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48章 留夜
  于然走進病房,發現唐瑞已經不在了。

  但,病房外面的小院里,有小孩的吵鬧聲,于然轉過頭,透過玻璃窗,看向外面。

  幾個小孩拿著羽毛球拍,揮舞著喊道:“姐姐,在那邊那邊。”

  于然順著他們的方向望去,就看到唐瑞穿著超大病號服,在爬樹……他的表情瞬間就凝固了。

  帶了點氣的,就沖出了病房。

  當他走到院子時,就看到唐瑞已經爬上樹了,她伸長了手臂,想要勾住掛在樹枝上的羽毛球。她每往前一點點,于然就的心就提起來一點。

  在她快要抓住羽毛球時,突然腳下一滑,于然跑過去,正好接住了掉下來的唐瑞。

  這時,羽毛球也正好從樹枝上掉了下來,似乎是同時,唐瑞睜大了眼,看到了抱著她的于然,她有點小羞澀地笑笑:“你怎么來了?”

  于然湊到唐瑞的耳邊小聲說道:“難道我來的不是時候嗎?”酥酥麻麻的觸感,瞬間爬滿了全身,她的臉更紅了:“你放我下來。”

  “生病了都不好好躺著,看我怎么懲罰你!”

  “你……”唐瑞氣不打一處的,“你就杖著我病了,就想欺負我。”

  于然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唐瑞只好把臉埋進他的胸口。畢竟被這么多的護士和病友看到,還怪不好意思的。

  于然把唐瑞輕輕地放到床上,還替她拉了一下被子,唐瑞眼不眨地盯著他,就想看看他要怎么懲罰她。

  誰知道,這家伙,直接來了一句:“你休息一下。”

  唐瑞覺得啊,這家伙真是沒趣,其實,她還挺期待他懲罰她的。

  都這么久沒見了,也不見他有點表示,那總不能讓她一個女孩子主動吧!雖然她以前也的確很主動。

  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

  不是他說要追她的嘛。

  她還等著他來追她呢,不過,照目前這個情況來看,怕是有點困難啊。

  “你,餓了嗎?”

  “嗯,有點。”

  這不說還好,一說,還確實有點餓了。

  “那,我出去一會。”

  “好。”

  唐瑞點了一下頭。

  看著他離開,唐瑞心里酸酸的,她想過無數次兩人重逢的畫面,可是沒有一次會是這樣,幾個月不見,于然好像又變回了曾經那個拒她于千里之外的他,拘謹的,就像她只是他認識的一個人。

  唐瑞望著窗外發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于然擰著幾個包裝袋進來了。

  唐瑞回過神來,盯著他看,他正拆開包裝袋,唐瑞嚇了一跳,他買的可真多,不就是粥嘛,就買了好幾種。

  “你買這么多,我也吃不完啊。”

  “我不知道你喜歡吃什么口味的,但病人也不宜吃得過于辛辣,就買了這幾種清粥,你挑挑。”

  唐瑞看了看,指了一下中間的青菜瘦肉粥。

  于然把病床上可伸縮的餐桌拉下來,將粥放在上面。唐瑞起身,看了他一眼,然后拿起勺子,也沒吹,就往嘴里送,舌頭燙得直發麻。

  “好燙好燙。”

  于然俯過身,捧起她的臉,就吻了下去。

  她被于然深切又溫柔的吻,弄得意亂神迷的。

  等他放開她時,她都覺得腦袋嗡嗡的。

  “現在還燙嗎?”

  唐瑞搖了搖頭。

  于然嘆了一口氣,從她手里將勺子拿過來,他舀起粥,輕輕吹過后,才送到唐瑞嘴邊。

  “張嘴。”

  唐瑞都懵了,只能聽從他的指揮。

  最后,他硬是把一碗粥給她喂完了。

  其實,剛剛她的嘴唇突如其來被他堵上時,她就想,直接勾住他的脖子,再也不放過他了,可是還沒開始勾呢,他就吻完了。

  現在想想,真是不過癮啊。

  唐瑞暗暗思忖,等她病完全好了,她就反吻回去。

  就這么想著呢,于然又端了一碗粥過來。

  唐瑞睜大眼睛:“我已經飽了。”

  于然已經舀起粥放到她嘴邊了,唐瑞只好勉為其難地吃了一口,再吃第二口時,她真的吃不下去了,這于然是在喂豬呢,再這么喂下去,她就變成了大胖子了。

  “聽話,再吃一口。”

  唐瑞搖頭,說什么也不肯吃了。

  于然吃好幫她把剩下的喝完了,天啊,他居然喝她剩下的粥,唐瑞羞的臉色通紅。于然好像能看穿她似的,不緊不慢地說:“親都親了,害什么羞!”

  “你……”

  唐瑞真拿他沒轍了,這家伙,壞起來,也挺壞的,唉,真是看走眼了。

  “已經很晚了,你可以回去了。我要睡覺了。”唐瑞躺下,把被子拉高,正好罩住了她的半張臉。

  于然腑身,氣息吹在她的耳邊:“我今晚睡這。”

  唐瑞眨眨眼睛,有點兒小緊張,她猛地坐起來,正好撞上了于然的額頭,她不好意思地看向他,于然稍稍抬了一下眸,微微嘆息:“睡沙發。”

  “哦。”

  唐瑞看了一眼病房里唯一的一張沙發,只是,那沙發又小又短,根本無法容納一八幾的于然。

  但,人家樂意,她也沒理由拒絕不是。

  于然寵溺地看著她,手指觸上了她的臉頰,唐瑞沒躲,兩人之間的曖昧氣息,一下子又升到了頂端。

  突然,于然的手機響起。

  “我接下電話。”

  “哦,好。”

  于然拿起手機,走到了一旁的陽臺上,他的身影很快就和黑夜融為了一體。偶爾,他會往屋內看一眼,但大部分是在專心致志地打他的電話。

  差不多一根煙的時間,于然從陽臺走來。

  唐瑞對他微微一笑。

  但他的神色,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那般溫柔了。

  更多的是,又換上了那一副,有些冰冷的臉。

  “怎么,出什么事了嗎?”

  唐瑞本來不想問的,可是,還是沒能忍住。

  “一點小事,我會解決。”于然只是淡淡的這么一說,看似有些隨意,但她知道,這事情應該不小。

  “你要是忙,可以不用陪我的。我一個人也……”

  “沒事,你別多想。”于然搶了唐瑞的話,讓她沒有把后面那半句給說完。

  唐瑞委屈的快要哭了,她在他心里到底是什么啊。

  普通朋友?

  沒有血緣關系的侄女?

  還是……他最討厭的包辦婚姻里,他不得不承認的未來老婆?

  他什么都不告訴她,總是讓她猜。

  如果他真的愛她。

  就不應該對她有任何的隱瞞。

  包括,突然的冷漠。

  夜已深,他們彼此都沒有說話,空氣寂靜的可怕。

  唐瑞靜靜地凝望著躺在沙發上的于然。

  心里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