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66章 提前辦葬禮
  大約一個鐘頭后,主治醫生進來了,他嘆了一口氣說:“這是慢性毒藥。”

  鐘庭生喃喃道:“我知道你換藥了,可是萬萬沒想到,你換的竟是毒藥。”

  “我……”鐘盈盈跪倒在地上,眼淚流了一臉,“我不想害外公,我不想的……都是因為她。”

  鐘盈盈指著唐瑞。

  于然把唐瑞護在身邊。

  “如果不是你來到鐘家,我于然哥哥也不會被你迷得神魂顛倒,他最疼愛我了,可是,自從你來了,他就對我冷淡了。”

  唐瑞嘆息道:“你可以恨我,可是,為什么要害外公呢?”

  “因為……因為你要和于然哥哥結婚,你們結婚后,外公的遺產就會多分你一份,我自然是不能讓你得逞的……所以,所以我要在你和于然哥哥結婚前,就……就讓外公……”

  “好啊,好啊!”鐘庭生笑道。

  這就是他養的外孫女兒。

  事到如今,人證物證俱在,他只能……鐘庭生閉上了眼睛,慢慢地說道:“以后,你好自為知吧!”

  鐘盈盈愣住了。

  她知道鐘庭生的意思,就是要將她逐出家門了,那么遺產,她是半分也撈不到了。她跪著抓住鐘庭生的衣服,悲痛欲絕:“外公不要趕我走,別趕我走……我不能走,我不想走,外公,外公……”

  于然示意小六把鐘盈盈拖走。

  鐘盈盈苦苦哀求道:“別趕我走,外公,盈盈知道錯了……盈盈無家可歸……外公,你不能看著盈盈自生自滅……”

  鐘庭生這次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他板著臉,再也沒心軟過。

  最后,鐘盈盈被小六半拖半拉著離開的。

  屋里沒有了鐘盈盈的哀嚎聲,瞬間變得如死寂一般了。

  半晌,鐘庭生對于然說道:“提前把我的葬禮辦了吧!”

  唐瑞瞪大了眼睛,鐘庭生的意思是,他還沒死,就提前給他把葬禮給辦了?這是……什么邏輯……

  “好。”

  于然竟然也答應下來了。

  鐘庭生這輩子,從來都不走尋常路的,他的葬禮,我要在死之前自己看著。

  鐘庭生:“你先出去,留下瑞瑞吧!”

  “好。”

  唐瑞有些擔憂地看向于然,他對她微微一笑:“沒事的。”

  于然走后,把門帶上了。

  鐘庭生向唐瑞招手:“孩子,過來坐。”

  唐瑞點頭,坐在了鐘庭生的床邊。

  此時的鐘庭生,看起來就像一個隨時都有可能離開這世界的可憐老人,他無奈地笑笑:“你看,鬧出這么大的笑話來,讓你擔驚受怕了吧!”

  唐瑞笑道:“沒有。”

  “你很聰明。”鐘庭生那雙看透人心的眼睛,看得唐瑞有些害怕,“但是啊,這聰明的人,永遠都比愚笨的人,累得多。”

  “謝謝外公的教導。”

  唐瑞明白鐘庭生的意思,他應該是想說,寧愿唐瑞不那么聰明,未來也不會過得太累。

  “我可什么也沒說哦。”鐘庭生笑起來,就像一個可愛的小老頭。

  話一轉,鐘庭生繼續說道:“我啊,活不久了。”

  “外公長命百歲呢。”

  “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知道。”鐘庭生嘆了一口氣,說,“想我鐘庭生,這輩子,呼風喚雨,戎馬一生,唉,機關算盡,最后落了個,家破人亡。”

  “外公……”

  “我那敗家子和敗家孫,這輩子也就一眼看到頭了。就是我外孫子于然,我最是放心不下。”鐘庭生說這話時,那雙精銳的眼睛,變得慈祥了。

  唐瑞知道,他是打心里喜歡于然,疼愛于然的。

  許久,他才開始說:“瑞瑞啊,好好待于然,這孩子苦。自小被我那不爭氣的女兒拋棄,養在于家這么些年,也是嘗盡了人間冷暖啊。

  他年紀輕輕,就要擔負起兩家的責任。

  都怪我這身體,一直不見好轉,這孩子啊,高中一畢業就來幫我,后來……知道他父母是被陸家陷害的,就赤手空拳的要跟人家拼。

  那陸家是什么身份,連我鐘家都忌憚三分。

  我怕他出事,就命人把他送去接受了特訓。這孩子,什么苦都能吃,短短兩年,就磨練出了一身的本領,連我訓練多年的保鏢,都打不過他。”

  鐘庭生說到這,滿臉的驕傲。

  “我鐘庭生,曾經年少輕狂,殺人如麻,落到這個地步,我不怨任何人。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你能善待于然。

  我知道那孩子很喜歡你。

  可以答應外公,不管在什么情況下,都別離開他嗎?”

  唐瑞眼圈微紅,她點點頭說:“外公,您放心,我會永遠守著他。”

  “好,好,那我死也能瞑目了。”

  鐘庭生像是在交代遺言。

  唐瑞從他房間里出來后,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難過。

  她是知道于然的不容易的,一直都知道,可是,由鐘庭生的嘴里說出來,她仿佛看到了那個,原本開朗的少年,最后被殘酷的訓練和一刻也不敢忘的仇意,一步步逼成了如今的冷漠。

  唐瑞想起,他身上的傷痕。

  就知道,他花了多長時間,多少精力在訓練。

  于然接受特訓的兩年后,陸家的勢力大不如從前了,于然正好趕上了這個時機,于是花了好幾年的時間,他運籌帷幄,收集了陸家犯罪的證據,最后交給了警局。

  最后,陸家在逃亡途中,不幸身亡。

  這些年來,周正一直在海外執行任務,而陸家犯罪的事,也早就被警方給盯上了。這就有了周正和于然聯手,把陸家給捅了的事。

  原來,他對她若即若離是因為害怕給不了她未來。

  周清清說,于然愛慘了你。

  或許真正愛一個人,并不是占有,而是,希望她過得好。

  所以,他很想抓住她。

  在她十八歲生日那天……他想的。

  可是后來,又發生了受傷事件,他怕了。如果愛一個人,威脅到了她的生命,那么,愛下去的意義何在?

  瘋魔,不理智,沖動,從來不是他的性格。

  唐瑞看著眼前這個一直在門外等著她的男人。

  抑制不住地沖過去,把他緊緊地摟住。

  她說:“有你真好。”

  是啊,有他,她這一生都賺了。

  都說遇到很好的愛人,是一種恩賜,只有那些真正喜歡你的人,才會打心里面覺得你特別好,因為這樣的愛而變得自信有底氣。

  一個很好的愛人可以減輕一半的人間疾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