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234章 病逝
  婚禮進行的還算是順利的。

  而黃鶯看到他們成親,心里頭的這塊石頭也終于落下了。

  顧章和于小棠兩人穿著新郎和新娘的服裝出現時,黃鶯眼眨淚光,她的孩子終于結婚了,最后,她送上了自己這一生中,最大的祝福。

  其實,在婚禮的期間,黃鶯的身體就已經快不行了,但是,她不能在兒子的婚禮中倒下,所以,她一直硬撐著。

  為了能讓自己這具殘軀能夠再拖延時間,她去了醫院,找醫生給她開了一記猛藥。只有吃了這藥,她才覺得,她能撐下去。

  只是,這么猛的藥,會讓她非常難受。

  后遺癥也是前所未有的大。

  但是為了兒子,她也甘愿這么做了。

  現在看到他們步入婚姻,黃鶯心滿意足地笑了。

  就算現在死,她也是無憾的。

  而婚禮的時候,唐瑞一直握著黃鶯的手,她對她笑。兩姐妹昨晚在一起談了很長時間的話。

  黃鶯說:“謝謝你這么多年來了,幫我把兒子拉扯大。”

  唐瑞也搖了搖頭,也笑著說:“也謝謝你生了這么好的一個兒子,讓我的女兒下半生得到幸福。”

  是啊,多虧有了顧章,讓她這個刁蠻任性的女兒有了歸宿。

  雖說,她養了顧章十幾年,但是這些年來,顧章一直都是老老實實的,從來沒有給她添過任何麻煩。

  倒是,他們家于小棠,還經常給顧章添麻煩。

  小時候,兩個人就經常翻墻出去玩。

  她都知道,但是,只要有顧章在,她就知道,于小棠是不會受到傷害,果然,他們回來的時候,受傷的永遠都是顧章,而于小棠還好好的。

  有時候,她對顧章也是很愧疚的。

  畢竟,他也算是……從小被父母拋棄的孩子。

  她能給的,就是足夠的愛,但是這些愛,對于顧章來說,還是不夠,當初,她是有多希望黃鶯能夠出現。

  黃鶯難過的掉下了淚水。

  “本來我想,如果小章一直不能原諒我,我就離開,他就當沒我這個母親。”

  “別這么說。”

  唐瑞知道,顧章的內心,還是很期待母親的出現的。

  也是在后來,黃鶯從彭芊蕙那里得知,顧章這些看來,一直都在她的身邊,她的醫療費,基本上都是顧章給出的。

  黃鶯也覺得奇怪了,怎么小蕙能一下子變出那么多錢來。以至于,她還以為,她找了自己的親生母親去借錢。

  又或者是,找了一個富翁。

  知道真相后的黃鶯也沒有直接找顧章說什么,而是把這一份心意,深深的埋在了自己的心底。

  婚禮儀式結束后。

  黃鶯笑著給于小棠和顧章發紅包。

  于小棠笑道:“謝謝媽。”

  顧章拿了紅包,只說了一聲謝謝,就沒有再說什么了。黃鶯一直期待著,那一聲“媽”,他即使是沒有說出來的。

  唐瑞看出了黃鶯臉上的失落,她握了握她的手,對她笑了笑,黃鶯也對唐瑞笑了笑,是啊,誰讓她這么些年來,一直都不管孩子呢。

  這就是她的下場。

  這么想著,黃鶯只覺得胸口悶得慌。

  接著,她匆匆跑去了洗手間,然后嘔出了一灘血,她看了看,四下無人,趕緊將血給沖掉了。

  她不能讓任何人看到這一幕。

  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黃鶯的臉上,堆滿了笑,她要開心,這是兒子大喜的日子啊。

  唐瑞看到黃鶯一臉蒼白,問道:“你沒事吧?”

  “我沒事。”

  她怎么會有事呢。

  就算有事,她也會一直撐下去的。

  傍晚,唐瑞來到黃鶯的房間,一直敲門,可是都沒有用,因為她都好像不在,唐瑞急了,本來她就看出黃鶯不是那么舒服的樣子了。

  現下,不會真的……

  出事了吧!

  說著,她用力地敲打著門,還是沒有人搭理。

  “阿鶯,阿鶯,你別嚇我。”

  唐瑞趕緊叫了顧章過來,顧章說:“我們把門撞開吧。”

  因為,黃鶯在里面肯定是暈了過去,不然,怎么會不出來開門呢,他們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趕緊找到黃鶯才是。

  門被撞開后。

  果然,黃鶯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那一刻,顧章感覺自己仿佛要失去什么了,所有的理智都在腦海里抽離。

  他無法靜下心來。

  心里頭,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亂糟糟的。

  唐瑞趕緊打了救護電話。

  而于小棠則是,害怕地看著顧章,她安慰道:“一定沒事的,媽媽一定沒事的,別擔心。”

  顧章知道,這一次,可能是徹底要失去媽媽了。

  以前,他是恨過她。

  恨她為什么不要他。

  但也找過她,幫助過她,想著,別人一家人在一起的畫面。又想著,什么時候,他也可以有這種天倫之樂。

  只是,一切都仿佛跟他想的不一樣了。

  以為這次,他和于小棠結婚了,黃鶯就會一直和他們,就這么生活下去了,卻不想,會迎來母親的病危。

  黃鶯被送進了急救中心。

  看著躺在病床上的母親,顧章心都碎了。

  于小棠坐在他的身旁,說:“顧章。”

  顧章看向于小棠,向她擠了一抹苦笑,而這種笑,確實比任何時候都要難看。

  于小棠知道,顧章是讓她不要擔心自己。

  可是他這樣,能不讓人擔心嗎?

  于小棠緊緊地握著他的手,那一刻,她不停地告訴自己,她不會再松開手了,她要一輩子都跟顧章在一起。

  不管到什么時候。

  急癥室的門被推開了,醫生摘下了口罩問:“誰是病人的家屬。”

  顧章走上前,說:“我是。”

  醫生為難地搖了搖頭:“去好好的告個別吧!”

  告別?

  于小棠嚇得目瞪口呆。

  剛剛媽媽不是還好好的嗎,她還笑著給他們發了紅包。

  而且,她今天,一整天精神都很好啊,在造型師的打扮下,母親穿著一身紅,就仿佛回到了當年,她年輕時候的樣子了。

  唐瑞說了,其實黃鶯長得一直都很好看。

  而黃鶯則說了,當年在周清清和她的光環下,自己其實是很自卑的。

  是啊,她那時,都胖得跟一只皮球一樣了。但是,為了給家人還債,她不得不逼著自己把那一身的肥肉給減下來。

  而,減肥后的她,就再也沒有胖過了。

  可能是因為吃了大量的減肥藥,以至于她才患上了,各種奇怪的病吧。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