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26章 竹牌
  “大伯母,今年是啥獎品呢?”

  于驍笑著朝白馥芳喊道。

  姚媽趕忙跑過來,替白大太太說:“不到最后一刻,獎品怎么能隨便拿出來呢。”

  “這么說,姚媽倒是知道獎品是啥?”

  “知道也不告訴你。”

  姚媽說著,就從一個暗箱里拿出幾張紙條來,她笑著看向白馥芳:“太太,游戲可以開始了嗎?”

  “開始吧!”

  白馥芳一發話,姚媽興致勃勃的,好像她就是那個玩游戲的人。

  “我來念第一題,你們可以搶答,我再說一下規矩啊,游戲是不分男女老少的,你們一個個都可以來玩。”姚媽看了看站成一排的于家的廚師、整理師還有清潔工們。

  他們都是在于家干了很多年的人,有些無兒無女的,或者沒有親戚的,就跟著于家一起過除夕。

  “第一題,點點螢火照江邊。”

  也不知道姚媽在哪個網站搜來的題目,簡單到不要不要,這會兒,大伙都撓頭騷耳的,只有于然和唐瑞,看起來,云淡風輕的。

  而唐瑞,則是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

  不過,她今天,不想參加這個游戲。

  得什么獎,對她來說,也沒什么吸引力。

  “大侄女兒,你知道是什么字嘛?!”于驍用手肘頂了頂唐瑞。

  她本來就不想參賽的,最后硬是受不了他的死纏爛打,簡直太無賴了。

  她不耐煩地朝他耳邊說道,“淡!”

  于驍大手一拍,叫道:“淡!!”

  姚媽笑得滿面春風:“答對了,獎你一分。不過,下一題,需要你們自己來設謎語,答案也由你們自己來揭曉。”

  “不會吧,游戲升級了?”于驍抓了一下腦袋,他一直都是學渣一枚,他連猜都不一定能猜出來,更別提設謎語了。

  一直喝洋墨水的于菲更是對中國的文化不大了解了,她瞅著于然,說道:“于然哥哥,你看,他們倆那么默契,都答對一題了,咱們也不能示弱啊。”

  唐瑞看于菲把于然給拉進游戲來了,突然就來了興致了,她倒是想看看,她和于然,到底誰能拿到今晚的獎品。

  “點點新芽發枝頭,猜一字謎。”唐瑞在于然即將脫口而出時,趕緊搶先了一步。畢竟和敵人作戰,先發制人,總是有機會勝的。

  “大侄女兒,牛!”于驍一直在她身后,替她打著氣。

  于菲著急了,晃了晃于然的手臂。

  于然不慌不忙地回答:“米!!”接著,他出了一道謎語,“風里走,雨里去,孑然一身。”

  唐瑞接下:“是‘佩’字。”

  “有火騰空而起,有口不能笑談,有衣能過三九,有水很快就完。”

  “包。”

  “心如刀刺。”

  “必!”

  “沒心思……”

  “田!”

  ……

  兩人,你出一題,我答一題。

  整整花了十來分鐘,不分上下。

  看得整個客廳的人,眼珠子都快轉不過來了。

  白馥芳想,再這么下去,一個晚上,他們倆都分不出高低,就當場宣布,今晚的獎品多設一個。

  獎品是兩塊清朝時期的小竹牌,據說是乾隆爺最愛的牌子。

  拿了獎品的唐瑞還挺開心的,因為她很喜歡竹子的高潔和堅強。

  于菲奪過于然的竹牌,左看右看,也沒看出有什么好的:“這破竹子,又不能吃,又不能像金子一樣換錢,大伯母為什么要設這么一個獎品呢。”新筆趣閣

  “你這就不懂了,這可是乾隆期間的竹牌,價值連城。”于驍雖紈绔,但至少還識貨。

  “這個游戲,咱們就告一段落了。接下來,就到了咱們的新年許愿環節了。”姚媽清了清嗓子,她還第一次當這個主持人呢。

  平時,還都是詹叔來主持的,只不過,他今天身體抱恙,不能主持罷了。但給姚媽打下手,詹叔還是眼力勁兒杠杠的。

  他分別給每個人發了一張紅紙。

  在午夜十二點前,每個人都要把新年的愿望寫在紅色的紙上,再統一放到柜子里鎖好。

  來年只抽一個,看看愿望有沒有達成,若是達成了,那就寓意著未來會有好運相伴。

  現在,唐瑞提筆正寫著新年的愿望,她想了想,落下幾個大字:愿我所愛,平安喜樂!

  完了后,就把紅紙卷了起來。

  她偷偷瞟了一眼于然,他寫得倒是很認真,也不知道,寫了些什么。

  詹叔拿出裝了大家去年愿望的暗箱出來,他笑道:“看看今天誰那么幸運被抽中。”

  大家都在期待著。

  據說,被抽到的人,會幸運一年。

  誰都想討這個吉利。

  詹叔把箱子放到白馥芳旁,畢恭畢敬地說:“太太,您抽。”

  白馥芳看了大家伙一眼,眼睛里帶著笑意,她拿出一個紙條,慢慢打開,念道:“希望于然明年能回家過年。”

  唐瑞的臉,唰的一下紅得跟番茄似的,于然望向她,已經知道是誰的紙條了,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沒寫落款,是誰的紙條,自己領一下吧!”

  白馥芳淡淡地說道。

  唐瑞尷尬到無地自容。

  如果有個小洞,她真想跳進去。

  可是,現實是沒有小洞的,現實教會她,鼓起勇氣,沒什么大不了的,領了就完事了。

  “是我的。”

  接著,客廳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看向唐瑞。

  “我們家瑞瑞是于然帶回來的,自然是舍不得這個叔叔了。”姚媽幫著唐瑞解釋了一番,大家如釋重負。

  她笑吟吟地看向唐瑞。

  白馥芳一念完,她就知道是她了。

  唐瑞思忖,來于家七年了,她還是頭一次被抽中。

  這七年來,每一年的愿望,她寫的都是“希望于然明年能回家過年。”

  如今,她的愿望雖然實現了,但是,這顆心卻空了。

  于菲挑了一下眉,言不由衷地說:“恭喜你啊,愿望成真!”

  唐瑞大方地笑笑:“謝謝。”

  最后游戲玩完了,大家都打算散了去休息了,于驍突然建議道:“反正還沒到十二點呢,要不要來玩一局。”

  一聽說要打牌了,這于三夫人眼睛都亮了起來。

  她拉著于菲,走到于驍旁邊:“于驍,打啥牌呢?”

  “三嬸想打什么牌?”

  “我什么都行。”

  “三嬸可是老賭神了,我們幾個哪是您老的對手。”

  “嗐,什么賭神啊,都是造謠。”

  于驍盯著于菲看,于菲搖了一下手,雖說她有一個會打牌的媽,可是她對牌是完全不會的。于三夫人順著于驍的目光,鎖住了于菲,就把她給推了出來。

  “我寶貝跟你們打,我當軍師。”

  “嗯,成。那,還缺一人呢。”于驍的眼睛瞄向了唐瑞。

  于三夫人趕緊把唐瑞推到前面,說:“瑞瑞啊,你上。”

  “三太太我不會。”

  “我教你。”

  于然淡淡地說。

  此時的他,唐瑞完全看不透,也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樣的心理,總之,這是第一次,他主動靠近她,而她,竟然有點想退縮。

  “怎么?你怕輸?”于然看出唐瑞的心思了,就是不給她退路。

  唐瑞果然被他這句話給挑出了興致來。

  “誰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