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45章 過夜
  顧言走后,換了一個阿姨來照顧她。

  那阿姨,對她很溫柔,總是對她親切地笑。

  阿姨說,顧言之所以變成這樣,完全是因為,從小父母離異造成的。

  希望唐瑞不要跟她計較,好好待在他的身邊。

  唐瑞沒有吭聲。

  她不想跟任何人說話,包括這個看起來很善良的阿姨。

  這些天,從她自言自語的話中,唐瑞也大概了解了顧言的家世背景。

  羅美娟和顧言父親是高中同學,很快的,兩人就相愛了,由于正值年少,對情感有了更深的摸索,兩人初嘗禁果后,就懷孕了。

  羅家和顧家都是地方上的富貴人家,這門也當,戶也對,兩家結婚也沒什么損失,就給他們把婚姻給操辦了。

  可不想,年少的婚姻,根本經不起推敲。

  沒多久,顧言父親就在外面找了新歡。

  這件事被羅美娟知道后,給了她致命的打擊,為了不讓自己的老公再出去找女人,她……在深夜,拿起剪刀,把顧言父親,男人的尊言給剪掉了。

  而剪的那一刻起,顧言就站在門外。

  從那之后,顧言父親就和她離了婚。

  當然,這件事,他們兩家人經過協商,就壓了下來,也沒鬧到法院去,畢竟很不光彩,不僅會影響兩家的生意,還會影響顧言父親母親的名聲。

  當然,傳到顧言學校去了,對他的前途,也會有影響。

  也就是從那日起,顧言就變得不再說話了。

  而羅美娟變得更偏激了,她對顧言有著很強的控制欲,可以說,顧言是在她精神錯亂的影響下成長的。

  再后來,顧言變了。

  變得比她母親更瘋狂。

  ……

  原生家庭帶來的隱患,雖說很深,但卻不是囚禁別人的借口。

  唐瑞對他的身世,很同情。

  但是……

  誰又來同情她呢。???.

  她被困在這個屋子里已經好幾天了,為了防止她逃出去,顧言每天都會給她打麻醉劑,現在,她就覺得自己是一個廢人了。

  “丫頭,你就吃點吧,不然你要餓死去。”

  唐瑞躺在床上,她已經一天沒吃過任何東西了。

  那阿姨正著急呢,顧言不痛不癢地說:“給她打葡萄糖。”

  “小言,不能再打了,你看她的手,都腫了,這是要鬧人命啊。”

  “江姨,你別管。”顧言拿起一旁的注射器,直接扎進了唐瑞的血管,她痛得,只得咬緊了下唇,直到聞到一味血腥味。

  “唐瑞,有我在,你別想死。”

  江姨看著顧言如此折磨唐瑞,于心不忍,但又不敢多說話,就只得用手把眼睛給遮住了,這小丫頭,長得那么漂亮,跟個仙女兒似的,小言那么喜歡她,為什么非得折磨她呢。

  顧言見唐瑞沒搭理他。

  只好,氣得走了。

  江姨慢慢走到唐瑞床邊,她勸道:“孩子,你別再跟小言賭氣了,你們兩個好好談談,我看得出來,他是喜歡你的。”

  唐瑞沒有搭理她,幾乎連眼皮都懶得抬一下。

  顧言這是喜歡嗎?

  他不過是想尋求刺激。

  他知道什么叫愛嗎?

  當然,對一個瘋子談愛,簡直是浪費了口舌。

  “孩子,你多少還是吃一點吧!否則……這不停地給你打針,你的身體也受不住啊。”

  江姨嘆了一口氣,見唐瑞仍然沒有任何的反應,也就沒再勸了,只是臨走時,說了句:“可憐天下父母心,你就算不是為了自己,也替自己父母著想一下。吃了,你才有力氣逃跑啊。”

  江姨也不想看到顧言一直犯傻了。

  如果這小姑娘能夠振作起來,她倒是希望能幫她逃離。

  唐瑞倒是聽出了江姨話中話了,她慢慢睜開了眼睛,聲音嘶啞的可怕:“可以給我一杯水嗎?”

  江姨聽著這小姑娘被她說動了,趕緊端了水過去喂。看這姑娘實在是渴急了,江姨拍拍她的背,說:“慢點慢點。”

  喝完水后,唐瑞渾身無力地躺在床上,整個人看起來,似乎好些了。

  她看了一眼江姨,臉上帶了一點笑意:“謝謝。”

  “這就對了。我們小言吃軟不吃硬,你好好跟他說,小兩口的,什么誤會解決不了。”

  “您誤會了,我不是……”

  “我們小言從來不帶人回這院子的,你可是頭一遭,可見你在他心中,占的位置很重。”江姨笑了笑,她是從小帶顧言長大的,這心里啊,把他看得比自己命都重。她這輩子無兒也無女,如果不是顧家,她都不知道在哪里流浪。

  “我想睡一會。”

  唐瑞說著,就閉上了眼睛。

  江姨也不好意思再打擾了,看她喝了水,心里也就放心了,剛要出去呢,就碰到了顧言,她對他笑道:“已經肯吃東西了。”

  “好。”

  顧言走到門邊,往里看了一眼,這才走開。

  唐瑞知道,如果她跟顧言硬碰硬,無疑是以卵擊石,倒是這江姨說了幾個顧言的性格特點,如果能好好利用,倒是一個逃生的辦法。

  再次見到顧言是傍晚了,屋子里黑得可怕,他靠近她時,她能聞到他身上的酒味,他又去喝酒了。

  倒也是,公子哥兒,除了喝醉泡妞,還能干什么。

  顧言看向唐瑞,笑道:“怎么?沒睡?”

  他這是火眼金睛呢,這么黑的天,還能看出她沒睡。

  “嗯。”

  “在等我?”

  “嗯。”

  “為什么等我?”

  唐瑞面部表情故意變得柔和起來:“我想過了,與其和你對抗,不如,休戰。”

  “你愿意陪我一年?”

  “不然呢?”

  “你倒是開竅了?!”

  唐瑞知道顧言并不是完全相信她的。但,她就賭他還有一絲的憐憫之心。其實,他是可以拿著周清清的照片威脅她。但是,他并沒有,而是選擇迷暈了她。

  那日,他開車把她們嚇暈過去,就可以囚禁她,但是他也沒有。

  他給她足夠的時間,看清楚現實。

  一是覺得自己有能力收購于氏,二是賭定了唐瑞不會不管周清清;或許還有第三點呢。三是念及朋友之情……其實,他也不想走這一步的吧!

  只是,沒有安全感。

  一個從小缺失母愛與父愛的人,或許更怕的是孤獨吧!

  “你放心,我不會逃。但我實在不想待在這個屋子了,我想出去,可以嗎?”

  “我為什么相信你?”

  “你有清清的照片在手,我敢耍花樣嗎?”唐瑞見他仍然在懷疑她,她繼續說道,“清清正在拍戲,這個時候,如果被暴出不良照,不僅會影響她的前途,還有可能面臨龐大的解約金。這個險,我是不敢冒的。”

  “你說的,倒有幾分道理。”

  唐瑞拉了拉被子,輕聲道:“我要睡了。”

  但顧言并沒有要走的打算。

  唐瑞的眉頭微微蹙起,難不成,他想在這里過夜?

  心里頓時一陣慌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