。”于驍又開始削蘋果了。

  唐瑞知道他這個習慣的,每次說謊,都會削蘋果,從而轉移注意力。

  “你只要一說謊就喜歡削蘋果皮兒。”

  “這么說來,你還挺關注我的。怎么,以前怎么不覺得你這么關心我呢?要是,你早這么說……”

  “小叔。”

  唐瑞喊他。

  聰明如他,自然知道唐瑞的意思的。

  他想繼續打個馬虎眼給唬弄過去。

  可是,唐瑞一眼就能看出來,那他還隱瞞有個鬼用。

  “其實我不想說的,那個,報告出來了。”

  “嗯,結果如何?”

  唐瑞雖內心很緊張,但是外表仍然很平靜。

  “結果顯示,那具尸體是的。”

  他不敢說出于然兩字。

  唐瑞緊緊地握著拳頭,直到指甲深深地嵌進肉里,但她已經完全沒有了痛覺。

  突然,胃里又開始翻騰。

  她像是要把剛剛吃下去的食物,一并吐出來一般。

  于驍看她這副樣子,心痛極了。

  雖說他花名在外,哄女人的水平是一流的,但是,面對自己的親人,他實在是沒招的。他最不想欺騙的就是唐瑞。

  而他的騙局,也很容易一下子被識破。

  所以,他連在她旁邊說個善意的謊言都好難。

  “我還是不相信那具尸體是于然,我不信,我不信……”

  于驍走到床邊,將唐瑞抱住。

  此時,她最需要的就是一個肩膀,讓她靠一靠。

  他在安慰她。

  就像叔叔在安慰親侄女一樣。

  雖然他們之間隔著輩分,其實,以他們的年齡來說,是哥哥,也是妹妹。

  而這一幕,恰好被剛要進來病房的周清清給撞見了。

  是啊,于驍喜歡唐瑞。

  這是不爭的事實。

  也是她早就知道的事實,可是要接受這個事實,卻真的很難。

  她抬了抬頭,不讓眼淚掉下來。

  她拼命地對自己說,周清清,你是不是傻啊,沒看到于驍在安慰唐瑞嗎?唐瑞剛剛失去于然呢。

  給她一個肩膀,過份嗎?

  周清清,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小氣了。

  周清清你還是不是唐瑞的好朋友,好姐妹了。

  如果連你都因為這件小事而生她的氣,那么,她就真的,無依無靠了。

  這么想著,她大大方方地走進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