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網 > 超甜萌妻纏上你 > 第229章 農村生活
  隔日,于小棠就派了一輛車子開往農村。

  顧章對于小棠的這一舉動,雖說不怎么贊成,但是也不反對,而他是不可能讓于小棠一個人去農村的。

  所以,于小棠坐上車的那一刻,顧章也打開了車門,上去了。于小棠驚訝地看著顧章:“你怎么來了?”

  “你覺得我會放心你一個人去嗎?”

  于小棠瞬間被顧章的這句話給感動了,她勾住他的脖子,笑吟吟地說:“我老公最好了。”

  是啊,顧章不好,還有誰比他更好呢。

  顧章笑了笑。

  于小棠最近的嘴最甜了,說的也都是他喜歡聽的話。

  他看向她,覺得,這個女人,現在越來越懂他了。而他們之間的默契也越來越好了。

  車子在公路上快速地奔馳著,于小棠已經睡著了,她靠在顧章的身上,睡得倒是也很甜。

  似乎是睡了很久,于小棠醒來的時候,發現還沒有到村里呢,她看向顧章,這家伙好像一直都沒有睡過。

  他不困嗎?

  顧章心里一直在想,等到了那邊,會怎么樣。

  這心里有事,自然就睡不著了。

  “顧章,你要不要也閉一下?”

  顧章搖了一下頭,看腦袋看向車窗的風景。

  于小棠也跟著他一起往外面看去,才發現,外面的風景倒也不錯,看著車窗的樹木,不由的讓于小棠想起了,如果能一直和顧章在這里也是不錯的選擇。

  差不多,車子快到黑才到村里。

  當車子開到黃鶯家的院子時,彭芊蕙很是驚訝,沒想到顧章哥哥說來就來了,而且還來得這么快。

  但是從車子里下來的,除了顧章還有于小棠,對此,她倒也覺得不意外,誰讓顧章哥哥和她結婚了呢,再說了,她一直就這么纏著顧章哥哥呢,彭芊蕙對于小棠是沒有好臉色看的。她只是看向顧章,對顧章說:“顧章哥哥你來了啊。”

  “嗯。”

  顧章看了看他們的農村小家,院子倒也挺不錯的,有草有花的,于小棠對這個院子很是喜歡,因為她最愛的就是植物了。

  于小棠看顧章和彭芊蕙在那里談話,她也不想聽他們在說些什么,所以,她只得一個人看著旁邊綻放的花朵,覺得這里的泥土很是肥沃。

  還是很適合養些花花草草的。

  如果以后,她和顧章不想在城市里呆了,就回到這農村來,種種花,養養草什么的,也是很不錯的。

  這么想著,就抬頭看到,門外站著黃鶯。

  她是很驚訝的,就是她的兒子和媳婦怎么都跑到這里來了。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彭芊蕙通知他們的,黃鶯的臉色很難看,但是她又不能趕他們走,畢竟天色都晚了。

  只能對顧章和于小棠說道:“請里面坐吧。”

  顧章牽著于小棠的手,走了屋。

  彭芊蕙看到兩人這么親密,心里的嫉妒心又重了一些。

  女人和女人之間,除了利益就是男人了啊。

  她怎么可能放過顧章這么多金又好的男人呢,就算是結婚了,那又怎么樣?她彭芊蕙要學歷有學歷,有身材有身材,有相貌有相貌,她哪里比那個叫于小棠的差了,不過就是,她的出身,比她好那么一點點而已。

  但這些,都不能成為什么。

  這么想著,彭芊蕙內心就更加的開心了。

  黃鶯讓他們坐下。

  然后自己給他們倒了茶水。

  黃鶯他們家的茶水,倒也是清香的,喝起來有一種淡淡的果味。

  于小棠也喝過不少的好茶,但是像這么純的茶還是第一次喝到。、

  黃鶯說,這些茶啊,都是鄰居們送的,她來這里不久,但是鄰居們都很熱情。這處房子倒是黃鶯以前父母住的。

  當時他們買的時候,還不知道后來會發生那種事。

  所以啊,有現見之明還是比較好的。

  黃鶯看向顧章,倒也沒說什么話,只是對于小棠,有問道:“坐車辛苦嗎?”

  “不辛苦。”、

  “你們晚上想吃什么,我去做。”

  “我們隨便吃點就好了。”

  于小棠看向黃鶯,笑了笑,繼續說道:“媽,我和顧章下個月舉行婚禮,想請您去。”

  黃鶯一聽于小棠叫她媽。

  她心里頭開心極了,但是又有點兒小擔心,因為從頭到尾,顧章是沒有叫過她一聲媽的,而且他的臉色也是極為難看的。

  不知道他是不是很討厭他這個母親啊。

  黃鶯心里頭有說不出的難過,怪她當年就這么把他給拋棄了,如今,孩子長大了,對她沒有好臉色,她也認了。

  “媽,你愿意去嗎?我這次來,就是想接您一起去的。”

  “我……”

  黃鶯猶豫了,這時,彭芊蕙走了出來,她笑道:“你們想媽的時候,就要接媽去,不想媽的時候,就把她扔到一邊?”

  “小蕙。”

  黃鶯很生氣,沒想到自己的女兒,竟然說出這種話來。

  于小棠也知道自己這樣說,是不是過于直接了,但是他們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接黃鶯走的。

  可是黃鶯那一下的猶豫,徹底讓顧章心里頭難受了。???.

  他雖然不說話,但是不表示他不知道黃鶯心里在想什么,他在乎這個母親,比任何人都在乎的。

  而眼下他這個母親一句話也不說。

  這表示什么,代表嗎?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了。

  “我們走吧。”顧章站了起來,他連飯都不想吃了,可以說,他根本就吃不下去,黃鶯慌了,沒想到自己的兒子還是這么的不肯原諒自己。

  “小章,媽媽。”

  媽媽?她配嗎?

  這么多年來對他的不聞不問,她配當一個媽媽嗎?

  顧章沒有理她,而是牽著于小棠的手就說要走,于小棠心里頭更是難受了,本來好好的,說要過來請她的母親一起回城里的。

  卻不想,會鬧出這一局面來。

  于小棠抱歉地看看黃鶯。

  黃鶯喊道:“就不能吃了飯再走嗎?”

  是啊,怎么著,也要吃吃媽媽用心做的飯啊。

  “不用了。”顧章執意要走。

  可是于小棠不想走啊,好不容易從那么遠的地方來到這里,就這么不歡而散了嗎?

  這下子,四人都僵持不下了。

  誰也不知道要說些什么來打破這個僵局了。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