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61章 自證清白
  唐瑞走到這只貓的面前,笑了一下:“它根本就不是阿咪。”

  鐘盈盈的臉色突然大變,隨即又裝作很柔弱的樣子:“嫂子,阿咪可是我一手養大的,我怎么會認錯呢?”

  “它們可能是同一品種,但絕對不是同一只貓。”唐瑞說的信誓旦旦的,但是,也得拿出理由來啊,不然,誰信呢。

  唐瑞繼續說道:“阿咪是盈盈最愛的貓,所以它的毛發是透亮的,因為是經人打理過的。你們看,這只貓,它的毛發不但不順,還夾雜了一些殘葉,這明顯是一只……棄貓。”

  “這只是你的推斷,不能算是證據。”鐘盈盈心里已經開始慌亂起來了,只是,如果這一局還不把她扳倒,以后就難了。

  這些天,她趁于然不在,就讓佩山姨四處宣揚唐瑞的壞話,目的就是想把她給逼走,可是,唐瑞兩耳不聞窗外事,直接將自己鎖在了臥室,她想害她,也害不了。

  好不容易想到了這一局,萬一被她破了,那么,她在鐘家的地位,以及外公對她的信任,都會動蕩。

  “那這算不算是證據呢?”于然淡淡地說。

  突然,小六抱著阿咪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唐瑞大驚失色,小六是怎么找到阿咪的……還有,于然不是一直都在忙于公務嗎,他……哪有時間管她。

  可是,眼前明擺著的是,他不僅管了,還一直在暗中保護她。

  “阿咪,阿咪。”鐘盈盈驚喜地沖到小六面前,將阿咪從他的手里奪了下來。

  “你是怎么找到阿咪的?”唐瑞問道。

  小六看了一眼于然,然后低著頭說:“我想,阿咪應該是和鐘小姐走散了,既然已經回來了,那也就證明我們夫人并沒有傷害過阿咪。”

  鐘盈盈抱著阿咪走向唐瑞,唐瑞往后退了一步,于然將她護在了身后。

  鐘盈盈可憐巴巴地說:“對不起嫂子,我誤會你了,如果不是佩山姨說我的阿咪被您害了,我……”

  唐瑞嘴角微微上揚,好一朵白蓮花,東窗事發了,就把所有的責任推給了別人。

  鐘庭生清咳了一聲,說:“既然這一切都是佩山姨在背后指使,那么我們鐘家就留不得她了。”

  “老爺,我……老爺!!!”佩山姨嚇得跪在了地上。

  唐瑞想替佩山姨求情,畢竟這件事,她絕對不是主謀,她也是被鐘盈盈挑撥的,可是于然卻拉住了她。

  最后,這件事就這么草率地處理了。

  后來,唐瑞才知道,于然之所以拉住她。

  不過是想讓她息事寧人。

  于然說:“外公其實知道是盈盈做的,只是,他不愿意傷了一家人的和氣。”

  唐瑞點點頭,也對,像鐘庭生那么精明的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這件事的主謀。

  于然:“我知道委屈了你,瑞瑞,等外公的身體好些了,我們就回國吧!”

  “嗯。”

  “我知道你不喜歡這兒……”

  “我是不喜歡這兒,因為這兒的人,都喜歡算計,今天不是你算計你,明天就是我算計你,爾虞我詐,步步驚心。”

  唐瑞反過來想,于然何嘗不是在這樣的家庭里成長的,如果說于家就夠江湖了,那么,鐘家就是腥風血雨的江湖。

  要想安身立命,沒有一點智商,估計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過……”唐瑞主動抱住了于然,她微微一笑,說,“雖然我不喜歡這兒,但這兒有你啊。”

  是啊,有你啊。

  因為有你在,所以,即便是腥風血雨又如何呢。

  “瑞瑞,我不會讓你白白受委屈的。”

  “嗯。我信你!”

  她自然是信他的。

  因為他是她看中的男人啊。

  經過貓事件后,鐘盈盈對唐瑞百般討好。

  只是,唐瑞對她,依然是淡淡的。

  拿熱臉貼人家冷屁股,鐘盈盈自然是不開心的,但是,如果她不這么做,估計外公對她的態度會更冷淡了。

  這日,唐瑞坐在院子里喝茶,旁邊站著的,是永遠都會畢恭畢敬的小六。

  “我讓你查得怎么樣?”唐瑞淡淡一笑。

  “老爺的藥,確實不對。”

  “哦。”

  “那夫人,現在就要揭穿他們嗎?”

  “再等等。”

  唐瑞繼續喝著她的茶。

  自從佩山姨從她的房間搜出那瓶毒藥后,就給了她很大的沖擊力。她想,鐘庭生突然病情加重,是不是也跟藥物有關。

  而藥一直都是鐘盈盈在保管。

  如果她想讓外公暈倒呢?

  外公只要一暈倒,大家就會聯想到,是她和于然出去玩,從而使鐘庭生過于操勞工作所致。這樣,既安了她迷惑于然的壞名聲,還讓于然心生愧疚……

  一石二鳥。

  既然鐘庭生對鐘盈盈還有半分親情,那么,她就不能動她,就算動了,也只是動了點皮毛,而不會傷其根本。

  她要做的,就是讓她的面具徹底被撕裂。

  畢竟蛇打七寸,不是?

  “那老爺如果一直吃鐘盈盈給的藥,身體怕是承受不住。”小六對鐘庭生的忠心,唐瑞是知道的。

  不過,她早就想好了對策了。

  她緩緩道來:“經過上次那件事后,想必鐘盈盈暫時是不會打草驚蛇的,你替我好好盯著她,發現任何異樣,立即告訴我。”新筆趣閣

  “好的,夫人。”

  唐瑞松了一口氣,茶也不喝了,直接進了屋。

  她想再搜集更多鐘盈盈的證據,再將她一次性干掉。

  畢竟,這種人留在身邊,遲早會是一個禍害。而她,實在不想看于然太累。他不僅要操心生意上的事,還要打理家里的事。

  偏偏這個蛇蝎美人,還是他從小看到大的妹妹。

  他下不了手,那么,由她來吧!

  有時候唐瑞想不通,她鐘盈盈究竟是為什么。

  她有錢有貌,還有鐘家當她的靠山,好好做個人不行?非得學人家綠茶,動不動就破壞別人的感情,甚至瘋狂到拿疼愛自己的外公的性命來達到她變態的心理。

  如果說顧言是變態的,那么鐘盈盈比他更變態。

  至少顧言并沒有做傷天害理的事。

  而她鐘盈盈,一次又一次地陷害唐瑞。

  對待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唐瑞很擰得清,所以,她看得,也更清。

  “鐘盈盈,這是我給你的最后機會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她可以暫時不揭穿她,如果……她還繼續禍害……就休怪她無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