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59章 病危
  那日,于然帶她喝了果子酒,吃了糕點,又給她彈了吉他。這是她來f國最快樂的一天了。

  晚上,兩人靠在一起,看滿天的星辰。

  半晌,于然握住了唐瑞的手,目光極奇溫柔:“明天,我送你回國吧!”

  唐瑞心抽痛了一下。她知道的,于然突然放下了所有的工作陪她玩了一天,肯定是有理由的。果然,他還是要送她回國。

  為什么,他總想推開她呢。

  她就那么令人討厭嗎?

  “為什么?”她眨了一下泛酸的眼睛,仿佛下一秒,就要掉下眼淚來。

  于然強忍著心中的疼痛,勉強地擠出了一點笑:“你的暑假不是快結束了嘛,我想……”

  “你就那么喜歡替我作決定嗎?”

  “瑞瑞。”

  “我其實早就決定好了,我要休學一年。”

  于然望向唐瑞,她亮閃閃的眼睛里,寫滿了堅定,她說:“這次,你不能再把我推開了。”

  于然的心臟仿佛被揉碎了,疼痛瞬間穿透了他的四肢百骸。他再也說不出那么殘忍的話來,只能將她用力地攬進懷里。

  “對不起,我好像又做錯了。”于然的聲音有些暗啞。

  唐瑞眨著酸澀的眼睛,笑道:“還好,你沒有現在就把我送走。”

  于然啞然失笑。

  唐瑞認真地說:“那樣,我會恨你一輩子。”

  是的,如果他還是將她的感情,排除在外。

  那么,她就決定不再給他機會了。一次,也不給了。

  突然,于然的手機響起,是鐘盈盈打來的電話。

  “哥,外公病情加嚴,你快回來。”

  “好。”

  于然掛了手機,握了握唐瑞的手:“我們趕緊回去。”

  “怎么了?”唐瑞著急地問。

  “外公出事了。”

  出事了?昨天還好好的,精神抖擻,就一天,就出事了嗎?唐瑞思緒有些混亂,也顧不得那么多了,當務之急,就是趕回去。

  于然把車子開得極快。

  唐瑞強忍著身體的不適,不露出一點難受的痕跡,因為她不想讓于然在這個時候還分心。

  到了鐘家別墅,于然推開車門,像是沖進屋里的。

  等唐瑞下車,早就不見于然的影子了。

  鐘庭生的房間里,醫生已經在搶救了。

  鐘盈盈哭得梨花帶玉的,一看到于然,就直接撲了上去,將他緊緊地抱住。

  “盈盈,外公怎么樣了?”

  “醫生還在搶救。”

  “是怎么回事?”

  “外公下午明明好好的,一到吃晚飯的時候,突然說沒胃口,就一個人躲在了書房,等我送飯過去時,看到外公……看到外公倒在地上……哥,對不起,是我沒有好好照顧外公,對不起……”

  “這不怪你。”

  于然安撫著鐘盈盈,全然沒有在意他身后的唐瑞了。

  鐘盈盈就這么當著她的面,抱住于然。

  就這么明目張膽。

  她是在向她示威嗎?

  這個時候,一定要冷靜。

  她不過是想氣她,那么,她偏偏不生氣。她大方地走到于然和鐘盈盈身旁,把她強行拉開,并關心地說:“盈盈,你也累了,先去休息,這兒有我和于然看著呢。”

  “嫂子,我不走,我要看到外公平安。”

  “好,那你先冷靜一下,”唐瑞給鐘盈盈遞了一張紙巾。“擦擦吧!”

  “謝謝。”鐘盈盈接過紙巾,但依然表現出一副隨時要暈倒的脆弱感。

  只要有她唐瑞在,她鐘盈盈就休想再接近于然了。

  過了許久,醫生從鐘庭生的房間出來。

  鐘盈盈沖到醫生面前,激動地問道:“醫生,我外公怎么樣了啊?”

  “病情已經穩住了,但還是要多加休息,不可過于操勞了。”

  “好的我記住了。”鐘盈盈點點頭,再看了一眼身后的佩山姨,說道,“麻煩你送一下醫生。”

  “好的小姐。”佩山姨鞠躬說道。

  此時,于然已經進了鐘庭山的屋里,望著昏迷不醒的外公,他內心滿是自責。如果今日,他不出去,而是陪在外公身邊,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昨晚,他熬夜批完了所有的文件,以為可以騰出一天的時間來,卻不想,鐘庭生比他更勤勉,拖著病痛身體,還在操心著公司的大小事。

  屋外,鐘盈盈盯著唐瑞看,突然,她笑了。

  唐瑞覺得她莫名其妙,也懶得搭理她。

  鐘盈盈:“如果我哥不陪你出去,外公也不會暈倒。嫂子,你覺得我哥,會不會自責啊。”

  鐘盈盈陰陽怪氣的。

  唐瑞內心油然升起了一股倦意,她實在不想再跟鐘盈盈糾纏。

  “自不自責,不是你該操心的事。早點休息吧!”

  “嫂子,你什么意思?”

  “聽不懂?”唐瑞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你既然叫了我一聲嫂子,那么我老公的事,就不勞煩小姑你操心了。”

  鐘盈盈被唐瑞氣得直冒火,但又不能和她明目張膽地吵,只能暫時作罷。但是臨走時,還是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既然撕破了臉,也沒必要再裝了吧!

  這樣也好,省得她一天到晚的戴著個面具了。

  唐瑞走進屋里,她安靜地坐在于然的旁邊。她望著暈睡的鐘庭生,心里充滿了愧疚。

  于然看向她時,她才發現,那雙好看的眼睛,此時已布滿了血絲。他朝她笑笑:“沒事,你去休息吧!”

  “我陪你。”

  知道于然怕她太辛苦,她又補了一句:“別讓我走。”

  “好。”

  鐘庭生是半夜醒來的。

  醫生說了,只要老爺子醒了,就沒事了。

  當他看到唐瑞和于然一直陪著他時,他很生氣:“都去休息吧!我一時半會死不了。”

  看于然沒動靜,他又補了一句:“你不想休息,也得讓你媳婦休息啊。”

  于然這才答應,說是送唐瑞回屋,再過來。

  鐘庭生直嫌他麻煩。

  老人家嘛,而且像他這么好強的老人。

  自然是不希望別人把他當一個脆弱的人來看待了。

  可是,他是于然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如果不守著他,他自然是不放心的。

  送了唐瑞后。

  于然再回來時,就發現這小老頭兒,居然把門給鎖了。

  這倔脾氣,也是沒誰了。

  于然嘆息,只好回了自己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