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35章 一切都變了
  周清清知道了于家的事,就約唐瑞出來散散心。

  說是慶祝顧言成功考上了a大。本來唐瑞是不想去的,因為她要計劃走第二條線,如果羅太太的第一條線走不通的話。

  可是,一聽說給顧言慶祝,腦海里就會很自然的想起,那個看到她都會臉紅的害羞男孩。

  他說,他會考a大,果然,他考上了。

  唐瑞從床上起來,隨便捯飭了一下,就打算出門了。

  可是,還沒走到院子呢,就被于驍給攔住了。

  “瑞瑞,我有話要和你說。”

  唐瑞看他嚴肅的樣子,又看他直接叫她的名字,而不是以往的“大侄女兒”就覺得很奇怪。

  就看了一下手腕的表,說:“我只能給你十分鐘的時間。”

  “好。”

  于驍將唐瑞拉到后院,他說:“我長話短說了。你是不是知道于家的事了?”

  “嗯。”

  “你是不是拿了你父親的遺產來填補這個空缺?”

  “嗯。”

  “那你知道,于氏已經空了嗎?”

  “空了?”

  唐瑞以為,于氏最多就是困難了些,但是沒想到,這么嚴重。

  “對。所以,你不要再做無用功了,這個局面很難再扭轉了,估計……用不了多久,于氏就會宣布破產,而這棟房子,怕是保不住了。”

  唐瑞聽著于驍說的那么嚴重的樣子,心口一緊。

  “所以,你告訴我是希望我早點收手,趁于氏還沒有破產,早日離開?”

  “對,你畢竟不是于家人,你沒必要淌這一趟渾水。”

  于驍說著,像是做了一個很大的決定,接著,他從口袋里拿出一張信用卡,放到唐瑞的手心里:“你拿著這些錢,離開吧!”

  唐瑞將卡拿高,看了看,笑了:“素有一毛不拔的鐵公雞之稱的小叔,竟然會把他的錢全部給我,嗯,就憑你這義氣,我也不會離開于家。再說,這是于然的家,我要替他守著。而且我從小就在這里長大的,我早就把這里當自己家了。”

  “唐瑞!!”

  “自己家里有難,哪有逃脫的。小叔,你會逃嗎?”唐瑞注視著于驍,她想從他眼里看到堅定,那么,她就會更堅定了。

  “我不知道。”

  于驍心里很忙。畢竟于家的繼承人不是他,他就算保住了于家,又怎樣?于家最后還是會由于然接手。

  他不過是給別人做嫁衣罷了。

  雖說,他紈绔,但,好和壞,他還是分得清的。

  就如他母親所說,他們要的不過是于家的一份錢,如今,錢怕是拿不到了,那么,他們又何必浪費時間,浪費精力,浪費力氣,浪費金錢來保住一份,不屬于他們的“江山”呢?

  “我明白了。”

  聰明如唐瑞,自然知道于驍的想法。

  她把卡放到于驍的手里,對他微微一笑:“小叔,謝謝你。”

  “我終究是不了解你的。從小到大,我以為你厭惡于家,厭惡大太太,厭惡這里的一切,你在于然面前,總是裝作一副活潑可愛的樣子,但事實上,我知道你不是,你不喜歡大太太安排的一切,你叛逆,你嫉惡如仇,你愛憎分明,你是最懂得取舍和趨利避害的人,可如今,我是越來越看不透你了。”

  “我的活潑可愛只在我愛的人面前表現。人,都有兩面,只是,你看到的,恰好是我另外一面。”

  唐瑞說完后,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沒想到,這些年來,于驍一直在注意著她。

  那又怎樣呢?

  最終,他們都不是一條路上的人。但,幸好,不是敵人。

  如果他們是敵人的話,他將是一個很可怕的對手,她不一定能贏得了他。以前,他總以為富二代就是花花公子哥,吃喝玩樂,啥事也不用干。

  可是,她錯了。

  這些也只是給外人看的表相而已,真正的他,是不輕易露給別人看的。他于驍又何嘗不是呢?

  在我們以為,他天天躺在香車美人懷,卻不知,人家早已替自己的未來帶了基礎。

  特別是于驍,從小就被于然壓著,他真實的愿望,應該是,做出一番事業,得到家族的認可吧!

  所以,唐瑞,她的確是小看了于驍。

  似乎,她身邊的人,都不是外表看起來的那么簡單,所以,自詡聰明的她,終究明白了,什么叫“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周清清定的包廂,跟她的品味一樣,張揚而又跋扈。

  在看到顧言的那一瞬間,唐瑞有點傻眼了,那個喜歡穿著運動服的男生,穿起西裝來也是有模有樣的,他本就長得很帥,皮膚更是白皙的連她這個女人都自嘆不如。

  一年不見,他越發的成熟了起來,以前是劉海放下來,遮住眉毛的,而現在,露出了額頭,五官顯現得更加的立體,他對她笑,卻不再是羞澀了,而是充滿著一種男人對女人的占有欲,這讓唐瑞覺得有些害怕了。

  他說:“瑞瑞,很高興你能來。”

  她聽得沒錯,他叫她瑞瑞,而不是學姐,似乎一切都變了。

  最近,她身邊的朋友,好像一個個都變得讓她不認識了。先是黃鶯,再是于驍,現在是顧言。唐瑞低下了頭,心里的酸澀,直往上冒。

  周清清也看出了唐瑞的異常,她捏了捏她的手,給她鼓勵。

  別說唐瑞了,就連她,也覺得這顧言變得越發的讓人看不透。

  他已經不再是從前的那個小可愛了。

  這時,顧言將菜單遞給唐瑞,溫和地笑道:“看看你喜歡吃什么。”

  唐瑞接過菜單,也沒怎么仔細看,就隨便點了幾樣。倒是周清清,對著顧言十分地不客氣道:“我就不客氣了。“

  “周學姐不必對我客氣。“

  他叫她周學姐呢,可剛剛明明聽到她叫唐瑞叫瑞瑞的。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稱呼,但是,這其中包涵的意義可深大了。

  周清清確實也不給顧言省的,點的都是店里的招牌,那價格自然是很貴的。

  顧言倒是毫不在乎,好像這點錢對他來說,不值一提。

  用完餐后,顧言將西裝外套脫下,拉了拉過緊的領口,之后,他笑著對唐瑞說:“瑞瑞,我們談談吧!”

  果然,他是耐不住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